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一年一度的法輪大法美國西部心得交流活動進入第二天,來自全球各國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近2,000人分散在三藩市市區的46個公園、廣場和地標景點,進行集體煉功、反對活摘器官遊行和講法輪功真相、進行反活摘徵簽等活動。

活動中,有很多是來自大陸、曾受中共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結合自身經歷,講述「活摘器官」在中國大陸確實存在,並希望更多人來支持正義,制止每天還在中國大地上實實在在進行的罪惡。

10月22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三藩市遊行,呼籲民眾關注中共的暴行。(季媛/大紀元)
10月22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三藩市遊行,呼籲民眾關注中共的暴行。(季媛/大紀元)

曾受迫害學員 廣傳活摘器官真相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曾發表《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獨立調查報告》。他們表示,中共有為法輪功學員強制驗血及採集唾液樣本的習慣。

有報道指,給法輪功學員驗血往往是強行摘取器官的前奏。驗血是器官移植配型的必要步驟,獲得法輪功學員各項身體指標。通常中共會以「檢查身體」為由強行驗血,但在押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拿到任何「體檢」、「抽血」的檢查結果。

在傳統教會區多洛瑞斯公園(Mission Dolores Park)講真相的沈越千表示,自己在北京朝陽看守所、北京女子勞教所和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有過多次被驗血的經歷,2012年在圖牧吉,眾多法輪功學員進行抗議,抽血行徑和學員名單在海外明慧網及時曝光,才不了了之。

與沈越千一同被關押的王少華透露,2000至2003年間,她曾先後被關押在北京的三個看守所,年輕學員都被集中關押在地下室,在她幾次絕食闖出看守所之前,連續多日被抽血化驗。

法輪功學員沈越千和王少華在三藩市教會區多洛瑞斯公園參與呼籲制止活摘小型遊行、徵簽活動。(張小清/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沈越千和王少華在三藩市教會區多洛瑞斯公園參與呼籲制止活摘小型遊行、徵簽活動。(張小清/大紀元)

來自吉林的王存伶是西安美術學院碩士,早年被關上海青浦區的洗腦班時,也曾被抽血化驗。她說,由於哥哥是法警,她對中共活摘死刑犯器官深有了解。赴美國後,她創作了多幅表現活摘器官罪惡的素描和油畫。今天她去公園不單是講真相,也收集素材,準備豐富組畫,繼續發揮專長呼喚世人善念、制止這場迫害。

在不遠的杜伯斯公園(Duboce Park),來自紐約的羅慕欒和米瑞京女士也站在煉功講真相的隊列中。

法輪功學員羅慕欒(中)和米瑞京(右)在三藩市教會區杜伯斯公園參與呼籲制止活摘小型遊行、徵簽活動。(張小清/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羅慕欒(中)和米瑞京(右)在三藩市教會區杜伯斯公園參與呼籲制止活摘小型遊行、徵簽活動。(張小清/大紀元)

羅慕欒是中共前黨魁胡錦濤大學同學張孟業的遺孀,2006年,張孟業被中共特務暗殺於泰國。她說迫害開始之初,自己和亡夫因上訪而在廣州被非法勞教,都隨同其他學員被驗血。管教曾威脅她說:「不『轉化』(就)送去東北和西北基地,永遠回不來了!」(編按:法新社曾報道,中共在東北及西北地區各建一個可容納5萬人的集中營。)

羅慕欒表示,2005年,她從患肝癌住進中山大學三院的大伯張孟丹處了解到,花銷40萬的肝移植只需等五天,多花20萬則只等三天就能找到匹配的肝臟。她感到,當時他們夫婦一舉一動都被嚴密監控,無意中得知內情,應是活摘罪惡首度曝光,張孟業遭暗殺的重要原因。

修煉24年的米瑞京曾是醫務工作者,她告訴記者,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北京女子勞教所先後三次將她送到醫院做全面體檢,「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體檢,三番五次地經常體檢:抽血,從內臟、整個消化(系統),全都檢查得很詳細。」米瑞京說,第一次聽聞活摘器官的罪行時,她就知道是真的。

領著兩隻大犬去公園散步的市民吉姆‧奧多內爾(Jim O 'donnell)在反對活摘徵簽表上簽了名。他告訴記者,過去就知道有死囚監獄與醫院勾結、西方的富人去買器官,中共盜賣良心犯器官並不讓他震驚。他連連說:「這太壞了。」

醫學博士生冀 國際社會正視活摘罪惡

24歲的意裔美國法輪功學員吉格里奧蒂(Joseph Gigliotti)正與年輕的軟件工程師伍吉爾德(Jamie Woogerd)交流。他告訴後者,將把徵集到的簽名匯總後送往聯合國,讓國際社會重視正在發生的罪惡。

伍吉爾德簽字後告訴記者,她第一次聽說有活摘器官的罪惡,還沒有仔細看傳單,但「這很明顯是不對的,是侵犯人權,所以我們要看看能為這個世界做些甚麼 。」

吉格里奧蒂來自紐約上州,是脊柱神經醫學的博士生,兩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

他說:「當時一位信佛的朋友告訴他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煉者會有很高的道德水準,也告訴我關於自焚偽案、迫害和活摘器官。我不敢相信,但回家上網查看後,我的心很痛。一開始我沒有信心,但進入修煉的第二年,我開始做更多事,讓更多人知道(迫害)真相。」

前段時間吉格里奧蒂通過爭取,學校同意他在校園裏開設真相點,進行兩天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徵簽活動,他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成功徵集到了200個簽名。

小學員隨父母徵簽 望世人明辨是非

來自加州中部蒙特瑞(Mont-erey),10歲的樸真(Pu Zhen),手持一疊真相傳單獨自到路邊,認真地向路過的西格爾(Ravinder N.M. Sehgal)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

法輪功小學員樸真在多洛瑞斯公園向三藩市州立大學生物學系助理教授西格爾講活摘器官的真相。(張小清/大紀元)
法輪功小學員樸真在多洛瑞斯公園向三藩市州立大學生物學系助理教授西格爾講活摘器官的真相。(張小清/大紀元)

西格爾是三藩市州立大學(SFSU)生物學系助理教授,他聽完、接過真相資料後告訴記者,自己不是第一次聽聞這場迫害。「我對法輪功有所了解,我覺得很美妙,你應該有權利修煉自己所喜歡的、做自己想做的。如果你想煉歷史悠久的打坐,你就應該能夠做你想要做的。我認為這很重要。」他對有機會了解更多,表示由衷的感謝。

而講真相的樸真則告訴記者,自己還在讀小學,自出世就隨父母修煉法輪大法。他說:「學了大法之後,知道了很多很多的東西,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

徵簽中,法輪功學員不僅僅是講述真相,也憑藉他們的心,讓每個世人真正辨明是非、從內心改變自己。

樸真的媽媽艾莉西亞(Alicia Wang)和一位白人男子交流許久。和她交流的男士早前聽過真相、接過傳單。他說自己覺得共產黨活摘器官這件事很噁心,之後也毫不遲疑在反活摘徵簽簿上簽名。但該名男子表示,覺得很灰心,認為這世界很難改變。

艾莉西亞則回答說:「不是這樣。我們就是從自己做起,不是其他的人都要改變。這就好像佛坐在蓮花上,蓮花從泥巴裏長出來,可還是那麼美、那麼純淨。這塊地方,不管人家怎麼樣,我們就把它當作很髒的泥塘,我們要有自尊、有自愛,明辨是非。」

她又說,「就像今天,我們都來自不同的地方,而還有你這樣的好人能分辨是非、肯幫我們簽字,我們就互相鼓勵,把自己做好,不要奢望去改變別人。總有一天,你也會因為自己變好了而鼓勵別人、影響到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