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共2009年簽署修建委內瑞拉的Tinaco-Anaco鐵路的時候,該計劃被吹噓為社會主義兄弟情誼的證明。已故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稱這個8億美元的項目是「鐵路上的社會主義」,說空調車廂將向每個人敞開,不論貧富。

但是這個項目已經變成當地人口中的「紅色大象」,成為委內瑞拉經濟危機加深的象徵。通往建築工地的拱門上的中文口號「勇敢躍進」,已經成為一個諷刺。

風險太大回報低迷 北京重新評估貸款協議

《金融時報》報道說,對於中共而言,該項目不僅僅是夢想蒙塵的個例。在過去十年,中共把自己從國際發展融資的邊緣人物轉變為主導角色,其貸款額超過了六個西方多邊組織的總和。兩大中國政策銀行和13家地區基金的未償還貸款超過了西方機構發放的7000億美元貸款。

但是在「大躍進」的過程中,中共國營開發銀行和基金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等不穩定國家面臨風險。隨著這些項目岌岌可危,象徵中共金融外交的「慷慨」貸款協議正受到重新評估。

「當商品價格高漲的時候,中共政策銀行視所有這些貸款為很棒的投資,可以幫助中國公司走向全球,可以多元化它們的外匯儲備和結交新朋友。」波士頓大學帕迪全球研究學院教授凱文•加拉格爾告訴《金融時報》,但是現在許多這些項目看起來很有風險,北京當局於是趕快重新評估。

中共發改委一名官員告訴《金融時報》,北京當局對於國外項目回報低迷的挫折感在增加,他們感到中國借貸機構過去在不穩定國家冒的風險太大了。

「中國沒有選擇,只能向高風險國家貸款,因為它們有我們需要的商品,也因為西方多邊組織已經佔據了世界其他地方。」這名官員說。「現在,我們需要可行的項目和好的回報。我們不想(再)支持失敗者。」

向垃圾主權評級國家貸款

《金融時報》報道說,當中共在2007年開始資助查韋斯政府的時候,它以為,這個擁有垃圾主權信貸評級的國家會準備汲取教訓、審慎理財。於是它把委內瑞拉作為它開發貸款的最大客戶,自從2007年以來,它向委內瑞拉發放650億美元貸款,資助煉油廠、金礦、物流、貿易和鐵路。

在今年五月份,委內瑞拉跟中共談判債務違約問題。隨著該國通膨率高達800%,食品短缺,政府承包商拿不到報酬,北京同意讓馬杜羅政府推遲支付貸款的本金。委內瑞拉對中國的未償還貸款有200-240億美元。

然而,中共可能還面臨更嚴重的情況。一個越來越大的擔憂是,委內瑞拉的國際債券可能違約。這將觸發委內瑞拉的外國債主沒收該國國家資產,這意味著PDVSA(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的海外煉油廠將被沒收,原油出口將中斷。而委內瑞拉用來償還中國債務的方式恰恰是向中國提供石油。

這一切跟四年前中共的樂觀估計相去甚遠。當時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劉克谷說,該銀行向委內瑞拉提供的貸款絕不會違約,因為抵押品是委內瑞拉巨大的石油儲藏。

中國海外融資項目風險高

委內瑞拉也許是一個極端的案例,但是它遠遠不是中共海外發展融資機制的唯一高風險賭注。

在2013-2015年之間的前10大中國發展融資項目當中,有6個被經合組織歸為違約最高風險類別,而在世界銀行的前10大開發融資項目中,只有2個被歸為最高風險類別。

《金融時報》報道說,經合組織對前10大借款人的風險評級的加權平均值顯示,中國海外發展貸款的風險比世界銀行高出20%。

有許多證據顯示,隨著中國國內債務問題增大,國企回報率下降,北京開始對海外開發議程採取更冷淡、更嚴格的策略。在國家層面,一些借款人看到他們的信貸額度被削減。在項目層面,中國機構在更強硬的討價還價,以確保可行的回報。

俄羅斯從2013-2015年之間獲得中國157億美元的貸款,但是它從中國獲得的支持預計將減少。一名匿名俄羅斯高級官員告訴《金融時報》:「中國今年和明年的借貸可能將比近年下降,因為他們急於保留他們自己的資源,他們在俄羅斯沒有看到很多有吸引力的投資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