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會議主題是「從嚴治黨」,但外界最感興趣的政治信號,是習近平將如何佈局明年高層人事。

備受關注的焦點之一是王岐山是否能破例留任。其實習若要留王,甚麼都擋不住,何況微不足道的年齡問題。原因是習在用人方面並不墨守成規,早在30多年前就有例可證,且其尺度今日看來都很大膽。

這個案例就是已故的正定縣文化局局長賈大山。賈大山較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作家,其實他長期任職的是河北省正定縣文化館館員,後來被習破格啟,擔任正定縣文化局局長。

對於習這段求才用才的經過,綜合媒體相關報導及習親書《憶大山》一文披露:1982年早春,習到正定任縣委副書記,習上任當晚就去登門拜訪賈大山。1982年冬,習邀賈主持正定縣文化局工作,卻遭淡泊名利的賈推辭。後經眾人反復勸說,賈挑起了文化局局長的重擔。由於賈不是中共黨員,為了方便他工作,習和縣委特地給文化局破例開了綠燈:不設黨組,人事任免可以在局長辦公會上議決。

由此可知,習當年為邀賈大山從官,不僅親自拜訪,還打破不只一個規矩,即啟用非黨員,特別是不設黨組──在當時的縣級政府部門,這樣的做法相當罕見。

習1982年當時還是區區縣委二把手,就有不用黨員與不設黨組的先例與膽魄,那麼30多年後的今天他擔任最高一把手,習氏意志是退還是進?

若據以下觀察,即曾與習對話的作家梁曉聲透露,習跟他說過:「曉聲,我跟你筆下寫的那些知識青年是不一樣的。我這個人是要求自己壓力越大,意志要越強。」

習2012年底在驚濤駭浪中就任後,隨即展開反腐風暴,一方面打破了江澤民退而不休持續干政的局面,一方面打落的貪官絕大多數是江派人馬,尤其是老虎級別的幾乎是跟著江迫害法輪功而上位的。江澤民發動文革式鎮壓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上億民眾,除了讓官場嚴重腐敗,也給中國社會帶來深重的不良影響。

目前習的任期將在明年過半,對於繼任人選的問題,有的觀察說,習不會隨意改變規矩,因為打破接班制度造成的影響大於帶來的好處。也有輿論指出,從現在的形勢看,中國在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上都不輕鬆,除了繼續反腐之外,在政治體制上一個決定性的改變顯得刻不容緩。

從《憶大山》披露,習當年會破格重用非黨員賈大山,很大一個原因是他那「憂國憂民的情愫」。如果30多年前,習為此就有不設黨組的概念並赴諸行動,那麼在當前時局紛擾之時,習繼續破格之舉將不會令人驚奇。必要的時候,即為了中華民族整體,習改變中共一黨專政──廢除中共政治局常委,終結多頭領導與接班制度,徹底瓦解既不合中國國情又遭唾棄的中共體制,尋求人民合法授權,也順理成章,因為這方面的民意基礎,已經相當堅實並成歷史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