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梁君彥橫蠻無理、有權用盡的品格,中聯辦不顧他從來沒有得過一張選票,以及擁有外國國籍可能引致的問題和爭議,硬要將他推上立法會主席的位置。

中聯辦能夠為所欲為,當然需要特區政府的多方配合。原本主持會議的梁耀忠,稱被立法會秘書處出賣。梁表示秘書處指他的職責只限於主持立法會主席的選舉,並無任何主席權力,在未能有效地主持會議的情況下,他決定讓石禮謙接任主持會議。這時候,秘書處卻稱石擁有所有主席權力,石於是馬上啟動投票。在所有非建制派議員的抵制下,梁君彥無恥地坐上了立法會主席的座位。

假若梁耀忠所言屬實,立法會秘書處不但已完全失去中立性,更有偏幫建制派之嫌。事件顯示特區政府無視法紀的情況日益嚴重,為香港的法治再度拷響警鐘。梁耀忠不能輕輕放過秘書處的誤導,必定要連同其他民主派議員,盡一切能力追究到底。

此外,建制派就各個委員會正副主席的分配,也一改以往按照建制派和非建制派議員數目的比例作為協調機制的慣例,意圖佔據更大數的席位,迫使非建制派議員決定參加所有委員會,涂謹申更以「欺人太甚」形容建制派。

面對如此嚴峻的局面,非建制派如再不將民主大業放在首位,仍斤斤計較政黨本身的利益,只會令香港繼續沉淪下去。從政多年的梁耀忠,無疑是一個實事實幹、堅守原則的人。在秘書處的誤導及混亂的情況下,他作出了一個不太明智的決定,慘受千夫所指,對他實在有些不公。民主黨更不應因涂謹申未能得到任何選票,怪罪於他。

新一屆立法會落筆打三更,相信也絕非建制派所願,但由於他們已完全被中聯辦所操控,實在身不由己。「自作孽,不可活。」這是他們的悲哀,更是香港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