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10月10日是武昌起義105周年紀念日。百餘年前,革命黨人以香港作為基地,發動了10次起義。然而97主權移交之後,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香港幾乎絕跡,究竟有多少人還記得辛亥革命與雙十節呢?

長者猶記雙十歷史

97前,每逢雙十前後,青天白日旗都在香港最長的街道──彌敦道──上下行車道中間的欄杆隨風起舞。上月29日,筆者在彌敦道上,隨機詢問了20位途人是否知道10月10日在中國歷史上發生了甚麼事件。雖然筆者的數據未必有代表性,不過亦可管窺香港市民對辛亥革命與中華民國認識之一斑。

筆者詢問的20人中,男女老少均有。其中有3位能回答出10月10日是紀念辛亥革命建立中華民國,年齡都是五、六十歲以上者。其他不知道的人給出不少有趣的答案:有一位回答10月10日是「中國國慶」,有兩位則回答是「台灣國慶」,還有一位女士竟認為「10月10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筆者接著追問贊成「雙十」還是「十一」設立為國慶日。凡是知道10月10日是紀念辛亥革命的人,均表示「梗係雙十啦」。一位阿伯解釋因為「辛亥革命緊要過中共成立(建政)」。

從小住在彌敦道一帶的陳先生聽筆者問起10月10日,回憶起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不勝今昔之感。他說那時每逢雙十,彌敦道兩側都是一片旗海,而10月1日則沒有人慶祝。說話間他還拿出手機,上網尋找當年的影像。

而不知「雙十」是甚麼日子的市民,有的說哪一天國慶都無所謂,還笑言只要不撞上星期六,可以多一日假期就好。一位中年女士贊成「十一」作為國慶,理由是「雙十」是台灣過的,不是中國的。那麼,究竟「雙十」是否是台灣的節日?辛亥革命和香港又有甚麼關係呢?我們還是回到歷史中看一看。

孫中山:革命思想源於香港

在民國建立前十餘年間,反清革命風起雲湧之時,處於帝國邊陲的香港和台灣,一為英國殖民地,一為日本殖民地。然而兩地在革命時的地位則大不相同。台灣雖然也有中國同盟會分會,卻建樹寥寥。只是在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以後,雙十國慶才隨之帶到台灣。

香港則不然。在《革命逸史》中,同盟會元老馮自由論定:「在一部革命史上,香港地位之重要,實佔全部之第一頁。」

被國民黨尊為「中華民國國父」的孫中山在香港就讀於拔萃書室、中央書院(即今皇仁書院),又在西醫書院畢業,拿到了行醫執照。孫中山在《我的回憶》一文中說自己在香港求學時「度過一生中最歡樂的五年」。

後來,孫中山1923年在香港大學演講時,表示「革命思想係從香港得來」,因為青年在港讀書時見到「本港衛生與風俗,無一不好」,感嘆「香港開埠不過七、八十年,而內地已數千年,何以香港歸英國掌管即佈置得如此妥當?」

在假期,他回到故鄉廣東香山,向知縣建議仿效香港,整頓地方,知縣也十分贊同。可誰知下一次回故鄉時,這位思想開明的縣官已經離任多時,原來是被繼任者用5萬元買去了這個職位。這件事讓孫中山意識到,中國的落後都是因為沒有一個好政府,因此決心推翻滿清,建立民國。

孫中山成立的第一個革命組織興中會,總部就設在香港。興中會總部在中環士丹頓街十三號,對外以「乾亨行」為招牌。「乾亨」之名,取自《易經》中的「乾元,奉天之命,其道乃亨」,意為反清革命是順應天命之舉,「亨」為通達、順利的意思。

1911年12月21日,孫中山從海外回國時途經香港,與分別坐在其左右的胡漢民和陳少白等革命友人在船上合照。(網絡圖片-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提供)。
1911年12月21日,孫中山從海外回國時途經香港,與分別坐在其左右的胡漢民和陳少白等革命友人在船上合照。(網絡圖片-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提供)。

香港是革命軍大本營

如今中華民國的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亦和香港有些淵源。興中會成立後,1895年革命者策劃了第一次廣州起義,3月16日(黃曆二月二十日),在香港召開幹部會議,決定以孫中山的同村好友陸皓東設計的青天白日旗作為革命旗幟。

這面旗至今為國民黨所沿用。舉事失敗後,陸皓東被捕就義,成了為國民革命流血第一人。1905年中國同盟會成立後,孫中山又為青天白日添上了紅地,以藍白紅三色象徵自由、平等、博愛,就成了現今的中華民國國旗。

由於香港地近中國大陸,又為英國殖民地,享有一定的自由,因此香港成了宣傳革命、籌集和轉匯革命經費、購買及輸送軍火的最好地點。馮自由在《華僑革命開國史》一書中寫道,孫中山在南方策劃的10次武裝起義「皆利用香港為出發點」,是「革命軍之大本營所在地」。香港作為「顛覆基地」的歷史可謂十分悠久了。

到了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成功,消息傳到香港,很多香港的華人興奮不已。數日內幾千人剪掉辮子。有些理髮店為了表示支持革命,甚至免費剪辮。到了11月9日廣東宣佈共和,在港華人關閉店舖舉行慶祝活動,燃放鞭炮的花費,據當時《孖剌報》估計高達10萬多港元。港督盧押在送交英國殖民地部的文件中寫道:「香港華人幾乎全部都不僅是同情革命,而且深為強烈的革命熱情所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