美國作家馬克.吐溫說:「戒煙——這個再簡單不過了,我一共戒了三百次。」

「吸煙有害健康」,這一點,可謂人人皆知。很多吸煙之人都有過戒煙經歷,特別是健康亮出紅燈、醫生下通牒時,但戒煙成功者卻少之又少。可是,有那麼一群人,煙癮輕輕鬆鬆就戒掉了,再沒抽過。那麼,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

陳汝棠先生退休前是中國中央樂團交響樂隊隊長和大提琴演奏家,國家一級演員。他在大學下鄉的時候就學會了抽煙。逐漸煙癮變的很大,個把鐘頭就非抽一支煙不可。一家人都逼他戒煙,軟硬兼施、用了各種辦法都沒有用。家人只好不讓他在房間裏抽,他就跑到陽台或外面去抽。

「再抽煙像發霉的味道」

1995年,陳先生看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覺的很好,也想修煉。只因為有了想修煉的這一念,他還沒開始煉功呢,接下來3天時間,就把35年的煙癮徹徹底給戒了。

在看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的當天晚上,陳先生就沒想起抽煙。但第二天、第三天,煙癮就上來了,他拿出煙來抽,可是昨天明明還在抽的煙,現在味道就不對了。朋友又請他抽。那天他抽了四種牌子,包包都是這樣,煙味都不對,像發霉的味道。

第三天晚飯後,那是陳先生最後一次抽煙。那天樂團錄音,樂團的人都是飯後一根煙,他煙癮憋不住,又抽一根煙,結果還是不對味,就把煙扔了。這一扔,到第二天連想都不想,抽煙的慾望就沒有了。他也奇怪,因為別人戒煙,過段時間煙癮還要再上來,而他怎麼戒得這麼徹底呢?後來他看了《轉法輪》這本著作後才知道,是法輪大法師父幫他戒的煙。他感到法輪功太神奇了!

陳汝棠先生的經歷遠非個例,很多原來抽煙喝酒的人真正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很快都戒掉了煙酒。

30年老煙槍戒煙了

蔡仕元先生是台灣一家承包工程公司的職員,修煉法輪功之前是個30年的老煙槍,平均每天抽煙一包半,因此口乾舌燥,習慣性的咳嗽,藥石罔效,心知肚明是抽煙的緣故,卻總無法戒掉。蔡仕元說:「肺氣管都燻黑了,醫生都說煙癮是主要元兇,我下定決心戒煙不下100次,每次都堅持不了多久就投降,戒煙最長的時間是7天,煙癮越戒越重,後來就乾脆放棄了。」

2002年8月,因公司承包台南地區的工程,蔡仕元被派到台南市工作,在公司宿舍看到「法輪大法」簡介,於是依循簡介上的網址找到附近煉功點,參加8月1日開辦的看法輪大法師父講法錄像的九天學習班,從此成為法輪大法弟子。

九天班過後沒多久,8月15日那天,同事遞過來一根香煙,蔡仕元當時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自己十幾天沒抽煙了,也想不起來要抽煙。以往越戒越重的煙癮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90後戒煙記

在明慧網2015年4月11日刊登的《上海90後年輕人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文章中,作者寫出自己戒煙、戒酒的經歷:

我剛剛進入工作單位便學會了抽煙、喝酒,而且愈演愈烈。

父母不止一次地勸阻我不要這樣做,可我總是拿「單位裏的領導都這樣,我要不會的話容易吃虧」為由來堵他們的嘴。然而隨著社會交際越來越頻繁,我喝酒越來越多,經常喝到爛醉回家。

有一次甚至回家後倒在床上便開始嘔吐,而自己渾然不知。第二天母親說起這事也只是無奈的搖搖頭。我雖然當時有點愧疚感,可每當上了飯局動杯之後就都顧不上了。

發展到後來,對父母的話也嫌煩了,最後母親也只能在我出門前輕輕的說一句:「少喝點,別喝醉了……」。

煙抽多了,我就會不停地咳嗽,一咳就一個星期,很難受。我咳的時候總想著以後不能再抽了,也不止一次的想戒煙,可思想上的放縱使我每次面對誘惑時均以失敗告終,只能自我安慰:「抽煙的有幾個能戒了呀!」

我有幸修煉法輪功後,並沒有刻意的想著要去戒煙,只是感覺有一股無形的能量能抑制我想抽煙、喝酒的念頭,甚至讓我對煙味產生反感,聞到煙味就難過。

自從一那天起,我就順利的擺脫了跟隨我多年的抽煙惡習。真是太神奇了! 

煙簍子輕鬆戒煙的奧祕

在明慧網2011年3月2日刊登的《參加師父錦州傳功講法班的美好回憶》一文中,作者描述了他的戒煙經歷。

「我曾先後戒煙二十幾次,打火機砸碎了二十多個,都沒戒得了煙。修煉大法後,我又開始戒煙了。

開始堅持一個上午沒抽煙,憋得實在難受。忍不住了就在室內找煙頭,在煙灰缸裏找了兩個煙頭,在陽台的地上揀一個,我把這三個煙頭扒開,湊在一起用紙捲上,吸一口:真香啊!下午沒有煙頭可揀了,我就想下樓買一包。

正在這時,我看到從廳裏飄過來一團煙霧,距地面有一米半高,接著就飄到我屋裏來,鑽到我的鼻子裏、嘴裏、一直到我的嗓子眼。一種刺人的煙味,讓人想吐又吐不出來,特別難受。

以後幾天,每當我想到抽煙時,馬上就會飄過來一股白煙往我嗓子裏鑽,不幾天我就把煙戒掉了。至今十多年過去了,我再沒抽過一口煙,聞到煙味都受不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師父說的真靈驗,沒有師父的幫助,我這煙真不好戒。」

也有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輕鬆戒煙的。

明慧網2011年7月23日的文章《父親的轉變》,作者描述了他父親戒煙的經歷。

作者是一名法輪功弟子,因為堅持修煉被中共非法勞教,他父親不煉法輪功,但明白真相。有一天他父親去勞教所看他,回家後也拿起《轉法輪》來看。

「父親看到戒煙那一段,心裏就動了一念:也想戒煙。

就這一念,第二天就開始上吐下瀉,不吃不喝,媽媽有些擔心,想去買藥給父親,父親卻說不吃藥,是師父在給消業呢。

三天後,父親像脫胎換骨了一樣,神清氣爽,卻發現不能抽煙了,真的不能抽了,食慾大增,四十多年的煙齡使父親一天三包煙,沒有食慾,又黑又瘦,不到幾天的工夫,人也變白了,胖了,年輕了。

父親有時學著媽媽的樣子盤腿,但他說他修不了,做不到法輪功學員那樣,只是信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