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年美國的大選讓你感到焦慮,你並不孤單。美國心理學會委託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候選人充滿敵意的互攻,再加上媒體全方位的「轟炸」效應,有逾半的美國成年人表示大選讓他們感到非常焦慮。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近期大聲疾呼「大選遭到操控」,並指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辯論前「嗑藥」,希拉莉則反唇相譏,指不能讓特朗普一路「霸凌」(bully)進入白宮。

特朗普近期各種性騷擾的指控纏身,希拉莉則只要遇到「郵件」兩字便被迫「顧左右而言他」。同時從報紙到電視,從網絡論壇到社交媒體,圍繞這兩人的激烈辯論幾乎無止無休,並越發走向極端,似乎對方當選就是美國的末日。

這些辯論也走入不少家庭。例如,一家人中先生支持這個,太太力挺那個,甚至有的家庭中上小學低年級的孩子也因為學校的同學們都在討論相關話題,而決定了自己要支持誰,在父母「辯論」時加入「戰團」。

這種情況已經成了不少家庭的常態,似乎每個人對今年的美國大選都難以置身事外,包括普遍政治冷感的華人。在這種情況下,大選導致普遍的「焦慮」的民調自然也顯得順理成章。

大選成焦慮的主要原因

根據美國心理學會(APA)委託一家民調機構進行的「美國人的焦慮」的調查,52%的美國成年人表示,2016年的美國大選是他們主要或很主要的焦慮(Stress)來源。

APA在一份新聞稿中表示無論你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也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越來越陷入「泥巴戰」的美國大選正成為人們主要的焦慮的來源。

新聞稿表示:「圍繞大選的焦慮因為社交媒體上的爭論、故事、圖片、視頻而加劇,這些內容會加重人們對大選的關注和挫折感,特別是很多內容後面成百上千的各式評論」,「這些評論有的是事實,有的充滿敵意甚至謾罵。」也是因此,使用社交媒體的人(54%)比不使用社交媒體的人(45%)更易對大選感到焦慮。

男女對大選感到焦慮的比例差不多:男51%,女52%。在年齡段方面,千禧代(19到37歲,56%)和老年人(71歲以上,59%)的民眾更容易感到大選帶來的焦慮。族群方面,西裔(56%)更易感到焦慮。

人們患上「大選焦慮症」

據加州的「Mercury News」網站報道,2016年的大選讓長期的友情受損、受傷,也讓社交媒體成為虛擬的「戰場」,選民們很生氣——無論是對那些候選人,還是對體制或者媒體。他們易怒、恐懼和緊張。不少人也因此出現頭痛、血壓升高、腹痛、失眠等,以至於這已經成了一種症候:「大選焦慮症」。

在酒吧,酒保表示整天都聽到人們在討論大選,而且參與討論的幾乎沒有人持「騎牆」態度,每個人都有自己非常充足的理由支持他或她。在街頭,30歲的Alex Navarro表示:「審視我們的未來,到底投票給誰實在讓人焦慮——到底誰是比較不差的那個?」

退休人士Ruben Uriarte表示:「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任何像(這場競選)這樣的,目前大選中的種種表現幾乎像是給電影或者電視劇寫的劇本。」◇

如何緩解「大選焦慮」

在大選前的20天中還會有如潮水般湧來的大選報道、廣告、討論等,那麼如何緩解「大選焦慮症」呢?福布斯新聞提供了下面的一些建議:

打坐(meditating)

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研究顯示打坐會逐漸的改變你大腦中的某些部份——那些可能會在大選中「過勞」的部份。

審視自我

不必強行壓制你對某個候選人的憤怒,只是時不時的反思一下你的感覺,這可以讓緊張的情緒自然的消退。

比如,在自己聽到某個候選人的聲音就感到憤怒的時候,跳出這個憤怒的自我,用一種簡單,不帶評判性的立場看看自己的反應。

用力的大笑

儘管人們很難對美國大選的現狀感到高興,但對這些不如意,比如非要在兩個不支持度創歷史紀錄的候選人中二選一,你可以選擇看一些「有趣的」、「輕鬆搞笑兩位候選人」的節目,這樣可能會提供一些幫助,將有助於緩解你的情緒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