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隨著租金、人工等成本的上升,加上出口業務不斷下降,利潤微薄的紡織業遭到嚴重衝擊,新一輪的倒閉潮正在全國各地上演。為了尋求出路,不少企業紛紛加入轉型行列。

中共海關總署資料顯示,截止今年8月底,中國紡織出口再次同比減少近10億美元。事實上,在2015年,中國紡織、服裝業出口均已陷入下滑的困境。

在行業情況不斷惡化下,近期浙江諸暨市楓橋鎮又有7家紡織服裝企業倒閉。目前楓橋鎮的服裝廠已從原來的50多家減少到30多家,諸暨市的紡織服裝企業則從650多家減少到當下的200至300家,占比超過50%。

全國的情況同樣糟糕。中共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6月底,中國營業收入超過2000萬元的紡織企業為19937家,與2011年的22484家相比,減少了2547家。

即使沒有倒閉的企業,其生產業務也已發生了變化,大多數紡織企業正在將生產轉向海外。根據上市紡織企業財報,包括華孚色紡、魯泰A、百隆東方等大型紡織企業都已在海外設廠,且將國內部份工廠關停。百隆東方在2013年初在越南工廠開始建設,僅3年時間,越南工廠的紗錠生產能力就占公司全部產能的40%。

利潤下降 企業轉型

除小型企業倒閉外,上市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利潤在逐年下降甚至虧損。Wind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在A股上市的36家紡織企業中,有10家處於虧損,虧損比例超過25%;同時,企業的淨利潤也延續了前3年的下跌走勢,淨利潤同比下降超過10%。

在利潤不斷下降的情況下,上市紡織企業不得不開始裁員潮。據統計,2015年在A股上市的36家紡織企業中,有21家在裁員,裁員企業占比接近50%,且這樣的裁員潮自2013年就已開始。

隨著行業蕭條,紡織服裝企業紛紛開始轉型,以尋求出路。例如,2015年常山股份的營收中不僅包括了棉、服裝床品等,還包括系統集成及行業解決方案、定制軟件及服務等;而江蘇陽光主營業務除了服裝、面料外,還包括電汽行業。

業內人士表示,2016年紡織服裝行業仍然是低潮的一年。目前從終端需求來看仍明顯疲弱,在企業紛紛轉型的背景下,投入和回報尚不能實現平衡。短期來看,行業形勢整體扭轉仍較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