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江派現任常委、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於9月19日起出訪以色列、巴勒斯坦、芬蘭和法國;十天後的9月28日,張德江結束外訪回國。然而迎接他的並不是掌聲和鮮花,而是港媒《成報》一位署名為「漢江泄」的評論文章對他的連番炮轟。從這一天開始,到目前為止,張德江一直成為全球媒體高度關注的對象。

據報道,9月28日至10月4日,香港《成報》四次在頭版發表評論,炮轟身兼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指香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特首梁振英等「亂港四人幫」,在張德江保護下,用惡黑勢力鞏固政權,挑起民眾敵我矛盾;批張德江自2012年「十八大」起把持中共人大系統,亂象頻現;重提張德江曾下令封鎖和隱瞞薩斯疫情,用強硬手段壓制揭露疫情的媒體,使得疫症從廣東擴散至香港,釀成全國,甚至全球恐慌等。文章稱張德江為「攬屎棍」,是禍亂香港13年的「災星」,從胡、溫主政到習近平執政,他一直攪局,「期望中紀委的『虎頭鍘』把這些利益團夥正法」;並呼籲習近平當局剷除「亂港四人幫」,「叫停」幕後操盤人,讓攪局者難有作為。

繼《成報》連續發表四篇文章——《張德江致命一擊,「8‧31」決定釀佔領事件》、《張德江禍港13年——從隱瞞薩斯疫症至毀港普選夢》、《巴結中聯辦用錢買權張德江打造全國人大貪腐之路》及《張德江主政廣東倚重惡黑勢力》——之後,10月7日,香港《成報》再次在頭版以刊登漫畫廣告形式影射羞辱張德江,並因他印堂處有一粒痣而稱他為「大粒癦」,諷刺其處境不妙,要開高價求曝光以顯示其存在。

親北京港媒《成報》一連數天公開點名炮轟張德江,這種大陣仗的曝光規格,遠遠超過了被稱為「慶親王」、「鐵帽子王」的前中共常委、前國家副主席、江澤民集團的二號人物曾慶紅。據大紀元引述《成報》內部資深編輯透露,系列評論都是老闆直接交給編輯部要發表;其實這些評論內容沒有甚麼新料,但引起外界關注的是原本親北京的《成報》敢於對梁振英、張曉明,以至張德江夠膽抨擊。

9月30日,中紀委官方雜誌《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發評論文章,特別提到香港《成報》支持習當局反腐「打虎」。文章罕見引用周永康被開除中共黨籍後,《成報》所說「這打破『刑不上常委』,證明反貪反腐絕不姑息」的言論。時評人士謝天奇認為,中紀委官媒力挺《成報》,重提「刑上常委」,相當於公開表明,《成報》炮轟張德江並直接點名江澤民,乃是習陣營授意而為。謝天奇稱,北戴河會議之後,習近平、王岐山引爆遼寧官場賄選案,清洗張德江操控的中共人大系統;中美韓聯手查辦遼寧女富商馬曉紅涉朝鮮核武案,延燒與朝鮮關係密切的江派高層人物張德江、劉雲山等。跡象顯示,習陣營針對張德江的連環動作顯然是有備而來。張德江被「調虎離山」、出訪十天期間,習陣營很可能就打擊張德江的行動作了具體部署,《成報》接連炮轟張德江應該是其中一重要環節。

外界亦紛紛猜測,即將召開的中共六中全會,習近平將在會議期間通過新的黨內「規則」及在高層清理江派前臺代言人,張德江或將成為第一個被習近平拿下的江派現任常委。

張德江和劉雲山、張高麗,是江澤民的三大鐵杆親信,是江澤民退出中共最高權力中心之後,為確保江澤民集團的利益而強行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江派前臺代言人。為了在新一屆中共最高權力中心與太子黨習近平、俞正聲、王岐山這個「鐵三角」保持均衡,二張一劉結盟組成了江派「鐵三角」,與習近平陣營明爭暗鬥。中共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掌權長達近4年的時間內,二張一劉不斷進行攪局、掣肘、干擾、破壞,企圖阻撓習近平反腐「打虎」及開展各項經政改革;為了使江澤民血債幫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罪行免遭清算,二張一劉屢屢配合江澤民、曾慶紅對習近平政權發動各種形式的政變活動。此外,不論在香港問題上、臺灣問題上還是朝鮮問題上,都能在事件的背後看到二張一劉的身影。由於他們的主子江澤民的罪行面臨了徹底被清算的結局,在江澤民利益集團幾近全線潰敗之際,二張一劉這個江派鐵三角,與習近平陣營的爭鬥,已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以至越來越白熱化、公開化。

外界觀察到,不甘心做胡錦濤第二的習近平,在軟禁了江澤民、曾慶紅之後,對二張一劉的挑衅也絕不會坐视不管,尤其是必須拿下公開挑釁習近平的張德江。習近平曾多次提及全面從嚴治黨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習近平這番話,把整肅的範圍縮小到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組成人員」身上,就差沒有公開點名。可以預期,在軟禁了江澤民、曾慶紅之後,二張一劉、尤其是利用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職務公開與習近平對著幹的張德江,很可能成為下一個被拿下的超级「大老虎」。而港媒《成報》一連數天的連番炮轟,或意味著拉開了清剿張德江的序幕。

習近平自中共十八大擔任最高領導人掀起反腐「打虎」以來,一路披荊斬棘,過關斬將,反貪「打虎」,來到了一個重要節點。這個節點就是,習王在抓捕了100多名省部級及省部級以上「大老虎」之後,據傳已秘密抓捕、軟禁了江澤民、江綿恒父子及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而公開江澤民、曾慶紅密謀政變和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罪行及公開抓捕江澤民、曾慶紅,則習當局會受到來自江派「鐵三角」的百般阻撓與瘋狂反撲;而不儘早公開抓捕、徹底清算江澤民的罪行,則又無法進行政治、經濟改革,以至經濟嚴重下滑,民心浮動,社會動盪。在整肅軍隊、武警和對地方政府進行人事佈局之後,打擊的矛頭便開始指向了二張一劉。在這個重要節點上,習近平必須拿下二張一劉,尤其是必須拿下張德江,才能破局。

這就是說,六中全會期間拿下二張一劉、特別是拿下張德江,是一場破局之戰。這是因為,人大常委會是中共最高立法權力機構,張德江作為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可以借最高立法機構來行使反對習近平的權力。2013年,張德江除了對習近平廢除勞教行使反對意見,還操控下屬威脅習近平,稱可以罷免習近平的職務。張德江正是通過手握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大權公開與習近平展開較量的。習近平必須以毒攻毒,以總書記的身份,借中共黨內的「規則」,一舉拿下被《成報》稱為「攬屎棍」、「災星」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才能順利通過廢除中共常委制和建立總統制,才能為公開抓捕江澤民清除障礙,才能最後在中國大陸實施大變局。

這倒不是說,拿下江派「鐵三角」的另外二位——劉雲山、張高麗——不重要。比起張德江來,他們的職務和作用沒有張德江這個委員長重要。六中全會期間,拿不拿下劉雲山、張高麗,並不關鍵;為了減少中共官場的震盪,以後再將他們拿下也無妨。而拿下張德江,卻事關破局,關係到中共十九大之前,習近平要為反腐「打虎」、倒江、變局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