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武漢上映了動畫影片《四渡赤水》。中共竄改歷史教科書由来已久,今年是「長征」80周年紀念,媒體曝光歷史的真相:抗日是假,逃亡是真。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歷史學家、學者開始反思,探索、恢復长征歷史的真相。《爭鳴》468期刊登了署名「北海閑人」的文章《世紀大誑語:二萬五千里長征》。文章揭示了中共紅軍當時二萬五千里長征的歷史背景,原因及過程。

文章介紹道,1934年春,蔣介石親率百萬大軍,對佔據在江西東南部及福建西南部廣大丘陵、山區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也叫中央蘇區)進行第五次大圍剿。而紅軍的第五次反圍剿戰役是由博古、李德、周恩來組成的「中央三人團」進行指揮的。此時的毛澤東因在紅軍內部濫殺「AB團」,被撤除了紅一方面軍總政委職務,掛了個「蘇維埃共和國主席」的虛職。

當時,紅軍連吃敗仗,根據地越打越小,隊伍傷亡慘重,眼看就要被國軍合圍、全殲。1934年8、9月,李德、博古、周恩來「三人團」經請示莫斯科共產國際批准,決定撤離江西蘇區,戰略轉移至湘鄂西根據地去,建立新的中央蘇區。

當時中央領導機構及人員被分成兩部份:一部份率領中央機關及主力紅軍撤離,另一部份留下來,繼續在贛、閩、粵邊區根據地打游擊,牽制國民黨進剿大軍。毛澤東被劃入「留守名單」,他知道留下來後必死無疑,便將一次打土豪中所搶掠到手的一批銀元和黃金等財寶貢獻出來,條件是他跟大部隊撤離。毛澤東因此保住了性命。

1934年11月中、下旬的「湘江戰役」,卻使中央紅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在廣西全州到湖南永州一線橫渡湘江時,被桂系軍隊和湘系軍隊合圍,8萬6千人的隊伍中有4萬多人死的死、俘的俘、逃的逃,一下子只剩下3萬餘人!

「這就是『紅軍北上抗日』的神話。此刻,侵華日軍在哪裏?還在山海關外的奉天,離他們天遠地遠。」

「四渡赤水」 紅軍淪為流寇主義

文章也介紹了真實的「四渡赤水」。

中央機關及紅軍部隊在遵義及近郊休整了半個多月。此時國民黨大軍已雲集貴州,蔣介石親臨省會貴陽,務求將紅軍主力全殲在貴州境內。周、毛、王三人團依情況變化,知道在貴州呆不下去了,就想往雲南方面發展,去建立新根據地,因發現雲南的滇軍防範嚴密,即又返回。

紅軍部隊來回倒騰,每天急行軍60公里,疲於奔命,此即所謂的「四渡赤水,三出婁山關」。對於毛澤東的這種大進大退的「運動戰」,紅軍將士們怨氣衝天,不打仗,光跑路,把部隊拖都拖垮了。紅一軍團總指揮林彪忍無可忍,給中央政治局發電報信,要求撤銷毛澤東的軍事指揮權,改由彭德懷(紅三軍團總指揮)負責全軍的軍事指揮。此時雖未被中央認同,但毛澤東卻誤以為是彭德懷背地裏搗鬼,而將彭恨了大半輩子。

一次紅軍部隊途經一座學校,從地上棄置的一張報紙上看到消息,稱共匪張國燾所率領的紅四方面軍,8萬人馬,在川北甘南一帶佔領了大片地區!

得此消息後,在貴州的崇山峻嶺中流竄無望的中央紅軍看到了新的希望:到川北去,和紅四方面軍會合,在川、陝、甘邊區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

「此時的中共紅軍,已淪為典型的黃巢式流寇主義。」正在關鍵時刻,遠在莫斯科的共產國際救了他們的命,史達林下令扣押了在莫斯科留學的蔣介石愛子蔣經國,並向南京方面提出條件:若想保留蔣經國的性命,國民黨蔣介石必須放滯留在貴州的中共紅軍入川。

因此,中共紅軍進入川南、川西後,通過涼山彝族地區,沿大雪山北上,「爬雪山、過草地」,直至川北的阿壩地區與紅四方面軍會合,沿途再沒有受到過國軍正規部隊的狙擊。

日本侵華幫了中共大忙

1935年10月9日,中央紅軍抵達陝北吳起鎮,結束了長達一年的長途跋涉,其間穿越11個省份,行程約2萬餘里。一年前離開江西中央蘇區時是8萬6千人,到達陝北時只剩下8千餘人,損失達百分之九十以上。文章質疑:「何來的『取得了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偉大勝利』?況且『長征』一詞,也是後來毛澤東寫『長征』一詩時才第一次出現。」

文章介紹,如果紅軍抵達陝北後,又遇上國民黨大軍的圍剿,則未必能存活下去。然而,此時爆發了日軍大規模侵犯華北,全面抗戰爆發。

直至1963年,毛澤東在北京接見日本公民黨和社會黨負責人時說:你們不要總是為日本軍國主義道歉、謝罪了,我還要感謝日本軍國主義呢!日軍不侵華,就不會有第二次國共合作,我們共產黨就可能不存在,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新中國了,所以我要感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