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以來,香港的親共媒體對中共高層的報道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事情。從9月28日開始,香港《成報》頭版刊登《張德江致命一擊「8‧31」決定釀佔領事件」》一文,抨擊中共人大主任張德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梁振英;29日再次頭版社評痛批張德江治港路線強硬,「毀掉港人普選夢」;10月3日,《成報》再發文批張德江打造了人大貪腐之路,並不時攪局、阻擋改革,點名江澤民是其靠山,並呼籲人大要進行大改革。

香港的親共媒體,高調發文直擊中共政治常委和前中共黨魁,這在所謂「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可謂石破天驚。

相對於中國內地的大城市來講,香港是一個特殊的地方。香港在百年英國的管理下形成自由的經濟市場,有健全的法律和稅務制度並與國際接軌。香港的重要地位,使得香港成為聯繫中國內地與國際經濟發展的紐帶,即使對於中共這樣的共產專制政權來說,也都希望香港保持繁榮和穩定。

因此,香港的另一個特殊之處,就是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實行的所謂「一國兩制」。雖然在1997年之後,在中共對香港社會全方位的滲透、操控與打壓下,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核心價值與普世價值在逐漸喪失,但是,起碼在表面上,中共還勉強維持著「一國兩制」的門面和招牌。

然而,2014年香港占中和雨傘運動的爆發,中共江澤民集團張德江、劉雲山和梁振英挑起操作造成香港亂局,公開徹底地改變了「一國兩制」的承諾,徹底砸掉了鄧小平的招牌,香港社會被進一步撕裂,亂局升級。江澤民集團砸掉「一國兩制」的背景,源於2012年2月以王立軍出走美領館為導火索展開的中共高層的激烈政治博弈。中共高層分裂對立為兩個陣營,胡溫習聯盟對陣江澤民集團。

香港出現的亂局,就是中共高層兩個陣營博弈和分裂的表現和折射。江澤民集團動用在香港經營多年的全部資源,甚至不惜用毀掉香港的代價來對習近平進行政變和奪權。

進入2016年,習近平對江澤民集團的打擊力度不斷升級,江派可以動用的資源不但減少,香港也因此成為了江派攪局的據點,梁振英繼續充當之後的打手。

香港的中文媒體,除了大紀元、新唐人等少數幾家不受中共控制的獨立媒體之外,幾乎全部都被中共所影響和控制。《成報》作為這樣的媒體,近期以來連續的突破言論尺度的舉動,把抨擊對像指向了中共江派現任排名政治局常委第三位的張德江和江澤民,顯而易見,其背後有江派的對立陣營的支持。這一點,在9月30日的大陸媒體得到了證實。

9月30日,中紀委主管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發評論文章,提到支持習當局反腐「打虎」的多家境外媒體,其中包括香港《成報》。文章罕見引用了周永康被開除中共黨籍後,《成報》所說「這打破『刑不上常委』,證明反貪反腐絕不姑息」的言論。中紀委官媒力挺《成報》,等於公開表明,《成報》猛批張德江並直接點名江澤民,是習陣營授意而為。

由於大陸媒體手中共體制所限,即使是親習近平陣營的《財新網》等媒體,在報道揭露江澤民集團貪腐時也只能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無法像《成報》這樣直接發力。

2016年,香港《成報》直接痛擊張德江和點名江澤民,釋放出習近平在香港打響了公開抓捕江澤民的前哨站。同時,也預示著江派在香港的勢力將會被全面清理,江派的代言人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政治生命走向終結,香港將迎來重要的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