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消息指六四最後被囚人士苗德順周六(15日)出獄,但至本台記者截稿時,前去監獄門外守候的記者和民間人士,仍然未能獲得任何有關他獲釋的消息,而監獄方面以不具有發佈許可權為由,拒絕披露倩況。

據美國對華基金早前披露,27年前因抗議當局六四鎮壓,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的苗德順,是迄今為止最後1名因涉六四事件的在押人士。他經過多次減刑後,應在周六(15日)出獄。

對話基金會還指出,苗德順患有B型肝炎和精神分裂症,他的家人有10年已經沒有探望他。

苗德順的難友、同時亦是六四入獄者的畫家武文建透露,現在他不知道苗的消息。在獄中當初幾年在一起,後來苗德順被調走,他們就失去聯繫。現時外界已很難掌握苗德順及他家庭的任何訊息。現在,記者們只能在北京延慶監獄外守候,但都沒有新消息。

武文建說:聯繫不上。這段時間好多人找我,我根本聯繫不上,目前一點辦法沒有。因為我們一開始前幾年在一起,後來他就調別的隊去了,再後來他就轉到別的監獄裡去了,根本就沒聯繫。其他人幾乎也沒人知道了,沒別的消息,至於家住哪兒根本就不清楚。他們好些人去延慶(監獄)門口去等著,誰知道看看明天有甚麼消息沒有。

曾因反抗六四鎮壓而被判無期、實際關押了12年的原湖南嶽陽軸承廠工人胡敏告訴本台記者,他一直有關注六四抗暴人士苗德順的下落。他剛聯繫多位北京的朋友,至今為止已有全球各地上萬的電話詢問苗德順的下落,但朋友們都沒有核實到苗德順的最新消息。

胡敏說:我那個朋友現在海外打電話,他說至少都不低於大幾千、1萬多人。現在他也沒辦法確定這個情況,反正是見不到人。我問了幾個人都沒看見過人,出這個監獄出沒有出來,還是個問號。

此外,本台記者從民運人士胡佳方面得悉,今、明兩天,他已經被軟禁在家裡,原因可能就是這兩天分別是苗德順和丁家喜出獄的日子。

胡佳表示,他在去年才知道苗德順依然被關押的消息,因時間太久,加上北京的地址都已經改變,目前幾乎沒人知道苗德順家人的聯繫方式。

為了解苗德順的最新情況,本台記者致電北京延慶監獄,但自稱是監獄法制熱線的人士稱,他無權回答有關的問題,要記者直接向司法部提出申請。

他說:這個暫不清楚相關情況,如需諮詢的話,請照我國的相關要求向司法部提出申請。這件事你就向司法部提出申請吧,我們這兒只是一個法律諮詢熱線,對於這一個問題,我們沒有權力做任何解答。因為已經越權了,我們這兒。

數十萬大學生,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發起持續抗議,要求懲治腐敗和實行民主,但遭中共坦克的鎮壓。包括苗德順在內的工人和北京市民,試圖阻擋鎮壓學生的軍隊進城,但他們再遭殘酷鎮壓,很多人被以暴徒的名義判處重刑,甚至是處決。苗德順則因為向燃燒的坦克拋了一個筐,被以縱火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並因拒絕認罪,一直被囚禁。◇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