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有一句夢幻一樣的名言: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真真假假,真去哪裏?

在現實中,世人似乎已經意識到了甚麼是假的,卻忘記了真的在哪裏了。用聖者的話來表達: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疑問在於,真人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人在哪裏呢?過去有仁義志士,這個是給予世人答案的一種真人嗎?對於超越神秘內涵的隱士而言,未必如此。因為對於世道的執著是情感的表現,維護了甚麼那是作為世人的一種標準,世間及世人中的甚麼沒有能永恆,而是瞬間的一瞥,煙消雲散在眼前。這跟放縱自身一切的惡人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惡人存在了,能關聯真人甚麼事情呢?或許這是在造就世間存有的事實和輪迴因果的夢幻可能。所以,晶瑩潔淨的通靈寶玉絕對是上天的賜予,而不是虛幻的神化。

神化不是神話。神話怎麼會成真呢?是故事的時間記述,把時間的存在作為生命延續的表達。以期待慾望成為真實的表述,好似穿著怪異服飾的巫女玩弄著奇異的巫術,結果得到了世人的不信任,連著世人的信心喪失都意味著永恆作為真實意義必將消失殆盡。信心在哪裏呢?在無所不能、想像豐富的神話裏嗎?真到底去哪裏了呢?難道他也會在這個世界裏失蹤嗎?失蹤了的還可以尋覓,消失了的需要等待輪迴的轉世。世界從來沒有甚麼東西是失蹤的,卻能讓這個東西、那個物品不存,我們能怪罪於時間的安排嗎?得到了一個不符合現實的世人能理解卻需要想像的答案:永恆才能成為真實。因為罪惡的心存在在世人的心嗎?我們把它叫作自私、叫作狂惱,叫作惡毒,叫作犯罪,叫作偷竊,叫作虛榮,叫作剛愎,叫作偽善,叫作妒嫉,還有叫作自欺欺人……卻造就了人們認為的許多所謂的「真實」,把真實的自我迷惑了。罪惡只在於利用別人的善意和善心,把天真生命的迷惑充實了人間的智慧的變化,我們稱呼它為經驗。經驗的意義是在自我滿足的造就所謂的「真實」而實際為虛偽的感受,並付諸人的行為。真,似乎並沒有存在在人間,如果這個作為答案在人間實現,世人將會如何?

天使們裏面有一個天使長,她帶領她們一起來到了天堂的門口,把翅膀搧動的愛光耀在天堂的天池裏。在世間裏沒有這個更值得認為是真實的了。真真的人,不僅能因為用了「天真」的詞彙,而是真實的「真」造就了這個詞彙,讓人們知道真的存在,真是實實在在的存在,不需要任何的答案和追尋。真,沒有去那裏,也沒有去這裏,不必問在哪裏。最純正的清靜能知道真怎樣達到了自我的境界。雖然真實的真有時覺得了孤單和寂寞,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不能言語的樂趣。

仙風道骨,不僅是風格的表述,也是超脫世俗煩惱,肉身轉化為神體的境界。真正的人,不在世俗的輪迴和煩擾之中。那麼,真在道裏,是道的一種真實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