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第二次總統辯論會,10月9日晚在密蘇里州的華盛頓大學舉行。或許是從第一次總統辯論會上吸取的經驗及教訓,特朗普這次的現場表現似乎比上一次更好,但希拉莉的支持者仍然覺得希拉莉佔上風。

在此次辯論會前,特朗普11年前有關對女性不遜言論錄音曝光,希拉莉也遭到維基解密洩露非公開講話稿。而且這次的辯論不設定辯論議題,而是採取主持人及現場觀眾提問的方式進行,在90分鐘的辯論中,兩人仍然展開了激烈的舌戰,甚至兩人在入場時都沒有握手,只是向對方微笑和點頭致意。

以下是CNN特約評論員們對第二次總統大選辯論所發表的一些意見。詳細的選民電話民調需要等待數日才能得知。

紐約大學歷史及公共服務教授、CNN總統歷史學家、尼克遜圖書館及博物館前主任納夫塔利(Tim Naftali)表示:「兩位候選人在進場的時候居然沒有握手,即使在冷戰最為嚴峻的時期,美國和蘇聯領導人也會握手,可見這次的總統大選火藥味有多濃。」

此外,對於特朗普在第二次總統辯論前就克林頓性醜聞召開新聞發佈會一事,納夫塔利認為,不要被這種噱頭影響而對總辯論最重要的問題失焦,那就是誰最適合帶領這個國家,誰提出的計劃更能滿足大多數美國人的需求。

當特朗普提到俄羅斯出兵敘利亞的時候,要麼是對俄羅斯為何出兵敘利亞一無所知,要麼是根本在說謊。因為在納夫塔利看來,俄羅斯(普京)出兵敘利亞,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在地中海地區保持俄羅斯的海軍基地,以便制衡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

ESPN雜誌的創始主編、前副總裁瓊斯(Roxanne Jones)作為一名女性也提出自己的看法,她認為希拉莉是丈夫出軌的受害者,特朗普不應該暗示說她對丈夫生命裏的「其他女人」不夠好,再度傷害她。

而且,當年為調查萊溫斯基醜聞案,美國納稅人花費了3900萬美元進行調查,並彈劾克林頓總統,然而克林頓仍然留在白宮,希拉莉接著政治上的成功,並一路從紐約州聯邦參議員到國務卿,再到現在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應該知道現在是2016年,不是1999年,你可以不喜歡希拉莉夫婦,但不必用這些東西分散選民對大選的關注,而是著眼於未來,而不是算舊帳。

全球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和開發總監莫胡爾(Haroon Moghul)表示,在回答關於仇視伊斯蘭教興起的問題時,特朗普提到在巴黎的恐怖襲擊和ISIS的興起有關。然而,如果這個人在華盛頓大學的總統辯論會現場的話,要怎麼辦?僅僅因為他與那些恐怖份子擁有相同的宗教,就應該被另眼看待嗎?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和公共事務教授澤利澤(Julian Zelizer)對現場辯論的觀察發現,特朗普在辯論時總喜歡引用別人的話,或者是說一些不成句的話,這樣做可能會讓觀眾無法及時跟上他在談論的問題,這樣一來,可能影響到觀眾(選民)對他的信任。

不過,特朗普對希拉莉「電郵門」的敲打,比起克林頓的性醜聞更能讓人們轉移他11年前對女性不遜言論錄音事件的關注。此外,對IS的討論也部份分散了觀眾對錄音事件的關注。特朗普今天的表現堪稱是總統市政廳辯論與真人秀電視的完美結合。

邁阿密先驅報與世界政治評論員Frida Ghitis表示,每隔四年,美國人都有機會聽到他們的(未來)領導人討論國家面臨的重大問題。這是對美國身份認同的一次最佳教育機會。然而在2016年的總統辯論會上,卻沒有這樣的效果,這對美國來說,是一個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