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10月4日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專訪,總統府5日公佈訪談內容。蔡英文表示,她在兩岸關係上的「承諾不變,善意也不變……不會在壓力下屈服……也不會走到對抗的老路上去」。這被視為她對維持現狀做出的努力。

蔡英文10月5日在民進黨中執會前就專訪表示,「維持現狀」不是她個人的選擇,而是全台灣人民經過投票所展現的意志。

不設政治框架

北京認為蔡英文就職演說在兩岸論述上是「未完成的答卷」,並在政治、外交、經濟上予以打壓,例如限縮訪台人數、不買農漁產品、阻擾參與國際活動等。《華爾街日報》北京分社社長韓村樂在專訪一開始即提問,究竟是誰誤解對方。

蔡英文回應稱,自己上任之初雙方關係有改善跡象,但中方近來又回到「打壓與分化」的老路,在全球打壓中華民國的國際空間,在台灣結合國民黨進行分化,「台灣是個很民主的社會,即使大家對於很多事有不同想法,但因民主機制產生的立場或判斷,中方必須要尊重。」

對於她致函民進黨員「力抗中方壓力」被陸媒形容為「赤裸裸的對抗表態」,蔡英文自稱作為黨主席,必須響應黨員長期以來對中方壓力深刻感受,認為「在民主的社會,這種壓力是所有人民一起承擔,不是政府就可以直接做決定」,呼籲北京「了解台灣民主社會裏人民的思考模式,過度加壓只會讓雙方關係愈來愈僵化」。

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曾復生認為,蔡英文「應是想藉此澄清立場,也就是不希望中方繼續對台施壓……雖然如此,並不代表蔡英文政府將對中方採取對抗的政策。」蔡英文提到希望兩岸可繼續協商,不排除和習近平見面的可能性,但反對設定政治框架(九二共識)。

台灣就是價值

而經濟層面上,蔡英文承諾繼續維持與中方的互動,但台灣也必須找尋自身成長動能、擴大與其它國家的經貿往來,「市場擴大,經濟規模才能擴大」。她認為兩岸經濟從互補轉為競爭,促使台企需要進行以「創新」為基礎的結構性調整,同時與東南亞國家發展互補關係,「台灣的經濟只要按部就班,應該都可以穩定恢復動能。」

談到台灣的國際參與,蔡英文認為台灣「本身就是價值」,代表經濟和民主發展,「只要台灣有意義、實質、積極地參與國際社會,讓國際社會看到台灣,也會正視台灣的重要性」,同時也會讓這些國家替台灣發聲、主持公道。對於近來台灣在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上因中方介入被拒與會,她在感謝其它國家的支持外,認為更重要的是與中方交涉。

印尼峇里島11月7日將舉行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台灣正積極爭取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但至今未收到邀請函。另有媒體披露,愛爾蘭外交部建議官員不要參加中華民國雙十國慶典禮,以免中方不滿。此外,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方大會也將在11月開議,台灣同樣未獲邀請函。儘管如此,台灣仍會組織代表團到摩洛哥,盼能在場外和其它締約國交流。

展現最後底線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范世平認為,蔡英文的受訪態度展現了她的最後底線,「她的想法就是我能做的都做了,如果中方還要這樣解讀,那兩岸關係只有漸行漸遠……我不認為習近平會想再把兩岸關係搞壞,這不符合他的政治利益。他應會在APEC出席上做些讓步,決定權都在他。」

在兩岸相處上,中方稱為「家人」,台灣稱「鄰居」。范世平認為,蔡英文對兩岸的聲明展現相當聰明的冷靜態度,她「長年擔任陸委會主委、國安會諮詢委員,跟中方交手。她怎麼會不知道對方在想甚麼。」◇

蔡英文問答摘錄

O. 是您的政府錯誤解讀中方?還是北京誤解您?

A. ……520的演講是一個最大的善意,也是一個最大的彈性。之後我們看到中方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冷靜與理性……但近來北京方面好像又開始走回頭路的感覺……維持現狀這個承諾不變,善意也不變。但我們不會在壓力下屈服,我們不想、不願、也不會走到對抗的老路上去……

O. 您發給民進黨黨員一封公開信,呼籲力抗中方壓力?

A. ……我希望中方不要誤解,也不要誤判整個情勢,以為用壓力就可以讓台灣人屈服……台灣政府不可能做出違反民意的事情……黨員很擔心政府在中方壓力下屈服,放棄對自由民主的堅持……

O. 如何以長期經濟振興計劃平衡對中方的依賴?

A. ……我們必須找尋經濟增長動能,以及擴大與其它國家經濟貿易的往來……台灣內部的經濟必須進行結構性調整……轉向一個更重要的價值取向目標,也就是「創新」……我們也希望在南亞、東南亞能夠開拓與這些國家在經濟、貿易、還有文化的往來……以我們今年一整年來看,其它地方觀光客的來源其實是在增加……

O. 如何解決外交封鎖,特別是在參與國際組織方面?

A. ……雖然維持邦交的國家只有一些,但實質上確實跟很多國家維持良好關係……國際關係的很多層面維繫在經濟的相互互補性或互利性,以及我們共同追求的價值是否相符……台灣是經濟發展成功的範例,民主發展成功的典範。台灣社會所追求的民主、自由、人權都是普世價值,對亞洲而言代表的是新的典範……

O. 如何看待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是否將改變安全情勢?

A. ……我想不論是兩位主要候選人中間任何一位當選,都會維持我們長期以來跟美國的關係。我們也非常期待在美國新政府成立後,對《台灣關係法》跟過去的6項承諾都能繼續維持……繼續提供台灣所需要的防禦性武器……非常期待美國在亞洲、在過去所做的努力能持續,讓這個區域的平衡跟區域的和平與穩定可以維持下去。

O. 為何派遣軍艦前往太平島?

A. 對南海仲裁的判斷,我們的回應其實是以自己獨立的判斷,以台灣的利益所做出的決定……中華民國對南海諸島與其相關海域享有國際法與海洋法上的權益……對於南海爭議,我們一向主張應由多邊協商解決……

O. 您有與習主席會面的想法嗎?您想告訴他甚麼?

A. ……我們覺得雙方可以見面、坐下來談談是好事。但如果要設定政治框架,我覺得不好……不能說是因為我們要坐下來談,所以先去接受本來就需要用共同協商來處理的政治問題。這是中方一向的想法,就是任何有意義的協商都要有個前提……

O. 對香港的情況,台灣是否可從中汲取教訓?

A. ……我們與香港人民都有一個共同的追求,也就是自由、民主與人權……我們所處的情況和香港不一樣……

O. 中方已切斷正式溝通管道,兩岸應如何進行溝通?

從過去到現在,雙方溝通的管道是很多元的,不只限定在兩會溝通的管道……

O. 您愛貓,喜歡開快車?

A. ……我對小動物的喜愛眾所周知,家裏不僅有2隻貓,還有3隻狗……相信應該有能力可以讓牠們和平相處……開快車這件事有些誤傳,年輕時開車有時會快一些,但現在沒有這個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