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雲南原省委書記白恩培被判死緩,並且成為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法律實施後的第一個中共高官。在其被宣判後,有網文進一步披露了白恩培在雲南經營十年的種種醜行,並特別提到其夫妻吸食鴉片多年。文章中還提到他經常吹噓的是「親人有4個省委書記」、「親叔在中組部」、「劉雲山是我培養」等,以此拉攏雲南官員。

白家有4個省委書記和其「親叔在中組部」確實不假。白家4個省委書記除了白恩培外,還有山東省委原第一書記白如冰,江西省委原第一書記白棟才,福建省委原書記白治民。其中白恩培的親叔叔白治民於1979年調任中組部副部長、顧問、中紀委委員等職。

那麼,「劉雲山是我培養」是真是假呢?白恩培的履歷顯示,他在1997年任青海省省長前,曾在內蒙古任職7年多。1990年5月至1992年3月,任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常委、組織部長,其後任內蒙古黨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部長。1994年12月至1997年2月,任內蒙古區委副書記。

應該就是在這段時間,白恩培栽培了劉雲山。劉雲山1969至1975年在內蒙古土默特右旗旗委擔任宣傳部幹事,在此遇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貴人: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巴彥淖爾盟政治部任幹事的田聰明,田十分賞識劉。1974年底田聰明調任新華社內蒙古分社任記者後,他推薦劉雲山到新華社內蒙古分社農牧組任記者。

此後,田被新任內蒙古自治區委第一書記周惠看中,擔任其政治秘書,並在1980年2月提拔為自治區黨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而劉雲山也在田聰明的推薦下,擔任內蒙古共青團副書記、黨組副書記,主持實際工作。1983年,田聰明任自治區黨委秘書長,1984年推薦劉雲山當宣傳部副部長,1985年,劉被周惠等向中央推薦為內蒙古「第三梯隊」培養對象。

很快,劉雲山又升任內蒙古宣傳部部長、區黨委秘書長兼自治區直屬機關工委書記。1991年出任赤峰市委書記,次年兼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而1990年擔任組織部長的白恩培,自然負責「審核」劉雲山,劉能出任赤峰一把手,應該也是得到了白恩培的賞識,後者甚至還將其提拔當了區黨委副書記,在自己的領導之下。

從二人如此交集看,白恩培栽培了劉雲山倒並非什麼虛言。而步步高升的劉雲山無疑對昔日的栽培之人也是心懷感激,因此雲南成為其青睞之地之一。從2006年4月3日到2016年4月3日,劉雲山曾四次赴雲南「調研」,直至2011年還任雲南省委書記的白恩培除了傾力陪同外,或許心中還有諸多感慨吧。

不愧是白恩培栽培出來的劉雲山,二者確實有諸多共同之處,比如都是好色、貪腐之徒。根據中共檢方的指控,白恩培利用職務便利,為單位和個人在諸多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其妻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約2.47億元。

而網上也曾披露劉雲山家族攫取巨額財富的途徑。據報,進京之前,劉氏家族始終以內蒙為依託,大肆竊取國家財富,滿足其家族無限貪慾。2004年前,劉氏家族已經暗中實際掌控了內蒙古大象投資公司,並且操作了對內蒙伊利股份法人股的操控,股改後,其掌握的伊利法人股時值超過數億元。此外,劉家還控股了另一家內蒙上市公司金宇集團的大部份法人股。而且,在內蒙還掌控了相當多的礦產資源的所有權,包括煤礦、鉬礦等等……

除此之外,白恩培和劉雲山都是江派大馬仔,白曾向周永康家族輸送大量利益,二人還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幹將,如「雲南省法輪功轉化基地」就是白恩培任期內實施的。

栽培劉雲山的白恩培如今將在監獄中度過餘生,與其一丘之貉的劉雲山的命運會與其兩樣嗎?筆者認為,當然不會。從目前的時局走向看,一再被敲打的劉雲山最終不堪的命運正向其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