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10月9日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白恩培被控受賄近2.5億人民幣,刷新十八大後中共落馬官員被公佈受賄金額的紀錄。除了貪污受賄,白恩培還對一件事特別起勁,那就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在雲南省造成嚴重的人權災難。

白恩培的惡行也給他帶來了代價。法庭宣判時表明,白恩培死緩期滿減刑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大陸媒體稱其為「終身監禁第一官」。

白恩培長期與周永康等江派勢力關係密切

大陸媒體還報道白恩培與周永康等多名「大老虎」有交集。白曾被實名舉報賤賣國有資產給周永康的馬仔、涉黑四川富豪劉漢兄弟。而劉漢與周永康兒子周濱是生意夥伴。

2003年,經白恩培批准與劉漢相關聯的宏達股份以1.53億元的低價收購5000億的亞洲最大鉛鋅礦——蘭坪鉛鋅礦,持有該礦業60%的股權。

報道披露,白恩培落馬後交代,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和調任北京後,曾親自致電給他,希望他能夠對與周濱關係密切的蘭坪縣鉛鋅礦收購項目給予關照。

官方資料顯示,白恩培曾在2011年陪同周永康出訪老撾。

2007年周永康考察雲南時,白恩培和時任省長的秦光榮相伴左右,而在其落馬後,大陸媒體公佈的是一張他與周永康在人大分組會議上笑逐顏開的合影,暗示二人關係不薄。

和其他大老虎一樣,白恩培也緊隨江澤民、周永康積極迫害法輪功。1997年6月-2001年10月,白恩培任青海省委書記;2001年10月-2011年8月,任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曾是這兩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紐約時事評論員楊萬林說,「江澤民縱容貪腐,只要你迫害法輪功就是政治正確,就是升官的捷徑。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令計劃、徐才厚、蘇榮這些江澤民集團要員,都是腐敗的典型,也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所以,白恩培貪腐破紀錄,迫害法輪功也是特別起勁。今天他們落馬,也是給人一個警示。」

白恩培主政期間 雲南省法輪功遭嚴重迫害

白恩培到任雲南省省委書記後僅一個月,從2001年11月開始,雲南共產黨宣傳部、省文明辦、省「610」、省公安廳、省司法廳、省科協、省反×教協會等舉辦了誣陷法輪功的《反對×教,崇尚文明》徵文比賽和知識競賽活動。該活動在社會各界引起強烈不良反響,約800萬人次參觀展覽。

白恩培在任期間曾多次發表講話攻擊法輪功。2006年11月12日,在共產黨雲南省第八次代表大會上,白恩培發表講話說:「重視防範並堅決打擊x教組織和各種利用宗教進行的非法活動……」「強化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依法嚴厲打擊各種犯罪和法輪功等×教組織⋯⋯」

2011年,白恩培在雲南省委八屆七次全會上發表講話說「我省山區面積大,群眾居住分散,如果我們不去抓黨的建設,×教組織、分裂勢力等就會蠱惑群眾、擾亂人心,黨在這些地方就會失去陣地。」

在白恩培任職期間,青海省和雲南省公檢法司系統耗費巨資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系統性殘酷迫害。雲南省法輪功「轉化基地」也在其任期內成立。

據希望之聲廣播電台報道,現旅居加拿大的原雲南省設計院材料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王小華在白恩培落馬後接受採訪表示:

「就是白恩培呀,他是很邪惡的,他就是把這把火燒的很厲害。他一來以後就是到處盯梢,蹲坑,到處去抓,甚至到小區裏面,這都是非常普遍的。我包括勞教期間也都是他在那,我記得他來不久就是這樣了。」

明慧網報道,據「610」人員、警察稱:為綁架原昆明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王嵐等「轉化」,警察不惜花費200萬元的巨資動用地面衛星跟蹤系統,尋找為抵制洗腦班而離家出走的王嵐等人;王嵐後於2012年1月1日被迫害致死。

為了追捕流離失所的原昆明鋼鐵公司某廠副廠長法輪功學員毛丹心(毛丹新),雲南有關部門花費了40萬元。毛丹心被非法關押至今。

青海、雲南兩省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綁架、拘留、勞教、判刑;在勞教所、監獄等場所,他們遭到關小號、坐小凳子、戴鐐銬、毒打、電擊、睡死人床、注射不明藥物等酷刑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白恩培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以下是明慧網報道的雲南部部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年輕殘疾人被迫害致死

楊蘇紅是一位身高僅有1.2米、體重23公斤的肢體殘疾人。

楊蘇紅從小命運坎坷,8歲開始病魔纏身,先後患上「結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疾病。父母帶著她四處尋醫問藥,走遍了昆明的大醫院。1998年,楊蘇紅被昆明腫瘤醫院確診為「骨癌晚期」,並說她最多只能再活幾個月了。

在生命的最後關頭,楊蘇紅於1998年2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煉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漸漸的她身上的各種病症消失了,她丟掉了10多年的藥罐子,重獲生活樂趣與生命真意。曾為她診斷過的醫生再見到楊蘇紅時,驚歎道:「想不到你還活著!」

1999年7.20後,楊蘇紅堅持信仰,多次遭到非法抄家、審訊、關押等騷擾。

楊蘇紅在2004年6月26日給明慧網的投稿中曾這樣寫道:「我一個殘疾人,又患上了絕症,本來應該得到政府和社會的幫助,可是沒有誰來關心我。我煉法輪功後,得到了一個好身體,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實意義,我不再是家庭的纍贅和包袱,不再要父母為我承擔昂貴的醫藥費用,不再成為社會的負擔,要我放棄修煉法輪功,不就是讓我又回到痛苦的過去,又讓父母再承受巨大的災難嗎?這是在往絕路上逼我呀!」

2004年11月30日,楊蘇紅被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欺騙綁架至大板橋雲南省女子勞教所。

楊蘇紅(明慧網)
楊蘇紅(明慧網)
楊蘇紅(明慧網)

在勞教所半年的時間內,楊蘇紅曾被迫參加與正常人一樣的超強的體力勞動。在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後,楊蘇紅於2005年5月被送回家,

回家一個多月後,楊蘇紅即於端午節的下午含冤去世,時年24歲。

王蓮芝生前被迫害成精神病

王蓮芝,女,72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

王蓮芝(明慧網)

2008年「奧運」前,王蓮芝被警察綁架。2008年10月中旬王蓮芝被判刑,後送到女二監。11月10日,家人經過周折,到女二監見到王蓮芝還好好的,11月27日,監獄電話告知其兒子,王蓮芝得了精神病,可以保外就醫。

王蓮芝兒子說:「十幾天前母親還好好的。」

警察告知由市精神病院所鑑定,並說:「你母親不吃高血壓的藥就拌在飯裏。」

兒子怒責:「另外還拌有甚麼藥?」

警察不敢回答。

幾經周折後,家人於2009年1月7日將體質非常虛弱、幾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蓮芝接回家中。

回家後,王蓮芝整口牙齒很快鬆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難以入眠,身體狀況繼續惡化。

11月16日,王蓮芝出現昏迷。11月27日,王含冤離世。

2010年,王蓮芝之子羅永承控告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監獄長楊明山和集訓監區管教隊長楊歡,要求對王蓮芝的死因作徹底調查。

原雲南昆明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含冤離世

王嵐,原雲南昆明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退休幹部,大學畢業,原工作單位:雲南省昆明市總工會,曾為主治醫師。

王嵐於2005年被非法判刑4年,關押在雲南省女二監。迫害期間,由於王嵐被迫服用了不明藥物,大腦萎縮。王嵐後於2008年12月28日出獄,出獄後一直被非法剝奪一切退休待遇,包括工資及個人所有保險等。

2012年1月1日,王嵐含冤離世。

戴金蘭遭竹籤扎入手指

戴金蘭,雲南省個舊市雞街冶煉廠退休職工。因冶煉廠生產產品有毒,戴金蘭身體一度出現多種中毒症狀。修煉法輪功後,戴金蘭身上諸多病症頓消,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

2007年8月1日,戴金蘭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在省女子勞教所。

在個舊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戴金蘭由於不配合審訊,警察用竹籤戳入她雙手的食指、中指和大拇指。

張如瓊被戴定位腳鐐酷刑

張如瓊,雲南省昆明市法輪功學員。

2010年8月27日,張如瓊被強行綁架,後關押在官渡區看守所。張如瓊由於堅持修煉,拒絕轉化,一度被關進禁閉室。以下是她的自述:

「幾個犯人把我抬到禁閉室,給我雙腳戴上了十公斤重的腳鐐,並且把腳鐐穿在地上的大鐵環裏將我的雙腳固定銬起來,根本不能動,他們走時把門一關,禁閉室裏一下子就臭氣熏天,比農村的豬圈還臭,難聞的我只想嘔吐。禁閉室只有頭大的窗口,上面裝有一個攝像頭對著。」

「由於長時間戴著固定的腳鐐,腳磨腫了,皮膚磨爛了,不能穿鞋,腳趾流水、流膿,很臭,蟲子爬到腳上,咬的又疼、又癢,難受極了,我就用衣服把腳連腳鐐一起包上,警察在攝像頭中看到後,就來罵不准我包。」

後來,當張如瓊被從禁閉室放出來的時候,有幾個在押的犯人看到她的樣子當時就哭了,他們說:好好的人搞成這樣,人都變形了,我們看著都心痛。

李文波四肢被手銬拷成「大字狀」

李文波,雲南省昆明市晉寧縣古城鎮古城辦事處古城村法輪功學員。

2009年4月24日,李文波再次被綁架。秘密判刑3年,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

期間,警察把李文波拖進嚴管室內,用四副手銬將李文波四肢成大字狀每日24小時(除吃飯和上廁所解開外)銬在鐵欄杆上長達數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