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新政議員宣誓的問題,不僅在香港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而且也必然會在中國大陸引發進一步的反應。事實上,在香港社會族群分化,社會矛盾激烈的今天,如何處理這次立法會宣誓的問題,已經成為七百萬港人共同面對的一項重大考驗。

香港社會給出的答案,將決定香港未來的發展。

事情發展到今天這樣的程度,歸根究底,首先體現的是香港社會中「強勢族群」的失敗。這個所謂「強勢族群」,當然包括香港的行政當局及其最高掌舵人,包括依仗北京強大政治、軍事和經濟力量而在過去近二十年大獲全利的中資機構、建制派政治團體、與中國大陸政府及高級官員關係密切的本港大財團,以及依附於上的各種外圍的所謂「社會組織」。他們在操控香港政治經濟權力的同時,全力封堵其他社會階層和團體不同的意見,剝奪異己者的存在空間。在香港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中,必然導致某些極端化的情緒反應。兩年前的雨傘運動,一年前的旺角騷亂,以及目前正在興起的所謂「港獨運動」,實際上正是必然結果。

但是,正因為如此,港人更必須深刻體認到理性抗爭在目前的重要性。

香港某些年輕一代在中國問題上的情緒性表達,或許的確被迫於香港政治的極端環境,但卻絕非一種理性的選擇。現代民主社會的文化基礎,只能是社會寬容和尊重。我們不認為,在立法會宣誓就職這樣的場合以「支那」代替中國,是一種尊重的行為;我們也不認為,基於這種方式進行的抗爭,能為香港帶來更好的未來。 

香港社會的極端情緒化行為,香港社會不願見,北京當局也不願見到,但卻是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某些人及某些勢力苦心積慮營造的結果。

對此,港人應該保持足夠的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