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一陣窒息,那蛇形紅雲纏著一個女孩,它一纏那女孩,我就心痛。

我旁邊的神君大怒,持杖怒吼道:「妖孽!大膽!」身上龍焰猛烈的升起萬丈,「不如滅掉那妖女!」

日月雙姬道:「龍尊者,您沒有看見君上的至真神脈與那女孩連在一起了嗎?您滅那女孩,君上的神脈也必斷。」

那蛇形紅雲一下飛出無數火蛇,每一條火蛇前都有那女孩的形像,那女孩柔情與嬌弱、而又無限淒苦的怨道:「三郎,請你別離開我。」

這些火蛇從我與那女孩相連的神脈鑽進我的心裏,我呼吸停止了。

旁邊的神君道:「你真愚蠢!咎由自取!連累我,敗我道。」手中的龍首杖向我打來。

「啊!」我身上的龍鱗被打裂了,我感到如刀割的巨痛,心中絕望到極點,頭髮一下全白了,面如僵屍。日月雙姬急道:「君上,您是聖王的弟子!您這時只有靠您自己!」

那蛇形的紅雲頓時如狂飆捲了過來,捲住我的身體,緊緊的捲入我的身體。我還有清醒的神識提醒著我:「以道蒞天下,善解一切!放下一切凡俗之情、放下一切執著、放下最後的自我!」

那蛇形的紅雲死纏著我,一邊對我說:「善解,她配嗎?她這麼髒!她在你心靈的最深處欺騙了你,她讓你受到你最不能忍的最大的污辱,把她滅掉吧!這對於你易如反掌,而你也解脫了痛苦!」

「我寧願讓她騙!我也善解她。」我痛苦的回答道。

「她讓你受到最大的羞辱,你也善解她?」

「我也願忍此辱!」我回道。

「我不能忍!」旁邊的神君怒道:「我寧形神全滅也決不可接受這樣羞辱!」

他用龍首杖打出一道閃電之劍刺向女孩,我用身擋住那閃電之劍,再用太極罩住他,對他嚴厲的道:「你永遠只是我的護法!我是主,你是賓。我自求我道,我必以道蒞天下而不是以魔蒞天下,今日之事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成就善解的正道,絕不以魔制魔。」

而這時,那蛇形的雲已纏入我的骨中,我痛苦之至,它又在我耳邊說:「如她把你騙到蘇家屯被人活摘器官,你還善解她嗎?」

我回道:「只要她有一點真,有一點善,我也會為她的這一點善、一點真而善解她。」

我流淚了,我含著淚仰天而悲:「師父,弟子今世所能為者只能如此了!弟子不怕死去,弟子能最大的放下自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來同化您的法,弟子永遠也只是您三十年前救下的那個普通的鄉下小孩!」

說完,我雙手合掌,心中不停的默念:「旋法至虛,心清似玉」。

我忘掉了一切,口中不斷念著。

我聽見日月雙姬激動的讚歎聲:「法輪!法輪!聖王的大法輪!」

我睜開眼,一輪金色的法輪蓋天壓地的旋轉過來,那蛇形的紅雲被解體了,那女孩與我連著的神脈,變成一串巨長的法輪,左右有無數的蓮花,蓮花上有無數的菩薩,而諸天上至大至洪的響起對聖王的讚歌。

我心中那些毀滅性絕望感消失了,我找到了久違了的蓮花般的微笑,我微笑了,那是一種淡淡的蓮花樣的笑,松樹下的我醒了——眼前有幾朵豔紅的牽牛花,多麼的青春與自在。◇(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