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至將軍,下至軍官士兵 ,中共軍方系統中很多人修煉法輪功,這並不是秘密。但是,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17年來,他們所經歷的巨大痛苦鮮為人知,很多人被非法監禁、遭受酷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以下列舉中共軍隊中部份法輪功修煉者的被迫害案例:

將軍之死

丁翰將軍,原海軍旅順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軍級老幹部。

1996年5月,丁翰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病都好了。丁翰一生研究馬列理論,從一個無神論者成為法輪功修煉者,在軍隊系統內外影響很大。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後,大連老虎灘干休所連開3次黨小組會,對丁翰實施高壓迫害,強迫他放棄修煉,導致其出現腦血栓,於同年11月淒然辭世。

警備區副司令含冤去世

許修政,原山東煙台警備區副司令員。

因目睹妻子修煉法輪功後的巨大變化,1999年6月2日,許修政曾上書江澤民和政治局常委,希望制止即將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

上書信直接在互聯網發表,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響。江澤民對此惱羞成怒,親自下令成立專案組徹查此事。

9月26日,中共下達嚴重警告處分,據說當時為了殺雞儆猴,他們到處散佈消息說:煙台警備區副司令員因替法輪功發聲被一擼到底,打發回家。

許修政遭受了巨大精神壓力。至2001年底,他渾身是病,飽受病痛折磨。

後來一次的偶然機會,許修政拿起《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通讀後豁然了悟人生,正式走入修煉法輪功。但是,在持續的高壓迫害環境中,許修政後於2010年含冤去世。

軍醫王紀平被迫害致死

王紀平,佳木斯市駐軍二二四醫院麻醉科主治醫生。

王紀平先後遭到中共軍隊的強制洗腦、非法監禁、關押、勞教,在肉體、精神和經濟等方面承受了巨大的苦難。

2009年2月4日,在居無定所和孤苦無依的顛沛流離中,王紀平淒慘離世,年僅39歲。

原南京軍區司令部作戰處長遭「大劈叉」酷刑

原南京軍區司令部作戰處長方志文,曾患過胃病、牙病、肛腸病、關節炎、偏頭痛、蕁麻疹、腎炎、肝炎等多種疾病。雖在處長職位上表面很風光,但他身心壓力巨大,吃睡不香,工作精力不支。

1996年11月,方志文開始修煉法輪功。不知不覺中,他切身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工作更為勤勉、投入。

因修煉法輪功,方志文於2000年被強制轉業,並遭到非法關押和勞教折磨。

2007年8月底,方志文被非法關押在江蘇方強勞教所,期間遭受「大劈叉」酷刑等多種迫害。

方志文在其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中自述:3個勞教人員彭海清、施偉、高某對我實施「大劈叉」,即:將我按坐在地上,彭(體重有140斤左右,只穿了件褲衩)坐到我的雙肩上、按住我頭,施、高兩人強行將我雙腿向兩側分開後拉(180度「一字形」),還用手頂摳雙肋。壓得我勾著背、出不了氣、兩腿像撕裂式的劇痛,疼得臉上直冒汗珠,苦不堪言。

空軍元老級人物、國家二等功臣被重判17

于長新是大陸空軍第一代試飛員、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著名教授。

在1999年「4‧25」法輪功學員大上訪之後,江澤民點了于長新的名,他就被空軍指揮學院的領導們給軟禁起來了,專門為他辦了兩個月的學習班做他的思想轉化工作。

學習班上,於長新教授告訴對方:「我一位74歲的老人,祖國第一代試飛員、二等功臣、空軍學院的高級教官、著名教授,就連空軍指揮學院現在使用的教科書都是由我主編定稿的。論資歷,我比你們在座的誰都高,試問像我這樣的人能輕易相信甚麼嗎?能是非好壞都不分嗎?我修煉的親身體會告訴我,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

兩個多月過去了,他們一看于長新教授如此地堅定,沒了辦法。最後在江澤民的淫威逼迫下,秘密審判,處以17年徒刑。很多退休的軍隊領導對此判決都表示不滿。

于長新被秘密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空軍小紅門看守所」裏,與世隔絕。

于長新的老伴姜昌風也被趕出空軍指揮學院,家門上被打上封條。接著,老伴也被秘密判刑10年。

原軍校上校女教官被綁架6

王衛真,女,原瀋陽軍區大連醫學高等專科學校,技術七級,副師級待遇。

修煉前,她一身病。作為醫生,她卻醫治不好自己的病。1996年,她煉法輪功後,對職稱名利看淡了,一身病也好了,精力旺盛,人年輕了十多歲,教書育人得心應手。

迫害發生後,王衛真多次遭受迫害,曾被綁架6次。2012年5月18日,她在大連友嘉超市索要自己存放於儲存箱中的手機時,她被桃源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戴手銬、腳鐐、黑頭套,背銬一天一夜,非法關押48小時。

2014年12月26日,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強行非法判刑王衛真8年(又說7年)。當日,中山法院法官稱病不出,沒有開庭,也沒有宣判。

據知情人敘述,中山法院見不得人似地把一張判決書塞到了王衛真手中,然後又發來一張逮捕證,強行將王衛真送往看守所。後因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原國防科大學文職軍人被關小號

李志剛,文職級別六級,助理研究員。他因修煉法輪功被枉判5年;後被開除軍籍。地方派出所一直不給上戶口,無身份證。

2003年9月23日,李志剛被送往位於湖南郴州的廣州軍區軍事監獄勞改隊。

11月30日,軍事監獄將其關入小號禁閉室。「小號禁閉室面積約一個多平米,內有一個小水龍頭和一個便池,室頂是敞開的天窗,下雨、下雪都會往裏飄。平時只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困了也只能蜷伏著身體躺地上睡……」

一等戰功少校軍官遭10年迫害

胡建華,1979年11月入伍,曾任連長、司令部管理股長,少校軍銜,曾在中越戰爭中立一等戰功。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胡建華被取消公務員資格,並被單位開除。

2000年年底,胡建華被非法勞教一年;2003年3月底,被非法判刑7年半,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2005年,在廣東省肇慶地區四會監獄十八監區新建隊,「(他們)8天8夜不讓我睡覺,只要一眨眼就是一棍子,專打腳踝骨。疼痛難忍,還不留任何痕跡。同時,洗衣、洗澡、刷牙等,大小便要打報告。經許可方能入廁,否則硬憋著。」

「在第八天半夜時,罪犯張次南看我眨了一下眼,就一棍子打在我的頭頂。棍子被打斷, 他接著上前拳打腳踢,將鼻子打破。(我)鮮血直流,衣服地上到處流的都是血。」

前北京空軍少校胡志明曾被迫害至不能行走

胡志明,1990年入讀西安空軍工程學院,1997年獲碩士學位,在北京空軍司令部軍訓器材研究所工作,授少校軍銜,並多次獲嘉獎。

2000年10月4日,胡志明在上海一家賓館內被捕。關押期間,遭公安連續夜審3個星期,不准睡覺,整個人幾乎處於精神崩潰狀態。2001年9月,胡志明遭非法判刑4年。2005年,再次被判刑4年。期間曾被迫害至下肢癱瘓。

「在北京的時候,是把我關在北京的監獄醫院裏面,一進去就用鐵鏈子把腳拴在床上,一拴就是半年的時間,以至於他們後來做了個檢查,說我腿骨神經有物理性的損傷,壞掉了。」

中共惡警酷刑凌辱企圖改變胡志明對法輪功的信念,在醫院指使犯人和醫務人員共同參與迫害,大小便不給收拾,不准他睡覺,對他野蠻灌食,有時將鼻飼管子插入他的體內一米多長,並迅速拔出,導致胡志明鼻腔與食道部位大量出血,留下長期吞嚥疼痛的症狀。

前少校軍官王有江在蘭州監獄慘遭虐待和暴打

王有江,原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

2014年3月17日,王有江被關押到蘭州監獄。 為了迫使其放棄信仰,獄警對他虐待、毆打、電棍電擊,進行群毆,拳打腳踢,電警棍燙,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他們白天強制王有江出工幹活,勞動強度是其他犯人的數倍;晚上不允許他睡覺,強制背監規、寫思想匯報。每頓飯只給一個饅頭,沒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不允許上廁所,不讓洗澡、洗衣服。他們也不允許王有江購買日用品,半年不讓親人接見。

南京軍區副師級軍官被3次勞教

楊興福,男,主任編輯職稱,大校軍銜,南京軍區副師級軍官。

1996年7月,楊興福走入法輪功修煉。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他被南京軍區610先後3次綁架關押,3次勞教。

海軍大校屢遭迫害

海軍航空工程學院退休副教授周彝先生,大校軍銜,因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

2009年3月20日,周彝被南京市鼓樓區公安分局非法拘禁,關押在看守所3個月。11月28日,鼓樓區法院對其非法判刑3年,緩刑4年。

原重慶軍官杜漢文被抄家15

杜漢文,男,原重慶某部隊正營級軍官,自1996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杜漢文曾被非法抄家15次、刑事拘留2次、非法勞教3次、非法洗腦1次。◇

軍醫王紀平(明慧網)
軍醫王紀平(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大劈叉(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大劈叉(明慧網)

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著名教授于長新(NTD截圖)
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著名教授于長新(NTD截圖)

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原國防科大學文職軍人、助理研究員李志剛(明慧網)
原國防科大學文職軍人、助理研究員李志剛(明慧網)

一等戰功少校軍官胡建華(明慧網)
一等戰功少校軍官胡建華(明慧網)

前北京空軍少校胡志明(大紀元)
前北京空軍少校胡志明(大紀元)

王有江(明慧網)
王有江(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