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擾攘成國際大新聞。特首梁振英當局昨日司法覆核立法會主席裁決,以圖禁止梁頌恆、游蕙禎再次宣誓,被法官拒頒禁制令後,建制派議員昨日以集體離場製造流會,導致梁、游和劉小麗無法宣誓。民主派議員強烈譴責建制派配合梁振英閹割香港三權分立,並試圖阻止泛民原定昨日提出調查UGL涉貪事件。

建制派集體離場

經過前一晚的擾攘,高等法院拒絕頒下臨時禁制令,昨日新一屆立法會第二次大會,焦點集中在五位被裁定宣誓無效的議員重新宣誓的問題。早上11時大會開始,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先安排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劉小麗、姚松炎及黃定光五人宣誓,按年資黃定光首先宣誓,接著由姚松炎,但姚宣誓期間,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當姚宣誓完成後,民建聯陳克勤要求點人數,最終以人數不足流會。梁頌恆、游蕙禎及劉小麗3人都未能重新宣誓。

建制派離場後會議廳外一片混亂,社民連和人民力量議員試圖阻止建制派對媒體發言,社民連梁國雄手持午餐肉,諷刺工聯會王國興曾表示泛民拉布浪費的公帑可換取16萬罐午餐肉,雙方互相指罵。建制派稱離場是要令梁頌恆和游蕙禎不能宣誓,皆因二人發表「辱華」言論,又沒向全球華人道歉,聲稱此舉是痛苦的決定。

民主派議員嚴厲譴責建制派「惡意流會」的粗暴行為,阻礙議員宣誓及行使權利,並配合梁振英及中共閹割香港三權分立。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質疑建制派配合梁振英,阻止泛民動議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UGL事件。他強調,議員既然由市民選出,主席亦裁決容許他們重新宣誓,而法院前日也沒有批出禁制令,「容許幾位議員繼續宣誓,是絕對合法合情合理。」

泛民斥合謀阻調查UGL

專業議政梁繼昌及民主黨尹兆堅,原定昨日在立會上根據議事規則第20條提出呈請書,要求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調查梁振英收受UGL四百萬英鎊秘密費用一事。民主黨林卓廷也計劃動議引用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廉政專員白韞六取消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而引發廉署人事動盪的事宜,是否涉及梁振英UGL一案等。

林卓廷遺憾無法提出議案,批評建制派配合梁振英阻撓民主派提出關乎香港重大公眾利益的議案,「令我們無法了解今次廉政風暴真相。」

梁特挾行政干預立法

社民連梁國雄指,3位無法宣誓的議員皆是選民委託,如果需要道歉才能宣誓,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有如文革翻版。他又質問建制派是否在配合梁振英連任,「你們是不是配合梁振英爭取連任,而不惜唾面自乾,每一次都會流會直到法庭有判決?」

公民黨楊岳橋質問建制派,前晚梁振英政府就宣誓進行司法覆核,立法機關受到嚴重行政干預,建制派竟沒人站出來捍衛,現在又搞流會,「香港人看到這班建制派在做甚麼,選這班人進來在自我矮化、自我閹割,這是絕對不能接受。」

身為當事人的劉小麗,不滿保皇黨配合梁振英阻撓他們宣誓,「司法不行就透過行政程序去剝奪我們應有的權利,我們見到他們有多虛偽。平時就口口聲聲說流會拉布影響民生。今日他們就漠視我們立法會應有的權利和市民的福祉。」

建制派或拖到法庭判決

由於高等法院下月3日就政府提出的司法覆核舉行正式聆訊,有建制派議員計劃一直製造流會直到開庭後。何君堯聲言會動議將整個宣誓過程押後至高院有判決為止。

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認為,建制派的拖延戰術是期待下周法院會有有利判決,若港府輸了官司是否要等到上訴,甚至一直流會到終審法院,最後等到港府提請人大釋法?他質問建制派要犧牲多少東西以達到其政治目的。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堅持不會為早前的宣誓爭議道歉。游蕙禎強調他們是民選議員,「我們背負數萬名選民的期望,如果輕易道歉,是對不起選民,就算下周他們會重施故技,不認為自己要道歉。」

梁頌恆則表示前晚政府的舉措已是一個很壞的例子,昨日建制派的行動更是在配合梁振英及袁國強,他重申必會完成宣誓。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對流會感到遺憾,又承認開會前建制派已通知他會有行動,但他強調自己會依照議事規則做決定。◇

分析指梁特「播獨」將被北京算賬

今次立法會宣誓風波,特首梁振英、中聯辦和親共傳媒大力炒作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傷害民族感情,甚至史無前例由行政首長申請司法覆核,被議員形容為「去到盡」。有評論認為,梁振英試圖藉此緩解和轉移橫洲醜聞和廉署風暴帶來的困境,並迫使建制派「歸邊」,試圖博取連任籌碼。但在中紀委警告港澳辦之際,梁振英與背後江派勢力進一步撕裂香港,或面臨更嚴厲追究。

梁振英主動挑起「港獨」話題,可追溯到他在2015年藉《施政報告》批評港大學生刊物的港獨思潮,以及今年利用「確認書」禁止「港獨」候選人參選,引起社會爭議。昨日,著名評論家練乙錚在報章撰文指,中學校園出現獨派「學生動源」,乃是梁振英無理廢掉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的參選立會資格之過。「此君以為意識形態行頭、煞有介事打擊港獨和獨派參選者,便可向北人邀功有利連任,到頭來卻在年輕人當中『成功播獨』,可謂愚蠢終被愚蠢誤,這筆賬北京不會不跟他算,罪狀比UGL貪腐等問題嚴重得多。」

對於近期香港的亂局,時評家黎則奮撰文指,香港政治是中國政治的外延,目前正是六中全會中共黨內派系決鬥前夕,梁振英和中聯辦利益團夥的最後反擊。他指之前中紀委公佈中央巡視組對港澳辦的巡視結果,列出六宗罪,主要是批評「領導不強,用人不當」。但中聯辦操控的黨報卻隻字不提。

梁振英上任以來,被指配合中共江澤民集團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等,在香港阻擊習近平當局對江派的清算,包括2014年利用白皮書、人大8.31決定激化局勢,試圖製造流血鎮壓事件。

2013年8月,王立軍事件和薄熙來落台,令江派政變奪權圖謀曝光,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亦面臨清理。梁振英突然「放行」保釣船出海並登上釣魚台,配合江派在大陸挑起「打砸搶」「愛國反日運動」,阻礙習近平在十八大順利接班。習近平上台後,即禁止梁振英出席俄羅斯舉行的APEC會議,作為警告。

分析指,今次梁振英在六中全會召開前夕再次借民族情緒激化局勢,可能反而加速其倒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