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湖北宜昌政府部門下發「紅頭文件」,號召「領導帶頭生二孩」,引發爭議。網民表示,文件內容很怪異。近年來,大陸「紅頭文件」氾濫,官媒盤點這種亂象。

9月18日,宜昌發佈一則蓋了8個公章的「紅頭文件」,8單位發佈呼籲公職人員「從我做起」,要成為「二孩政策」宣傳員,引導群眾生育二胎。

這份紅頭文件公開後,引發輿論關注。在遭受大量質疑後,該文件已在網站上「消失」。

9月26日,陸媒發文表示,所謂「紅頭文件」是指各級政府機關,多指中央一級下發的帶有大紅字標題和紅色印章的文件、聲明、公告、公示類等的俗稱,是專指行政機關針對不特定的公民和組織而製發的文件,這類文件對公眾有約束力、涉及到他們的權利和義務,但並不具備法律的效力。

文章盤點了近年來「還有哪些奇葩荒誕的紅頭文件」:

2012年5月,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發佈一項要求,公廁衛生保潔3項控制指標分別為:廢棄物不超過兩個,廢棄物停滯時間不超過30分鐘,蒼蠅不超過兩隻。

網民紛紛挖苦,不超過兩隻,是不是還要派專人去數啊?

2013年武漢打響了「除四害」三大戰役,除害要求格外嚴格:2,000米街道上的鼠跡不能超過5處;找人在建築工地光著小腿靜坐30分鐘,僅限被蚊子咬一個包。

除了上述內容荒誕的紅頭文件外,還有濫用職權的紅頭文件:

湖北漢川政府的一份紅頭文件要求,全市的公務招待都用某品牌酒。據該市一名官員爆料稱,要完成市政府的「喝酒任務」,一年下來,除去法定休息日,鎮政府平均每天要喝3瓶酒。

陸媒文章稱,內容荒誕、低級失誤、以文代法等紅頭文件之所以會頻頻出現,根源在於權力的「任性」。一些政府部門習慣性把紅頭文件與法律法規等同起來,在執法過程中有時就會變得隨意。不得不說,這些荒誕離奇的紅頭文件是權力濫用的產物,更是權力為我所用的結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