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意大利羅馬得過「蕭邦獎」比賽第一名和挪威「世界之巔」大賽第三名的俄羅斯選手斯塔羅杜波采夫(Evgeny Starodubtsev)說,他是因為新唐人比賽獨特的要求而報名的。「新唐人對曲目的限制特別嚴格。他們禁止選手演奏20世紀以後的音樂,這非常難。」所以,他對自己獲得銀獎非常高興。「我非常高興,非常滿意。」

來自俄羅斯的銅獎得主庫達科夫
來自俄羅斯的銅獎得主庫達科夫

銅獎得主庫達科夫(Oleg Khudyakov)是個在莫斯科國立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Moscow State Conservatory P L Tchaikovsky)上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他對新唐人大賽重視傳統音樂本身非常尊敬。他說:「音樂不是職業,音樂是生命。」

另外,大賽指定曲目《真音》給庫達科夫的感覺很特別。「開始感覺形式很簡單。但是隨著你深入到其中,你就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了。她的內容深刻,形式已經不能和內涵相提並論了」,他說。「前面的小調就像黎明時分,到了主幹部份陽光出來了。我說不出來那具體是甚麼,就像陽光,你看不到其中有甚麼,但是就是陽光照耀的感覺,還有陽光下的潺潺流水。」

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
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

古典音樂對於我來說就有如宗教信仰,有著精神層面的聯繫,是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的事,而且隨著我不斷地練習、學習,我和古典音樂的關係越來越深。

——美國選手Daniel Parker

芬蘭選手SatuPaavola
芬蘭選手SatuPaavola

我認為無論這樣的音樂多麼古老,都在我們的心中有一席之地。因為古典音樂讓人堅強、慈悲,讓人想做一個好人。

——芬蘭選手SatuPaavola◇ 

選手圖片來源:(戴兵/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