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年9月27日星期二,《血腥的器官活摘》(Bloody Harvest)一書的兩位作者,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和加拿大前皇家檢察官和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先生應邀參加瑞典國會中的一個非正式討論會,與瑞典國會議員、媒體、人權活動家等探討如何在瑞典立法制止瑞典人參與非法的器官移植旅遊,特別是到中國去購買非法器官。

瑞典最大的醫學專刊《醫生報》周刊於9月28日,為此在其網絡版上刊登了題為〈工業化大規模反人類罪〉的專題報道。該周刊是「瑞典醫生協會」成員人手一份的醫學專刊,也是歐洲最重要的醫學雜誌之一。

文章說,根據一份最新報告,中共當局殺害成千上萬的良心犯,並把他們的器官用於器官移植。這份報告的兩位作者星期二在(瑞典)國會中與(瑞典)政治家和媒體見面。以下是該報道的譯文:

「工業化大規模反人類罪」

根據一份最新報告,中共當局殺害成千上萬的良心犯,並把他們的器官用於器官移植。這份報告的兩位作者星期二(9月27日)在(瑞典)國會中與(瑞典)政治家和媒體見面。

關於中國全國每年進行多少例器官移植手術,中國的官方數字是大約1萬例。而根據《血腥的器官活摘》報告,實際數字要遠遠高出,估計是每年在6萬到10萬例之間。

根據這份報告,這兩種統計數字之間的差異主要是來自良心犯的器官數量,這些良心犯被關押在勞教所裏,然後被殺害。受害者包括中國的少數民族和有信仰的人士,比如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種強大的精神運動,1999年在中國被禁止。

這份報告的作者之一,加拿大前檢察官和國會議員大衛.喬高說:「這是新型的邪惡形勢,我們大家必須盡我們所能來制止它。我認為我們在接近一個突破點。」

在中國,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多數情況下都非常短。通過查看中國各地醫院各自的(器官移植)統計數字,並把這些數字加起來,喬高和他的同事們得到了那個比較高的數字。

在該報告中也有來自被釋放囚犯的證人證詞,他們講述了被酷刑和被威脅的經歷,他們曾經被威脅(如果不放棄信仰就會)被摘器官。當然,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該報告合著者大衛.喬高都承認,要找到一個活體證人是很難的。

麥塔斯說:「我們無法找出一個受害者,讓他/她站在電視機鏡頭前說:『我因為我的器官而被殺害,我的身體被焚化。』一般情況下,對我們有質疑和批評我們的人都沒有讀過我們的調查報告。」

這份報告指出,中國政府現在已經不把利用死刑犯器官當作秘密,但是死刑犯的器官數量根本無法涵蓋中國每年進行的器官移植總量。

這些器官移植不只是提供給中國國內的病人,還提供給從其它國家來進行器官移植旅遊的人,這是一個嚴重的大問題。

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除了在國際上傳播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實,讓更多人關注以外,他們還有一個目標,是要促成一個國際聯盟,並最終實現對中國的器官移植進行獨立調查。

記者問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你們來瑞典講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是甚麼?

大衛.喬高回答說:我認為瑞典可以起到一個帶頭的作用,為其它國家做一個好的榜樣。我們所要求的是瑞典立法禁止瑞典公民參與非法器官移植旅遊。類似的立法在一些其它國家已經有了。希望在這裏也一樣實現。不過,我和大衛.麥塔斯都有些尷尬,(儘管我們都是加拿大人),加拿大並沒有成為首先實現這個立法的國家,我們希望在加拿大也會儘快實現。

記者問:瑞典醫生們能夠從這份報告中學到甚麼?

大衛·喬高回答說:他們可以學到,這是一起工業化大規模的反人類罪,他們(指瑞典醫生們)不應該成為這個罪行的一部份。我希望他們明白,在中國發生的這些事情違反所有的醫學倫理準則。我想要對瑞典醫生們說:如果發現不管是誰通過殺人來獲取器官,請你們不要與他們合作,不要讓他們來瑞典學習器官移植技術,不要讓他們參加你們的科研項目。我請求瑞典醫生們捍衛住你們的職業操守。

記者問主持這次討論會的國會議員尼克拉斯.馬默伯格(Niclas Malmberg):針對這個問題,瑞典的國會議員們做了甚麼?

馬默伯格回答說:我已經寫了一個動議案,要向西班牙那樣立法,也就是說,禁止瑞典人去中國做非法的器官移植。這是我們在瑞典能夠做的第一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