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間在網絡上看到了新任台北市長的柯文哲以前的一段網文,很有意思。講的是柯文哲在做醫生時請退休老師吃飯後,第二天如廁時,他望著馬桶裏自己大便「看來看去」靈感頓起、奇想突發……

柯文哲為甚麼要特別關注一下馬桶裏的大便呢?柯文哲在網文中這樣寫道:有一次,我的老師退休了,我就請老師和學長吃飯。我們三個人到喜來登飯店二樓的法國餐廳,結果吃了2萬6千元,平均每人9千元!我看到帳單的時候,臉都綠了,怎麼這麼貴!我沒有去過這種地方,都是亂點的,也不曉得點了甚麼菜要2萬6千元。第二天早上,我上廁所,一直在看我的大便,這個花了我9千元才製造出來的東西,看來看去,跟我平時去台大醫院地下室吃70元一頓的自助餐,看不出差別。我在廁所裏面,突然悟到,人生的榮華富貴不過就是一坨大便。

也可能是有這樣的領悟才在群雄逐鹿中脫穎而出當上了市長吧!這是說笑話了。細想一下這篇關於「一坨大便」的網文,不無道理。自古以來,榮華富貴幾人不求?富貴之人還想再富貴一些,貧微之人有時做夢都在想著發財當官。人們在過大年時,在拜年中,互相一見面便拱手賀歲道「恭喜發財」,不管能否發得了財,也要說這個人們最愛聽的「拜年嗑」;如果對方是個鍾愛仕途者,還要加一句「步步高升」,不管能否升得了官兒,也要說這個人們最愛聽的「吉利話」。可是,人們發現乞丐死後光光地埋在土裏一些年後會爛掉只剩下骨頭;官宦貴族死後可能穿的是綾羅綢緞,可是若干年後剩下的也只是骨頭。於是,有人感嘆榮華富貴、金銀財寶等都是身外之物。

光陰荏苒的人生,到底如何度過?有些人開始在有限的人生中及時行樂、放縱私慾,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地去爭名逐利。可結果,這其中的一些人會身心疲憊、病魔困擾,甚至是寢食不安、茶飯不思。有人在爭鬥中,命喪黃泉,有的只能是在牢獄中度過餘生。這方面的事例在當今大陸不勝枚舉。

二是有些人開始注重心靈境界的修為,坦蕩的步履人生。甚至開始思索是否還有「身內之物」?一些人開始堅信肉眼看不到的善惡有報的法則。當然,這部分人中也不乏高官、富商、名流,人們甚至還發現了有些東西不是爭來的,正如老子所說的「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這方面的事例可能在我們身邊就有。

是呀,刻意追求「9千元的製造過程」,不一定就有「9千元的製造過程」。但是有一點可能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極可能會引人入歧途,很可能導致步入第一部分人的後塵。相反,不看重「一坨大便」的製造過程,或許能給人帶來福祉。是呀!9千元豪華大餐和70元的自助餐,製造出來的都是「看不出差別」的「一坨大便」。人生的榮華富貴就像是一坨大便。柯文哲的這個故事確實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