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誰贏,這次選戰對美國都是輸!」不只一位時政評論員如此感慨,今晚最後一場辯論料想仍將針鋒相對,撕裂的美國,選後如何團結,才是白宮新主人的艱難考驗。

長達一年多的政治熱季,讓一個無法迴避卻被口水淹沒的難題-「美國債務」少有機會得到討論,到了最後一場辯論,和每一個美國人口袋息息相關的國債問題,總算將有機會好好檢視。

擔任最終場辯論會主持人的霍士新聞(Fox News)資深政治記者華勒斯(Chris Wallace)規劃,今晚第一個主題就是債務與權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的競選支票、面對空虛國庫要如何兌現?口水互噴對罵,解決不了美國國債激增的問題。

美國國債總額已達19.7兆(萬億)美元、近逼20兆美元,美國總統奧巴馬主政的2009年第一季至2016年第二季這8年期間,聯邦政府負債餘額計增8.26兆美元,增幅74%;奧巴馬入主白宮時,美國國債佔GDP比為73%,而他要交給下一任白宮主人的數字則為約105%。

不可否認,奧巴馬任內光是建立起全國「負擔得起」的醫療保險制度,並非易事,但好不容易走出金融危機的美國,經濟復甦緩慢、債務快速成長,新總統明年入主白宮開門的那一刻起,就得接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燙手山芋。

國家負債累累、所有美國民眾得共同承擔,然而,雙方之間沒有信任、對立在美國社會深根,因選舉更加激化,是債務以外的另一個社會危機。

儘管奧巴馬拿出一系列數據顯示,美國的經濟與就業情況不斷有改善,比過去都好,但民眾對此「難有感」,再加上政客一連串的高分貝質疑,在選舉過程中成為「憑感覺當道、事實不重要」,在老牌民主國家如美國,民眾輕易跟著風向走,也同樣發生。

專注經濟數據研究的機構「市場與愛迪生研究」(Marketplace and Edison Research)的調查就顯示,有5%的柯林頓支持者不信任官方提出的失業率改善數據,特朗普的支持者則更逾半數。

另外,兩極分化的情況,在社會中更嚴重,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就指出,高達8成的受訪美國民眾認為,對方陣營完全活在和自己認為有事實根據的不同世界裏,不同立場之間沒有交集,只有相互指責。

美國政治陷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氛圍,曾任雷根與老布殊時代的總統演說稿撰寫人帕德洛茲(John Podhoretz)在專欄中說,兩黨支持者越看對方越討厭,沒有溝通對話空間、只有政黨惡鬥,將讓華府更加運作失靈,雙方各自活在自己認為的真實世界裏。

經濟的、社會的、政治的及資訊碎片化的各種原因加總在一起,造就美國的社會對立,但光是討厭對方,無法改變現狀,立場偏向共和黨的福斯新聞評論員屈皮(Joe Trippi)則要美國民眾別指著候選人或媒體罵,不論特朗普或希拉莉,他們能獲得提名,都是民眾一票票選出來的,唯一能改變情況的,也只有美國選民。

就像奧巴馬說的,「別只是噓,要去投票」,民主制度的自我修復力,還是得靠成熟選民理性抉擇,而11月8日後,只有希拉莉和特朗普的競選口號結合起來:「團結更強大」、才能「讓美國再度偉大」,願美國民眾能帶頭向世人展現,成熟民主國家是何種模樣。◇(轉自中央社:特派員看世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