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看到的新聞裏有那麼多的壞消息?是否因為這世界充滿悲傷和磨難,抑或是因為我們對死亡和毀滅有種病態的迷戀?

「我們關注壞消息的原因之一,是我們看重事情朝好的方向發展,所以出亂子時我們會留意。」卡拉‧瓊斯(Cara Jones)說,這位昔日專報壞消息的記者,今天已變身「好消息傳媒大腕」。

早年,卡拉是波士頓的一名電視新聞記者,一次外出採訪時,她無意間讓一位少女得知了母親車禍罹難的消息。

那一天並沒甚麼不同。在10年的電視新聞生涯中,瓊斯經常播報類似的悲劇——車禍、傷亡、哀痛的家庭。

瓊斯走近那位罹難婦女的家門,逝者的女兒走到她面前問:「我媽媽發生甚麼事了?我知道她出事了。我爸爸打電話讓我在這裏等。我剛在網上看到一個致命車禍的消息。是我媽媽嗎?」

在瓊斯開口之前,採訪團隊的現身已經證實了女孩的猜測。瓊斯再也無法用「這只是我的工作」來安慰自己了。

瓊斯也發現,這世上有令人振奮的故事可以來追蹤報道,這促使她做出了離開電視台的決定。

觸動她的第一個故事是凱‧蕾‧海莉奧特(Kai Leigh Harriott),三歲時她被一發流彈擊中後肩,從此癱瘓,卻成長為一個充滿活力的陽光女孩。

在瓊斯報道了海莉奧特不幸的一年後,這個女孩現身開槍射擊者的量刑聽證會,當眾原諒了他,並要求法官手下留情。「我見證了強大的心靈力量:這樣一個小姑娘竟如此果敢地寬恕他人。」

在與波士頓那家電視台的合同到期後,瓊斯環遊全球,以期重新找到自己。

此前她作為電視新聞記者已獲得聲名。通過去陌生的地方旅行,她得以忘卻自己的身份、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無論是對個人生活還是職業生涯而言,這都是個轉折點。

她曾回智利尋根,在玻利維亞一所孤兒院當志願者,在喜馬拉雅山脈長途跋涉,在西班牙北部徒步行走546哩,也曾去印度學瑜伽。

在旅程結束時,她對返回美國已胸有成竹,並做好了準備成為一個「講有益故事的人」。

她搬到三藩市,創立了一個同名組織,就叫做Storytellers for Good,專門製作鼓舞人心的故事短片。她追蹤三個流浪漢為參加芝加哥馬拉松比賽做訓練,也跟隨印度小村落一個年輕姑娘衝破當地文化習俗下海衝浪……

從10年前離開新聞報道領域時開始,瓊斯就一直在講述這樣的故事。她製作的影片經常以吸引人的方式幫非牟利組織講述它們的故事,不僅是啟發觀眾,也得以讓各組織團隊提振精神。

「從哲學的層面來講,我認為我們無論關注甚麼,都會讓它發展;當我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轉向世上不好的一面時,我們就不會獲得進步。」瓊斯說,能正視問題且引人入勝的故事是更佳選項,它們可以平衡那些壞消息,並且探尋解決之道。

「我不認為我們只看好消息就行。」她也表示,不好的事情在世界各地發生著,新聞須反映這一點,特別是關涉公眾安全時。不過,瓊斯認為目前整個新聞界都瀰漫著壞消息,其呈現方式更讓我們對世界獲得某種錯誤印象。

作為一個講故事的人,瓊斯認為自己的角色是在敘事中強調積極的心態。「我們都在編寫著我們自己的生活故事。」她說。

正如海莉奧特沒有把自己框定為生活被毀掉的受害者,她所書寫的生活故事,主人公是一個仍然享受生活且能幫助他人的女孩。
瓊斯也希望她講的故事能強化主人公的正面思維,而這些故事也深深地影響了她個人。

「這就是講故事者的力量和獲得的饋贈。」瓊斯說:「你得以走進人們的生活,有時是在他們很私密的時刻,從中你會得到十分有力的教育效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