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否因香港正處於多事之秋,生涯規劃好像漸漸成為城中的一個熱門話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提早披露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將發表的報告,指大學生自殺是因未做好生涯規劃,引起部份社會人士的不滿。 無論你喜歡他與否,周星馳無疑是一個很有創意、很有天份的電影人。由於年幼時迷戀李小龍的電影,使他立志從事電影工作,年僅18歲便加入麗的電視當特約演員。入行初期他吃盡苦頭,到1988年演出《霹靂先鋒》而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為他的事業帶來轉機。1990年,周星馳主演的《賭聖》,以超過4千萬元的票房打破香港影史紀錄。自此,他的電影事業更屢創高峰。2004年他自編自導自演的《功夫》,更在世界各地為他贏得多項殊榮。

諷刺的是,周星馳在香港受尊重的程度,卻遠遠不及在外國。周星馳電影的主角大多是受盡欺負的小人物,和大部份香港人心目中的所謂成功人士,距離實在太遠。香港觀眾大多以「無厘頭」來形容周星馳的電影。「無厘頭」的意思大概就是荒誕、缺乏意識等。周星馳電影中的對白,很多已變為港人日常的用語,這現象究竟說明了甚麼呢?

周星馳的電影中,經常出現一些出人意表的人、事、物,比如《國產凌凌漆》中看似鬚刨的風筒。周星馳曾說:「別看太多表面的東西,通常表面跟裏面,很可能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能否認,周星馳是希望通過他的電影,刺激觀眾多些思考,以及認識自我。

在周星馳的電影裏,很多時會聽到一些看似荒誕、但卻不乏內涵的對白,例如: 《西遊.降魔篇》的悟空對玄奘誇誇其談:「想當年,我手拿著兩把西瓜刀,從南天門一直砍到蓬萊東路。來回砍了三日三夜,血流成河。可我就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沒眨過。」玄奘的回應道:「那麼長時間不眨眼睛,眼睛會不會乾啊?」聽者捧腹大笑:「用不著這麼認真吧?」

我們自小到大接受教育,都強調要學會從不同角度去思考和批判。可是,伴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和經驗的累積,我們對人和事的觀念,卻變得越來越僵化。周星馳的電影不斷挑戰我們固有的觀念,每每以意想不到的對白以及劇情,提醒我們不要被社會定型,當中更包含對社會不公義的控訴。

認識自我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旅程。認真地說,我們每時每刻都要作出取捨和抉擇。不過如你能堅定地走下去,你會發現生命的道路原來可以如此廣闊。選擇跟隨社會既定的模式:先讀好書、找一份理想(高薪、受社會尊重)的工作、成家立室、退休、最後安享晚年,可能就是吳克儉眼中的所謂生涯規劃。如周星馳按照這模式規劃自己的生命,他的天分肯定早已被埋沒。

生命充滿無常,我寧願選擇隨遇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