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在周六(10月1日)正式和美元、英鎊、歐元和日元一起,成為國際貨幣基金可用於發放緊急貸款以及成員國在必要時用於穩定本國儲備的貨幣。

以下綜合中央社和其它媒體,讓大家1分鐘看懂SDR以及人民幣加入SDR後的影響。

甚麼是SDR?

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是一種國際性的儲備資產,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969年創立。它既不是一種貨幣,也不是對IMF的債權,而是IMF成員國可對其他成員國自由提取和使用的一種權益。

當時貨幣籃中包括5種貨幣:美元、德國馬克、法國法郎、英鎊和日元。美元所佔的比重幾乎一直超過40%;德國馬克的比重在歲月長河裏不斷上升;法國法郎則一直下降;英鎊和日元則是時升時降。

SDR的持有者可以透過SDR獲得相關貨幣,並與IMF其他成員交換SDR。它是IMF和其他國際組織(例如國際結算銀行)的記帳單位。世界銀行1986年決定將其資本存量以SDR計價,但財務報表仍以美元計價。

IMF每5年評估調整SDR貨幣籃子,去年宣布首度將人民幣納入SDR,自2016年10月1日生效。

目前SDR貨幣籃子內有甚麼貨幣?所佔權重為何?

SDR貨幣籃子目前包括美元41.7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圓8.33%、英鎊8.09%。

人民幣納入SDR,對人民幣的影響?

1. 人民幣或更加國際化與自由化。

2. 國際間對人民幣資產需求或增。

3. 預料人民幣匯率更貼近於市場。

人民幣納入SDR,對台灣的影響?

中央銀行外匯存底的資產可能會增持人民幣,增進匯率避險。

隨著人民幣國際化與自由化,可望加快兩岸貨幣互換協議(SWAP)的簽署時程,一旦兩岸簽署SWAP,台灣每人每日換匯人民幣2萬元、匯款至中國大陸境內每日人民幣8萬元的限制可望取消。

各界反應

人民幣和其他四種貨幣的區別很明顯。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前副所長的朗羅夫(Rolf Langhammer)對德國之聲說,心美元、歐元、日元、英鎊這其他四種貨幣相對浮動,在匯率方面沒有國家干預」。他表示,中國匯率被禁錮在了一個很狹窄的走廊,存在資本流通管控。

BBC報道,曾擔任IMF亞太部中國處處長的康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埃斯瓦・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則告訴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說,人民幣在成為重要儲備貨幣之前還需要進行大量改革,重要的是中共是否會開放資本市場,匯率能否由市場定價,有沒有好的人民幣定價的資產提供給海外投資者。

美國財政部秘書長傑克盧(Jack Lew)周四(9月29日)曾表示,人民幣距離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仍然有「好一段距離」。中共仍然需要繼續令人民幣進一步與國際接軌。

去年下半年發生的人民幣貶值令投資者震驚,人民幣也一度跌至六年來的低位。外界因此對已經面臨嚴峻考驗的全球經濟產生更多的擔憂。

10月1日人民幣入籃 資本外流恐加劇

分析認為,從目前的情況看,人民幣是否真的可自由使用,並不樂觀。目前的關鍵問題是,大陸房價持續上漲,而且吸納了大量社會資金,已經提升了資本外流的風險。

如果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意味著放開兌換和流動,到那時,大陸持有泡沫資產(房地產)的人,將更容易將人民幣資產兌換成美元資產。

所以,(中共)當局在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SDR之前,收緊個人分拆結售匯,很可能是出於上述考慮而提前下手,以免因資本外流加劇引發人民幣大幅波動。

分析認為,大陸房價泡沫嚴重的情況下,一旦資金抽走,將導致房價泡沫破裂,進而對整個大陸經濟造成衝擊。經濟學界普遍認為,大陸房地產市場在過去幾十年的擴大投資中,已經綁架了整體經濟,形成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局面。

彭博社近日引述分析表示,大陸一線和二線城市的房價已經相比去年上漲的30%,而美國大城市的房價漲幅僅為5%,一旦大陸房價漲幅失控,將導致投資人將資金轉往海外,資本外流加劇將導致人民幣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