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底,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來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向丹麥社會各界介紹了他與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前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一起合作的、對發生在中國大規模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最新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An Update)。丹麥廣播電台「Radio24syv」在麥塔斯訪問丹麥期間,邀請他到演播室做現場直播採訪。

「器官供體多來自於法輪功學員」

一開始,主持人阿拉普(Anne Sofie Allarp)就直奔主題,詢問麥塔斯,在中國,目前所出現的大規模器官移植的供體究竟從何而來。麥塔斯立即給出了他10年來調查的結論:「(器官)大部份來自(監獄裏關押的)良心犯,其中最大比例的是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

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先生在10年時間裏,通過對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獨立調查中,接觸了許多法輪功學員。麥塔斯根據自己的了解,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丹麥的聽眾介紹他的認識:法輪功是一種修煉功法,從1992年開始由李洪志先生傳授,這是結合了佛家和道家理念的一種傳統的氣功。一開始,中共當局很鼓勵民眾修煉法輪功,因為這對人民的健康有益,也減少了國家的醫療費用負擔。由於法輪功在民眾中非常受歡迎,學煉法輪功的人數增長飛速,這很快引起了中共當局的不安。1999年,中共政權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造成了十幾萬法輪功學員被捕,並被關進監獄受到強制洗腦和酷刑迫害。

中國醫院鼓吹兜售移植「成果」露罪證

麥塔斯在廣播採訪節目中介紹了他們對活摘器官進行獨立調查的數據來源,他表示這些數據都是中國的醫院自己「驕傲」地宣揚出來的。在主持人阿拉普好奇地追問下,麥塔斯解釋道:「在中國(醫院裏的醫生、護士)根本不公開討論器官的來源問題,那是中共的紅線,醫生在他們的報告裏面會介紹一年做了多少移植手術、有怎樣的移植成功的經驗,我們從中得知他們所做的移植的數量規模。」

麥塔斯表示,中共政府一直在掩蓋著有關移植器官來源的真相。他說:「中共政府對於器官來源的表態幾乎就是信口雌黃。一開始,中共說這些器官都是來自捐贈者,但中國其實沒有捐贈系統,同時他們也沒有因車禍等突然死亡的器官分配系統。然後他們又說,是來自死刑犯,但是他們又不願意公佈死刑犯的數據,這樣器官的真正來源還是無法追蹤,況且,一般死刑犯在判決後7天內就被執行了。現在,他們又說器官都來自捐贈,我們也調查了他們的捐贈系統,數字非常小。總之,他們不敢去面對事實,只是不斷改變著說法。」

麥塔斯表示,他和大衛˙喬高的10年獨立調查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他們對每一個做器官移植的醫院進行數據信息的搜索,包括他們的網站、新聞、員工的確認和醫院自己所做的報告等等。他說:「其實每個醫院都有很多資料信息可查。調查是枯燥而繁瑣的,但我非常確信,我們的調查數據是準確的,只是要整合在一起非常花時間。」

「震驚於人類的墮落可以如此深重」

在直播採訪中,主持人阿拉普非常震驚於中共至今仍然在進行活摘器官。麥塔斯在節目中也表示,他雖然之前就對中共的邪惡有所知,但他還是對他們自己的調查結果感到震驚。

麥塔斯說:「事實上,我一開始的時候,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只是想確認這樣的(活摘器官)罪行是否真的存在。當然我最初的希望是,通過調查證明,這些指控都是不存在的。但我們的結論卻是:這些罪行全部都存在,而且數量驚人,這罪行已經持續了很多年!我不能說我很驚訝於中共的行為,因為我之前就與他們打過很多交道。但我還是有些震驚,我震驚於人類的墮落有時候可以達到如此之深重的程度!」

「絕不停止與罪惡的戰鬥,直到罪惡停止」

從2006年以來,麥塔斯和喬高開始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進行獨立調查,已經走過了漫長的10個年頭。麥塔斯表示,他將一如既往地對這場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罪行調查、追蹤、挖掘、曝光下去。

他說:「一開始我有點擔心,一旦我不做了,這些數據就會丟失,因為除了我和喬高之外,好像沒有人在做調查。但現在情況不同了,有許多非政府組織,比如醫生反活摘組織(DAFOH),還有很多個人(例如伊森˙葛特曼)都在參與追蹤調查,在用各種方式揭露發生在中國的這場活體摘取器官的罪行。我個人的認識是,絕不停止與罪惡的戰鬥,直到罪惡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