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童子身,蓮花不染塵。罵之唯解笑,打亦不生嗔。對鏡心常定,逢人語自新。」這首清代僧人八指頭陀讚美兒童的詩,就刻在藝術家豐子愷的煙嘴上。他被人譽為「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就是這樣一位滿懷童真、仁愛的藝術家,卻在晚年遭遇了最大的人生劫難,最終因病不治而逝。

大概沒有比豐子愷更愛惜呵護童心的人了。這位舐犢情深的父親,曾親身體驗和分享了7個孩子童年的快樂,並畫出了一幅幅童趣盎然的漫畫,寫出了一篇篇描繪天真爛漫、自由自在的兒童世界的散文。他感嘆道:「我在世間,永沒有逢到像你們這樣出肺肝相示的人。世間的人群結合,永沒有像你們樣的徹底地真實而純潔……我的孩子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的我,痴心要為你們永遠挽留這黃金時代在這冊子裏。」

在豐子愷的一生中,天上的神明與星辰,人間的藝術和兒童,這四樣事佔滿了他的心。他說:「學藝術是要恢復人的天真。」藝術心的本質和澄明透徹、純潔無瑕的童心相似,藝術教育必以保護童心、恢復童心為出發點與歸結點,培養健全的人格,造就藝術的人生。比如莫札特那天使般的美妙音樂,就來自神啟、神助和他那赤子之心。

師從李叔同

豐子愷,原名豐潤,集畫家、散文家、漫畫家、文學家和翻譯家於一身。他被人譽為「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

豐子愷漫畫《遊春圖》。(網絡圖片)
豐子愷漫畫《遊春圖》。(網絡圖片)

豐子愷畫作《海水搖空綠》。(網絡圖片)
豐子愷畫作《海水搖空綠》。(網絡圖片)

自幼愛好美術的豐子愷,1914年進入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學習。其中有兩位老師對他的影響最大,一位是李叔同,一位是夏丏尊。據說,豐子愷稱李叔同為「爸爸」,夏丏尊為「媽媽」。當時,豐子愷師從李叔同學習繪畫和音樂。1918年秋,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豐子愷曾寫了〈懷念李叔同先生〉一文以紀念恩師。

同那個時代絕大多數知識份子一樣,豐子愷的人生也打上了時代的烙印。1919年豐子愷師範學校畢業後,與同學數人在上海創辦上海專科師範學校,並任圖畫教師。1921年東渡日本短期考察,學習繪畫、音樂和外語。1922年回國後曾任上海開明書店編輯、上海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美術教授,同時進行繪畫、文學創作和文學、藝術方面的編譯工作。

1931年,他的第一本散文集《緣緣堂隨筆》由開明書店出版。1937年則編成《漫畫日本侵華史》出版。1939年任浙江大學講師、副教授,1943年開始專門從事繪畫和寫作。1949年中共建政後,先後在上海中國畫院、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等任職。

豐子愷的作品中,漫畫恐怕是最為著名的了。往往是寥寥幾筆,就勾畫出一個意境,比如《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幾個茶杯,一卷簾櫳,便是十分心情。而其兒童漫畫,許多是以自己子女的日常生活為藍本,如《阿寶赤膊》、《你給我削瓜,我給你打扇》和《會議》、《我的兒子》等,亦讓人從中體會到溫馨。不過,豐子愷窮盡一生要完成的畫作乃是其最為知名的450幅《護生畫集》。

1928年,豐子愷為祝賀恩師李叔同50壽辰,寄去了自己精心繪製的50幅《護生畫集》。李叔同非常高興,很快為畫集配上了文字,並回信囑咐豐子愷,希望他能將此畫集續下去,在自己60到100歲大壽時,能夠分別再收到畫集第2至6集,每集分別畫60幅至100幅漫畫。豐子愷隨即回信,向恩師承諾: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禍從天降

此後,豐子愷牢記恩師的囑託,於1929年至1965年,分別完成了《護生畫集》第2、 3、4集。然而,就在其打算繼續完成最後兩集時,文革爆發了。剛當上上海中國畫院院長的豐子愷,因為在「文代會」上一番關於「大剪刀」剪出千篇一律的冬青樹的發言,而被判為上海十大重點批鬥對像之首。「造反派」不僅抄了他的家,還日日批鬥他,並把剛出鍋的熱漿糊澆到60多歲的豐子愷的背上,然後再貼上大字報,遊街示眾。豐子愷痛得走不了路,「造反派」們就拿皮鞭抽他。

他被誣陷為「反動學術權威」、「反革命黑畫家」,遭嚴重迫害。如他的畫作《昨日豆花棚下過,忽然迎面好風吹》,被認為是歡迎蔣反攻大陸。「好風」者,好消息也。

《炮彈作花瓶,人世無戰爭》本倡導和平,結果被認為是迎合日本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需要。其實在五十年代,豐子愷就遭遇衝擊,例如有一次,有人畫一個人拉著大大小小一群羊朝前走,豐子愷批評這幅畫缺少生活經驗,其實只要拉住頭羊,其它就會跟著走。於是有人立即拍案而起,反駁他是在暗示不要黨的領導。

後來,豐子愷被下放到上海郊區務農。他住在一間破得不能再破的舊牛棚茅草屋裏,因為屋頂年久失修,冬天寒風、雪花都會侵入。他還被迫在大冬天在外邊幹活,並不時被管教辱罵。

蹲牛棚時,紅衛兵常逼迫他用漫畫形式進行自我批判,有一次豐子愷把自己畫成叼著煙卷沉思的老頭,一圈圈煙霧在頭上盤旋成一堆高帽子。紅衛兵說這時候還抽煙,可見革命尚未觸及靈魂。結果他每畫一張,都被批一頓,並收入「黑畫冊」。

含冤去世

即使如此,豐子愷還是想方設法繼續《護生畫集》的繪畫,並完成了第5集的90幅畫。

最終環境的惡劣使豐子愷患上了嚴重肺炎,被允許回家養病。在養病期間,豐子愷不顧病體、不顧兒女的勸阻,每天凌晨4點就起床,開始著手畫《護生畫集》的第6集。1973年底,豐子愷終於完成了恩師的重囑,畫完了《護生畫集》的最後一集的100幅畫,這與他送給恩師第一集《護生畫集》時,整整相隔了45年。

1975年9月15日,豐子愷含冤去世,終年78歲。

「我敬仰我的老師弘一大師(李叔同),是因為他是一個像人的人。」做一個像人的人,這便是豐子愷一生的追求,他用生命完成了這一追求,才安然駕鶴西去。然而,這個過程本不該如此悲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