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這段瀕死體驗是加拿大飛行員傑弗里‧S(Jeffrey S.)在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Near 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網站上分享的。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自己上網觀看。

失事

下面是傑弗里‧S機長的自述:當時我是一家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首席飛行員。(那次)起飛後不久,飛機就失事了。發動機出了災難性的故障。我的直接反應是恐慌,但受過的專業訓練立即佔了主導……我試著重新啟動,(但)打不著火。我保護好發動機,準備迫降。

當飛機上的浮舟開始擦過樹梢,我收了油門,故意讓飛機失速,但不幸的是左翼被樹梢折斷了。我立刻感到了第一棵樹的衝擊。那一刻,一切幾乎停止,似乎一切都進入一種超級超級緩慢的動作。我看到機翼繞著樹幹打彎,又被扯斷……我想我已經無能為力。

我當時完全接受我的死期到了:在前30秒的恐慌過

後,我就平靜地意識到我會死掉。

然後我眼前一片漆黑,任由無人操作的飛機殘骸在林中穿行。而我已不省人事。

然而我竟然甦醒了,當我在飛機上醒來時,我意識到自己頭部血流如注。我還看到我的手臂嚴重受傷,注意到我的整個上半身都骨折了。我思想裏冒出一念: 應該盡快離開飛機,因為有起火的危險……於是我竟然不費力地離開了飛機!……

我走時還帶上了紙巾,擦了擦頭上的血以免流到眼睛裏,同時往樹林的邊緣方向走。

令人不寒而慄的發現

當我走出飛機50呎(約15米)開外時,駕駛艙窗戶在地面的高度,所以我坐在地上可以看到窗口裏面。讓我感到恐怖的是,我看到機長的座位上有一個人的身體,而那個人就是我!大頭朝下,一隻手臂和一隻腿在那裏晃盪!那一刻一個意識讓我知道了:我在看自己的身體!

我環顧四周,眼前是好像從未見過的美麗藍天……周邊寂靜無聲,沒有鳥,甚至沒有風聲。我很快就感到很舒服、很安全了。

然後我又看向駕駛艙,以確定我所看到的,我十分確定自己的身體還在座位那裏倒掛著。就在那一刻,我說了句:「我死了。」就又失去了意識。

甦醒,10萬分之一概率

4天後,我在醫院醒來……我斷了22根骨頭,右眶骨粉碎性骨折,頭部嚴重受傷……腦部沒有任何損傷,醫生稱我為真正的醫學奇蹟。

此後的2009年,我坐在醫療審查委員會的5位醫生面前,其中一位當場說,以我頭部的傷勢,100個人裏有99個會死掉,能倖存下來的人,1千個裏只有1個能沒有腦損傷。所以我能活下來,還大腦完好,比一輩子中8次彩票的概率還小。

怎麼走出去的?令人不解

讓這位機長百思不解的是自己怎麼走出去的?他回憶說:(當我遇到救了我的直升機飛行員,對他講述我的體驗),他哭了起來,說:「機長,我找到你的時候,你在座位上倒掛著,沒有離開飛機。」

可以想見:以傑弗里機長當時的重傷——多根肋骨折斷,以及倒掛著的情況下,爬都很難爬動,那就更不可能走出飛機,還走到林間。

傑弗里說:「意識到自己(的身軀)從未真正離開飛機,我感到脊梁骨發涼。」因為他意識到當時出去的是他的意識或者他的靈魂。

體驗之後的深入體會

機長繼續回顧當時的感受:當我「靈魂出竅」,觀看駕駛艙內無生命的我的軀體時,我忽然間意識到宇宙是一體,我們都是拼圖中的一塊……那是一個寧靜的、有所了悟的時刻。

另外至今沒人能回答機長的是,為甚麼他們發現機身前方散落著54張有血漬的紙巾,正好是在機長所說的通向樹林邊緣的小道上?難道機長的意識確實拿了紙巾?因為那時機長的身體受傷程度是不可能拿著紙巾擦血的。這就更證實了可能是機長的意識離開了身體拿著紙巾出去了,而且散落了一地。

其實,按照中國古代以及西方古代人們對神的信仰以及有神論來看,人死了靈魂不滅,這個就很容易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