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1日晚間一則披露特朗普1995年報稅文件的新聞,引起社交網絡熱議,很多人不僅急於看特朗普的報稅內容,也很好奇紐時如何拿到這份資料。

在網絡發達的時代,大多數人以電子郵件、簡訊、社交媒體等方式通信,方便且快速地取得信息,很少人會注意透過郵局寄送被稱為是「蝸牛郵件」的信件。

為了解答大量讀者對紐時如何拿到特朗普堅不肯披露的報稅文件,紐時記者克雷格(Susanne Craig)2日特別撰文說,她是在信箱裏看到這份夢寐以求的特朗普1995年報稅單!

不過,紐時在三樓仍維持著員工信箱區,以利員工收取郵寄來的信件。克雷格說,她每天都會去三樓查看郵件,總是抱著一線希望,盼線民寄來新聞材料或秘密文件,不過經常看到的都是垃圾郵件。

9月23日這天,在克雷格的信箱躺著一份很特別的信件,一個牛皮紙信封,郵戳是紐約,還有一個特朗普機構的回覆地址。克雷格看到後,心跳加速,迫不及待地打開,看到的竟是特朗普1995年報稅單。

她立刻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去告訴她的同事,即曾三度榮獲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調查記者獎的大衛・巴斯托(David Barstow)。當時巴斯托正在電話中,看到克雷格在他面前,手中揮舞著特朗普的報稅單,二話不說地立刻掛上電話。

紐約的特朗普報稅資料調查小組立刻召集會議,討論接下來的策略。

首先他們要確認這份郵件的真偽,包括文件內容、信封、郵戳日期等,還特地到三樓的員工信箱區,一一檢查這個線民是否還有寄給其他記者,以免有所疏漏。

接著列出可以協助確認這份報稅單真實性的所有人選,克雷格說,這個名單很短。

特朗普1995年報稅單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筆9.16億美元的虧損,這筆損失大到不但可以抵銷一年5千萬美元的應稅收入門檻,而且可以讓他超過18年不用繳稅。紐約團隊必須確認這個數字的真實性。

他們檢查這份納稅文件,大部份信息看起來很真實,也有特朗普本人和妻子的簽名,而且筆跡看起來沒有問題。

讓紐時團隊最沒把握的是那筆虧損915,729,293美元的9個阿拉伯數字,前面2個即「91」看起來和後面7個數字,不在同一行,團隊成員擔心是否有人篡改數字?

為求謹慎,紐時聘請稅務專家指導,研究1995年當時的稅法,並且想辦法聯繫當年可能看過這個特朗普報稅單的人。

巴斯托發揮其調查專才,到佛羅里達州找到傑克・米特尼克(Jack Mitnick),他正是當年簽署特朗普報稅單的會計師。

已處於半退休狀態的米特尼克先生起初不願多談,但最終還是同意在一家麵包店和巴斯托見面。他說,這份文件是真實的,針對紐時記者對數字的疑問,他也提供了解答。

米特尼克回憶說,當時的報稅軟件不容許他輸入9個數字的虧損,他不得不手動將前2個數字,用IBM打字機打上去。

自克雷格在信箱看到這個神秘郵件後第八天,紐時決定公諸於世,事前帶著所有文件去找特朗普團隊,告訴他們將要報道這則新聞。

特朗普沒有挑戰或證實這份報稅單,但透過發言人威脅如果紐時將之公諸於世,他將採取法律行動。

克雷格最後提醒同行,要經常檢查蝸牛信箱,並歡迎線民有任何信息可以寄到她的信箱,她經常查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