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道)親信接連被抓,個人及家族醜聞頻傳,捲入周永康令計劃政變集團,今年7月未到年齡被迫轉入中共人大任閒職,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原北京政法委書記,江西省委書記強衛將很快成為另一隻大老虎。

大量訪民湧入強衛坐鎮的京城

強衛1996年至2002年和2004年至2007年兩度擔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1999年至2001年期間同時兼北京市公安局長,有「鐵腕人物」之稱。

正是這段政法工作經歷,一直有強衛接任公安部長的傳聞。2009年末,也就是強衛調任青海省委書記兩年後,北京就傳出消息稱,中央已決定將新疆一把手王樂泉調回北京,由公安部長孟建柱接掌新疆,而公安部長一職,則屬意由時任青海省委書記強衛接任。但後來因為新疆局勢突變,最終強衛調回北京的傳聞也不了了之。

據報道,在傳出強衛將接任公安部長的消息後,聚集在北京的大批訪民尤為緊張,因為在強衛擔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期間,對到京上訪的民眾非常嚴厲,並且傳強衛就是「截訪」的發明和最先使用者。

上訪,或信訪,在中共體制下由來已久,按官方定義,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或組織可採用書信、電話或走訪等形式,向各級政府反映冤情、民意。文革後,中國曾出現一個上訪高潮,另一個上訪高潮則是在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後,高潮時全國同時有數千萬人同時上訪。其原因是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打開了全面破壞中國法制的閘門。

1999年,江澤民掀起對法輪功群體的群體滅絕式的鎮壓,設立了類似於「文革領導小組的」的610特務組織,從中央一直到鄉鎮基層,各省市級的610主任通常是同級政法委書記,政法委全面掌控公檢法司及武警外交,無法無天,公、檢、法、司成為台前傀儡。

有些地方政法委書記更是兼任公安局長,公安局長可以指揮同級法院和檢察院把案件辦成「鐵案」。公安機關的權力不受任何監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同時延伸到普通民眾身上。

尤其是周永康當上政法委書記後,將政法委係統打造成獨立王國,把公檢法,武警變成私家工具,踐踏法律,激化社會矛盾,導致每年數十萬起維權抗暴事件,冤假錯案堆積如山,訪民、冤民海潮般湧向強衛掌控的京城。

「截訪」發明者強衛調離 訪民拍手

《南方周末》2004年11月4日在《國內首份信訪報告獲高層重視》一文中披露:「官方統計,中國去年全年信訪超過1000萬件」。外界估計實際數字應該在數千萬以上。

強衛十年執掌北京政法的時期可以說是中國訪民的最苦難的一段時期。當時,中國訪民成了中國一個獨特的風景線。很多訪民由於沒有居所,有的搭起簡易的棚子,有的只能露宿於路邊、橋洞、過道,樹下,即使寒冬臘月氣溫降到零下十幾度也只能找個略微避風的地方,龜縮於破舊的棉被與衣服中,不少訪民因此被活活凍死。2003年11月22日,北京理工大學幾名學生前去北京上訪村,被告知一場大雪那裏就死了7個人。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片)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片)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片)
暴雪下冒死維權的北京訪民。(網絡圖片)
露宿北京街頭的中國訪民。(網絡圖片)
露宿北京街頭的中國訪民。(網絡圖片)
露宿北京街頭的中國訪民。(網絡圖片)
北京上訪群體面臨從地方當局和北京政法機構的雙重迫害,被勞教,關精神病院的比比皆是。(網絡圖片)
北京上訪群體面臨從地方當局和北京政法機構的雙重迫害,被勞教,關精神病院的比比皆是。(網絡圖片)
北京上訪群體面臨從地方當局和北京政法機構的雙重迫害,被勞教,關精神病院的比比皆是。(網絡圖片)

如果上訪是合法的,那截訪就是非法的,但這兩個完全對立的系統在大陸卻是共存的。上訪群體不僅面對生活上的苦難,還經常受到來自地方政府的截訪,據稱,強衛是截訪的發明者和首次使用者。被抓到後常常被關押、毆打、遣返,許多地方政府還在北京專門設置「黑監獄」,有的上訪者就在「黑監獄」中被打傷、打殘、甚至被打死。

而強衛掌控的北京公安和城管系統也會時不時清查上訪村,到處拆除他們的拆毀訪民的安身之地,被拆除安身之處的訪民又要去找被子,在別人看起來是破破爛爛的像垃圾一樣的東西,但是對上訪人來說則非常珍貴。有訪民因為被北京警察搶走禦寒物品因而凍死。

尤其是節假日和中共會議期間,北京公安會抓走大批上訪人,或將他們送入拘留所,或將他們交給地方截訪人。這些被抓的上訪人許多在被送回後分別被處以拘留、勞教、判刑,不少人被直接送到精神病醫院。擁有多個頭銜的北大教授孫東東曾公開宣稱至少99%的老上訪者是精神病患,並且鼓吹將這些人關進精神病院才是保障他們人權,引起全民聲討。

直到2007年3月,做了10年的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強衛終於要調離北京,轉任青海省委書記,訪民對強衛調離無不拍手稱快。

據自由亞洲電台2007年3月27日的一篇報道,兩會之後各地訪民重返北京,國家信訪局,最高法院,公安部等都人頭涌涌。北京本地訪民也頻頻上訪,3月26日一天有超過2000多名訪民到北京市委,市政府上訪。

同一天,官方星期一宣佈,原北京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強衛轉任青海省委書記,北京訪民獲知後,無不拍手稱快,訪民王學新表示,強衛走了,特高興,我們的案子都在強衛手裏壓著。

另一名訪民李淑芬表示:我們都認為這些案子都是他壓的,因為他主管這一塊兒,他要不壓著,有些問題就應該能解決了,尤其我這個人命大案,我閨女死在派出所辦公室,人怎麼死的,破不了案,誰相信?

當天,長期關注訪民情況的湖南律師任華正在最高法院門前看到,訪民特別多,截訪的也特別厲害,排在兩排,上訪的和截訪的兩個群體,上訪的穿得破破爛爛,截訪的穿的西裝革履,頗具諷刺意味。

任華還說,當天上午,公安,城管的,保安等在北京南站搞了一個上午,把睡在馬路上的那些人的鋪蓋都捲走了,陝西的一個訪民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也被抓走。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的第二年,取消了始於2005年、與地方黨政領導升遷直接掛鈎、導致各地不惜一切手段截訪的信訪排名制度。2013年3月兩會期間,由於周永康的失勢,北京曾發生訪民們集體痛打暴力打人的截訪人員的事件。

當天,在京訪民打出了「法辦周永康」的大橫幅及標語,高喊要求法辦周永康。他們表示,這十多年來,周永康等政法委機構暴力維穩,將大量訪民投入勞教所、關到黑監獄和精神病院,現在該是法辦周永康的時候了。

強衛迫害法輪功

在殘酷對待訪民的同時,強衛也積極參與和主導了北京對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鎮壓和迫害。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通告,98年中共還未全面鎮壓之前,強衛就已著手策劃對法輪功的打壓。他也曾擔任北京市「嚴打」行動的總負責,而法輪功學員是「嚴打」的主要對象;強衛多次作長篇攻擊法輪功的講話,直接操縱控制基層的鎮壓。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3年9月,北京及外地來京的法輪功學員,9350人被非法抓捕,其中246人被迫害致死,大部份發生在強衛任職北京期間。

強衛親自視察對法輪功迫害嚴重的團河勞教所和新安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張雷回憶,2004年,團河勞教所的三大隊非法關押的一個叫彭光俊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在全所的大會高聲喊「法輪大法好!」,當時就被團河勞教所的警察拉到集訓隊裏,幾天後就聽到人已經被迫害死了。

根據通告,強衛除了多次公開表態支持迫害,還牽頭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重點課題理論研究,推動讓民眾仇恨法輪功的洗腦宣傳。例如,污衊法輪功的評劇《啼血杜鵑》,當時曾受到強衛肯定。

在調任青海和江西後,強衛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未有絲毫收斂,當地都發生了大量的迫害案例。強衛在2012年底配合李東生發起第二波所謂的「打擊X教」運動。

去年6月,強衛在外訪澳洲、紐西蘭等國時,「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追查原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強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通告》,指其在北京、青海、江西任職時,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是煽動仇恨、妖魔化法輪功的主凶之一,因此強衛被列為全球追蹤監視系統的重點追查對象。

強衛奉命秘密了結朱令案

此外,強衛還被指直接涉迷霧重重的清華大學才女朱令被投毒案。

1994年11月底,清華大學化學系才女朱令出現鉈中毒症狀。1995年5月北京警方立案調查,1998年8月無果結案。後來,才貌雙全的朱令重度癱瘓,完全痴呆,生活不能自理。其悲劇影響深遠,帶給中國一代人的傷痛。

多方消息均指向朱令案背後有中共高層的黑手。2013年5月,朱令的父親也曾透露,經中央領導批示,在1998年時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的強衛批准市文保處辦結「朱令案」。當年強衛的上司是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而羅乾的頂頭上司是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

2013年5月26日,《調查》雜誌曾發錶針對朱令案的長篇調查報告,披露了一長串捲入朱令中毒案的中共高官名單。據稱,投毒嫌疑人孫維是朱令的室友,有著顯赫的家世背景,其祖父被指和江澤民私交甚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