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春天,開著車窗戶開車在路上,路上花粉很多,不停地打著噴嚏。眼睛也很刺癢,突然眼睛癢得不行,可能是一粒非常大的花粉掉入眼睛了。因為在開車,沒法用水去洗,只能用手揉搓,可是越揉越癢,甚至癢得不行,都沒法開車了,有一個剎那,怎麼揉都是不解癢,實在癢得難忍,那時是恨不得要把眼珠子掏出來,只要片刻解癢就行。 忽然自己嚇了一跳,我這是怎麼了? 如果是平時,自己敢這麼動自己的眼珠子嗎? 這麼搞搞瞎了自己怎麼辦,冷靜下來強忍住,直到後來用水清洗。以後想起這事,常常後怕。

又以後,常聯想起另一些事來。就像這花粉,人世間有很多事情,有很多誘惑,本來是身外之物,本來是強加進來的,打破了原有的平靜,而為了能夠平復,大部分的時候常人不是想辦法去掉它,洗掉他,而是想要順著它去解癢,結果越揉越癢,直到毀掉了自己,甚至直到生命最後一刻,自己還不知道怎麼把自己給毀掉了。

就像情慾,今天世上的人,很多人已經把他當作了人生的目的與目標。甚至自欺欺人地找出許多「科學」的依據,而忘卻了最基本的傳統教育,起碼的中醫都知道的淺白道理,縱慾身亡。老子講:「 無慾則剛。」

今天世上的人,還有多少人能夠洗淨自己不迷了眼呢? (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