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9年華克(Walcott)在加拿大的伯基斯頁岩中,發現多種海洋動物的化石在寒武紀時代突然大量出現。到了九十年代初,中國科學院南京古生物研究所及專家陳均遠等將他們研究雲南省澄江縣化石的成果,用英文介紹到西方。

「動物大爆炸」震動世界

美國《紐約時報》稱之為二十世紀最驚人的發現之一。澄江現有「化石聖地」之稱,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國際重點保護區。

澄江化石群的年代比加拿大伯基斯頁岩更早,是世界最古老的動物化石。除了種類繁多之外,保存特別精美。除了動物的肢體、觸毛等微細分枝清楚可見之外,軟組織的標本如水母類,連口部、腸臟、神經、水管等都保存了下來。全球各地化石很少能媲美,任何古生物學家看見都嘆為觀止。所以,這些最古老的動物化石蘊藏了動物出現過程的重要信息。

國際學者考察了澄江石層,用最新方法鑒定地質學上寒武紀與「前寒武紀」的界限,並且確認在寒武紀之前,地球上還沒有任何複雜的動物出現。但是到了寒武紀的初葉,五億三千萬年以前,突然在澄江帽天山的黃色石層中,出現了許多類不同體型的動物化石。從海綿、水母、觸手類、蟲類、天鵝絨蟲、腕足類、各種節肢類,到最高的脊索或半脊索動物(雲南蟲),另外還包括了很多現今已經滅絕、形狀「古怪」的動物,共有三十五門至三十八門。綜合全世界發現的寒武紀的化石,共有五十多門。那麼多不同的動物門突然同時出現,並且完全沒有留下任何進化或演變的痕跡,故名「動物大爆炸」。

根據百年來流行的達爾文進化論學說,生物應經過長期緩慢的演變,累積極微小的變異,再加上自然環境的選擇,才能由一個生物「種」逐漸進化成兩個、四個……然後才有新的「屬」、新的「科」,最後才產生新的「門」。澄江化石顯示的生物演化過程卻是:在同一環境中,比現在更多樣化的動物,有五十多門突然同時出現。達爾文漸進學說,非但不能解釋這突發性的現象,更不能解釋為甚麼這些不同動物門一次同時出現之後,又有減無增。

進化論者顧特首先承認這些矛盾,並用「神秘中的神秘」來描述這個現象。但是這個現象在進化論中是無法合理解釋的,更可能的解釋是生物並非隨機的進化而來,而是有神秘的力量在控制著物種的起源和演化。

生命進化樹恐無存

1837年達爾文第一次用一顆假想的樹勾畫物種進化方式。這一概念很快就成為了自然選擇進化論的標誌。但科學家們現在表示,達爾文標誌性的顯示物種在進化史上的關係的「生命進化樹」是錯誤的,需要被一種新的理論取而代之。

法國巴黎第六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埃里克·巴特斯特告訴《新科學家》雜誌:「我們根本沒有根據可以證明生命樹是正確的。」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進化生物學家邁克爾·羅斯說:「生命樹正被掘墳埋葬。雖然有些人不承認,但是,我們對生物的整體基礎觀點需要改變。」

《審判達爾文》

《審判達爾文》一書由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教授詹腓力著。詹腓力曾任美國大法官華倫的助手,他的專長是分析明辨律師在辯論時所用的詞藻和邏輯。當他讀到進化論的文獻時,馬上發現裏面充滿邏輯上有問題的雄辯與遁辭。所以他以法官的身份,多次質問:「我們怎樣才能知道『進化論』是真實的?確鑿的證據何在?」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法學教授詹腓力的《審判達爾文》一書。(網絡圖片)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法學教授詹腓力的《審判達爾文》一書。(網絡圖片)

他在本書中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跡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環境如何變化。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考古學禁區》(Forbidden Archeology)一書,由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Michael 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所著。書中列舉了五百個確鑿的與進化論相背的事例,那是幾萬、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年前的人類文明遺蹟。個個事例都足以否定進化論。

無獨有偶,英國的考古學家及歷史學家葛瑞姆(Graham Hancock)所著《上帝的指紋》一書,是他經過大量實地考察、親眼所見及親身感受所寫。書中作者踏遍中南美和埃及的古老土地,以一種全新而大膽的視角回溯人類文明歷史,以上下數千年,縱橫數萬里的氣勢提出了無數令人震驚的問題。該書譯成12種文字暢銷全球。

新西蘭遺傳學家但頓(Michael Denton)則在其所著《出現危機的理論:進化論》書中直截了當地指出:「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轉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