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志健
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Ride 4 Hope,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

假如你認為美國是「世界警察」,在人權及公平競爭的領域會為不公義的事情積極發聲,真的好難講,或者你會好失望。90年代初,有一套美國電視劇叫X-Files。兩名FBI聯邦密探本來用科學鑑證方法,看看有否外星人出現,另一個副題就是美國政府不斷隱瞞事實,一些時候為了「國家安全」,也會犧牲人民。很多時你認為「超級大國」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必定為公義發聲,那麼「大公無私」?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全世界政治一體化、利益集體化,在香港而言,香港人不關心政治,政治也會找到上門。我也期待新一屆的美國總統可以在中國人權及公平競爭等問題上「企硬」。

美國本身是一個強力品牌。話雖如此,美國最大的「agenda」之一,就是和共產國家抗衡下去。西藏是一個好例子。1951年西藏與中國的《十七條協議》在中國的威迫下簽訂了。這是一個不平等協議,美國CIA為了擔當「世界警察」角色,在60年代訓練西藏族人反抗中國共產黨的佔領行動。CIA在美國科勞拉多州訓練2000名西藏人反抗中國共產黨入侵,但最終一敗塗地。另一天空下,日前在美國紐約當地見了一些華爾街人;也拜會了中美關係單位及人物,講下未來香港必須要有公平競爭;其中一個互動單位係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內容在此不談,去到最後,唔好以為美國佬一定要關注香港人權及公平競爭;「世界警察」也有很多政治考慮。香港人如果不自救,後果是赤化或被蒸發。香港民主路十分艱巨。話雖如此,香港吸取了中外的各方面優點,建立了一個非常獨特、華洋雜處的社會,擁有自己的一套在自由、法治、人權、宗教、道德、商業文化、社會廉潔各領域上的核心社會價值。「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就是要保持香港此獨特性。

上機回港前剛睇到黃之鋒消息。他能從泰國安全回港已是不幸中的大幸。銅鑼灣書局桂民海的命運截然不同,現在在中國哪裏被軟禁也不知道。泰國軍方背景首相巴育(Prayuth)公開回應,指黃之鋒抵達曼谷時被拒入境及被扣留逾12小時,並禁止與外界聯絡,指這是「中方的事」及按中方要求將黃送返香港。中國政府不是一向反對外國干涉中國的事務嗎?那它又為甚麼干涉外國的事務呢?我只可以說,中共「長臂」絕對是赤裸裸干預,極品中之極品,難以用常理去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