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何韻詩在10月7-10日,連續4日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辦個人演唱會(Dear Friend,何韻詩2016香港演唱會)。這不是何韻詩第一次在紅磡體育館辦個唱,何韻詩分別於2006年、2009年以及2013年都在紅磡體育館辦過演唱會,但這一次不一樣,這次的意義非凡。

紅磡體育館是一個可以容納12,500人的表演場地,場地入紙申請並不容易,申請在這裏表演的藝人,除了在演藝事業上要有一定的資格或者成績外,還要能找到實力強大的贊助商支持才行。找贊助商,對於何韻詩這位在樂壇天后級的藝人來說,本應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但是在2014年以後卻變了調。

「蘭蔻事件」一窺 「自我審查」的真實存在

何韻詩呼籲入場人士響應環保不用螢光棒,歌迷用手機閃燈造成星海一片。(郭威利╱大紀元)
何韻詩呼籲入場人士響應環保不用螢光棒,歌迷用手機閃燈造成星海一片。(郭威利╱大紀元)

時間先回到2016年6月間發生的「蘭蔻事件」,原是一個何韻詩與化妝品廠商合作的小型音樂會,卻在活動舉辦前夕,以「不安全」為理由,被國際知名化妝品品牌蘭蔻,片面告知將取消活動。此事件之後,除了引發香港及各界人士的議論,從中更可以看到中共對大企業施壓或大企業本身「自我審查」的嚴重程度。

集體獨家贊助 走出自己的路

何韻詩為香港人的自由發聲,從來都不是孤單一個。(郭威利/大紀元)
何韻詩為香港人的自由發聲,從來都不是孤單一個。(郭威利/大紀元)

一個公開挺身支持自由、為香港發聲的藝人,要找到企業贊助,「何」其困難?但何韻詩辦到了。今年7月13日,何韻詩打破以往大機構壟斷「獨家贊助」的既定模式,宣佈招募集體贊助,支持她10月份在紅館舉行的演唱會,首批50個集體贊助商名額,幾乎在一個下午的時間就被秒殺,1天內更已有100個單位參與。招募「集體獨家贊助」,在香港除了是一個創舉外,從中也提供香港中小企業一個極特殊的管道,小額贊助,成為贊助商不再是大機構、大廠商的「特權」。

演唱會門票 一票難求

草蜢3人組合(後排中間)及葉德嫻(後排戴口罩者)也來支持Dear Friend何韻詩2016香港演唱會。當天何韻詩更特別對葉德嫻說:「代表香港人多謝妳!」(郭威利╱大紀元)
草蜢3人組合(後排中間)及葉德嫻(後排戴口罩者)也來支持Dear Friend何韻詩2016香港演唱會。當天何韻詩更特別對葉德嫻說:「代表香港人多謝妳!」(郭威利╱大紀元)

Dear Friend,何韻詩2016香港演唱會,原本宣佈在2016年10月8日~10月9日連開兩場,每場有12,500個座位,約80%的門票全數公開發售。門票開始發售後約3小時,兩個場次的門票即銷售一空。當晚,何韻詩隨即宣佈於10月7日及10月10日加開兩場,加開的兩個場次,也在開售當晚銷售一空。4個場次,場場爆滿,50,000人次的門票,一票難求。購票參加此次演唱會的觀眾,除了香港居民外,也不乏來自台灣、中國大陸的民眾。

五萬人次的門票 背後代表另類真普選

五萬人次的門票誰買?相關報道指出,這次參加何韻詩演唱會的觀眾,並非全是何韻詩的歌迷,何韻詩在4場演唱會中,有問到「在場有第1次來參加演唱會的嗎?」,場場都有好多人舉手。據觀察,這次買票看演唱會的人,並非都是何韻詩的粉絲,有為數不少的人,是為了挺她,只因為她挺香港。也就是說,用門票,代替選票,這其實是提供香港人為自己發聲的另類途徑,是一種另類的「真普選」。

2014年,何韻詩挺身支持「和平佔中」行動,在香港雨傘運動中,成為極少數能夠在學運中發聲的香港藝人。一個在香港原是樂壇天后地位的藝人,能選擇挺身為香港的民主自由發聲,是很不容易的。這背後要失去多大商業利益。事實證明,在何韻詩挺雨傘運動後,收入至少減少了90%,不止在中國大陸的表演全數取消,連在香港辦演唱會也是路難行。更難得的是,她以「集體獨家贊助」的創舉,成功如期的舉辦演唱會,同時香港人、其他各地支持者,也是場場爆滿,熱烈回應。

為響應環保,何韻詩在演唱會前特別呼籲大家不要使用螢光棒,但歌迷與群眾也很可愛,演唱會表演期間,不時以手機亮燈取代螢光棒,整個場館像是散佈著無數的點點星光,氣氛相當溫馨感人。

10月10日尾場,開場前由為數不少的歌迷,透過網絡組織一個小活動,要在安哥曲時,給何韻詩一個驚喜。大家齊聲唱改編自何韻詩歌曲:「是有種人,自創無數可能,哪管這叫娛樂還是責任,獨自做自我,令寂寞路更吸引⋯⋯」

最後,引用何韻詩演唱會場刊中的一段話,作為結語:

「其實,這次演唱會,是不是紅館不重要,有幾多華麗舞衣也不重要,甚至,我們的音樂也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夠以演唱會,來做一次實驗,以集體獨家贊助的方式,讓支持與被支持的,站在同一陣線上,向彼此說句你好。

親愛的朋友們,謝謝你們的有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