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房價泡沫,催生了大陸中產階層的財富焦慮。有分析表示,中產階層整體上一直對自己的生活存在三大錯覺,經濟就是其中的一個方面,其它還有社會地位和是否公平競爭等。

一般來說,中產階層是指有相對穩定的收入、擁有資產、受過一定教育、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士。

10月5日的一篇題為《中產階級的三大錯覺》的分析文章中說,大陸中產階層的三大錯覺分別是:認為自己有一定的資產就可以高枕無憂;認為自己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說話就有影響力;認為勤奮就會成功。

但是,在大陸的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而且恰恰相反,大陸的中產階層實際上同樣屬於弱勢群體。

有資產≠高枕無憂

「大陸中產階層財富焦慮」這種說法頻見報端。文章表示,在大陸難以找到讓人高枕無憂的資產。比如房產,大陸房價漲勢驚人,一套房子甚至相當於十多年的薪水。

人民幣貶值預期令中產階層擔心財富縮水;房價泡沫又令他們困惑是否應該投資樓市。

股市更令散戶心驚,被形容為「除了上市公司業績,其它什麼都能影響的股市」。大陸上市公司中國企股比例很大,20多年退市制度形同虛設,導致垃圾股充斥股市;1.4億股民源源不斷的投錢,同時承擔著股市震盪的後果。

大陸已經有很多高淨值人士選擇了海外置業,投資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等國家的房產,或者投資海外股市和固定收益產品,亦或利用5萬美金的結售匯限額將一部份人民幣存款兌換成美元。

有想法≠有自由表達的權利

分析文章還說,大陸中產階層也沒有話語權,甚至受到攻擊,只能不得不保持低調。

2013年台灣一篇題為《中國中產階級的發展、價值觀與影響》的研究論文分析,大陸中產階層與西方中產階層截然不同,最大的區別就是沒有自由表達態度的權利。

雖然大陸的中產階層也能出國留學、也能與西方商人有所交流,但是在大陸無法實踐西方的自由思想。西方的中產階層可以要求他們認為不足或他們需要的權利;大陸的中產階層無法毫無顧慮的去發表言論,他們不敢輕易表態。

尤其是涉及民主自由等話題,中產階層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下,不敢觸碰敏感話題。文章中提到,特別是在1989年學生運動被中共鎮壓之後,大陸民眾被噤聲的程度更為嚴重。

但是,文章引述的一份對北京居民的調查顯示,大陸中產階層從態度上是傾向支持民主的,但沒有言論自由,而且在政治壓力和被利益綁架之下去爭取屬於自己的自由並不容易。

美聯社2012年10月曾發表文章表示,北京(中共)擔心中產階層造反,顯現出中國社會內部不滿的聲音可能已經開始發酵。

中共不讓人們對抗政府,通過媒體壟斷、信息封鎖限制人們獲得資源的自由,但是大陸民眾已經能夠通過高科技從網絡獲得資訊,也不再只聽信政府公布的信息,開始有自己的想法。

美國《財富》雜誌今年5月份發文表示,大陸的中產階層越來越意識到,中共想依靠經濟表象來維持獨裁統治是行不通的。

勤奮≠成功

大陸學者2011年曾做過一項研究,大陸的中產階層以職業來區分,私營企業主佔3%,中共黨政領導幹部、經理人員和中高專業技術人員約佔31%,工商個體戶佔19%,普通白領職員和低層專業技術人員約佔47%。

也就是說,大陸很多中產階層受僱於政府,或者受僱於政府控制的企業,或者是與政府有密切關係的公司。

今年8月份的一項針對大學生就業的調查顯示,被調查的大學生中有50%認為「有關係」最有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只有18%選擇「有能力」、「有創新精神」、「敢開拓」等其它因素。

有網民留言表示,即使有能力的人也要「雙管齊下」,「靠能力只是一種理想」。

「關係」已經成為一個專有名詞,被形容為大陸的「超級名片」。令很多西方人士疑惑的是,在大陸沒有「關係」就難辦事,而「拉關係走後門」辦事竟然不算作受賄;只要有關係,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也能辦成,而這在西方社會恰恰是令人不齒的行為。

回顧歷史,「拉關係、走後門」是中共從早期開始的一貫「特色」。《九評共產黨》中提到,這種行為曾是中共早期能夠不斷得到共產國際資金的主要手段之一。

《開放雜誌》也曾報道,大陸曾經出現過一次「拉關係走後門」大潮——文化大革命中知青為了返城,送禮拉關係蔚然成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