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是一種境界——直到我想不起說出這句話來。

抱恨遺憾的感覺經常像隱秘的疼痛不斷地襲來,因為世人的執著在象徵著人類的行為方式。世人常常忘記了自己的未來可能出現的現實,努力地在爭取著似乎是屬於自己的東西,給它們起了各種各樣的名字,叫作情感,叫作愛,叫作恨,叫作喜歡,叫作無聊,叫作名,叫作利,叫作現實,叫作生存,叫作感覺,叫作擁有,叫作無所不有……這裏沒有甚麼叫作「無」,甚至連「無」本身都是有。

你看,那路邊隨意流浪的乞丐,以天為鋪蓋,以地為床板,忍受著自己的苦楚,他們孤單的背影,連和別人言語的時間和機會都在宇宙洪荒的瀚海中消失的無影無蹤。在滄海一粟之中,他們甚麼也沒有。這個叫作無嗎?

你看,那曾經繁盛鮮嫩的落葉飄零到了地面,隨著葉落歸根的寓言,實現了時間之神的神奇造化,誰能逃脫呢?時間變成了有嗎?看不見的事實好似從來就沒有發生。這個叫作無嗎?

你看,我們來了,從這裏來、從那裏來、從父母的血肉來、從輪迴之神的安排與旨意來了,來到了充滿哭泣的荊棘之地,把希望寄居在情感之中,直到生老病死的完整敘述成為了理論的化身,感受了人間的真假互幻的變換。這個叫作無嗎?

我們不明白,某個星球中的某個奇異的石頭歷經億萬年的呆視,不知道他看見了甚麼,忘記了甚麼?可是,他卻像個長生不老的悠然自得的閒人,沒有甚麼秘密地展示了過去的永恆,卻沒有未來的結束。這個完全的是屬於擁有了。難道我們看到了無嗎?

忘記的一切是在輪迴轉世之中註定了,因為這個叫作迷霧的世界,不讓你記起前世卻要反覆重複過去的錯誤和可能,難道也許沒有了前世嗎?隱隱約約的記憶抗爭著命中的遺忘,遺忘也不能沒有記憶的對應和反響。連我剛才的思考都變的如同虛幻的泡影,瞬間消逝,生成了萬物的假設。這個也是無嗎?

我們很多滄桑變幻的朋友們喜歡反反覆覆地告訴我們同樣的道理:拿得起,放的下。放下了嗎?這個叫作無嗎?

回答了就是有,而不是無嗎?我沒有想去得到這個答案,也許答案就來了。所以,我努力著看,靜靜的看,直到我想不起說出這句話來,把回答的權利和權力都放棄了,告訴我以為我真正愛的人,那「無」,是一種境界,這個能體味得到嗎?不是感覺得「無」,也不是情緒中的「空虛」,沒有所謂的「失去」和「擁有」,沒有假設的虛偽和變化,沒有自我的猖狂與自以為是,沒有了沒有,知道了自己在這裏,知道了曾經的過去和現在,知道了平靜和祥和,知道了飛翔和智慧,知道了神話和聖者的存在,知道了一切的意義的神秘在造化中是生命的本根,知道了道存在。

道在了,無就屬於道的一種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