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 

六、七十年代由台灣到美國的留學生,「大同電鍋」絕對是隨身行李之一。這是當年為人父母的苦心,眼見愛子(女)即將成為「異鄉客」,怕他(她)們不能適應異鄉的飲食,讓遊子們有機會自炊,省錢之餘,也可以自己弄些解饞的家鄉味。  

可是要自己弄些家鄉味也沒有那麼簡單。

宿舍自炊記趣 

我身處南方小小大學城的男生宿舍裏,雖然有了「大同電鍋」這解饞的工具,卻欠缺解饞的材料。幾家規模不大的鄉下超市裏,若是能看到貨架上擺著醬油,就已是謝天謝地啦!想要自己做一點兒家鄉味,咱們男生宿舍連個廚房都沒有(好不公平,女生宿舍可是有廚房的)。一個「大同電鍋」除了可以煮一鍋香噴噴的白米飯,加上一些蒸熟的肉類與蔬菜外,實在做不出甚麼解饞的「家鄉味」。 

好在當年「密州大」有4位華裔教授,他們是物理系的「楊教授」,森林系的「姚教授」,核子工程系的「謝教授」,與化學工程系的「郭教授」,每位教授都有一位廚藝不凡的師娘,他們遇上年節或長周末時,會輪流邀我們二十幾個華裔留學生去他們家裏聚餐,我們也就偶爾有了解饞的機會。但是師娘畢竟不是我們的廚娘,不好意思常去打擾她們,大家就只有自求多福啦。  

來美國沒有多久,我就發現超市裏有一些價廉物美的食材,可以讓我一展「身手」。這食材包括雞蛋(一毫子美金一打)、椰菜(幾美分一棵)、醃肉(就是切得薄薄一片片的Bacon ,兩毫幾一磅)、洋蔥(幾美分一磅)等。

先用電鍋煮好一鍋飯,拭乾鍋內的水後,把電鍋當作炒鍋,將已切成小塊的醃肉直接放進去炒,沒有多久豬油就被熬煎出來了,待醃肉已炒得焦熟後,連炒菜的油都不必再加,將切好的洋蔥倒進鍋裏熬得香味四溢(洋蔥代蔥,因為買不到青蔥),然後打幾個雞蛋進去攪一下,最後是把切成絲的椰菜倒進去。這道菜雖然不是甚麼道地的中國菜,營養價值卻是夠標準的,有肉有蛋還有蔬菜,色香味也足,自己一個人吃不完,就邀請同宿舍的老中來「同樂」。這道百吃不膩的「雜碎」菜,讓我在這批窮留學生中闖出了小小名氣來。 

不久之後,我們幾個老中就開始接到自己親朋好友寄來的中式「救濟」食物包裹。大夥也不吝嗇地拿出來分享。我有一位自幼就結識,很早就移民到加州洛杉磯的好友C君,多次寄些只有在大型華埠才買得到的罐頭食品給我解饞,最受我歡迎的莫過於「八寶辣醬」。自小拜湘籍母親之賜,家中吃得口味重,有「八寶辣醬」佐餐,享受之餘,還油然生起思鄉之情。 

同宿舍的H君,大概是南方人,愛吃臘味與鹹魚,他親友寄來的就有不少這類雜貨。香腸或臘肉用電鍋蒸熟後,香味四溢,同宿舍的老美們聞到當不見怪。但是鹹魚就是另一回事啦!鹹魚用電鍋去蒸也夠「香」的,不過那是「臭香」,不是同宿舍老美們能習慣的「香」。就像是我們老中喜愛的臭豆腐,老外可認定那是異味!尤其是我們這簡陋宿舍沒有冷氣機,平日是靠每層樓的走廊兩頭,各有一台巨型電風扇,不疾不徐地抽著風,讓每一間房都有徐徐清風由窗外吹進來調節室內溫度。就因為如此,各房之「異味」也一定會瞬間瀰漫著整個宿舍走廊。 

話說這條黃花鹹魚也夠大條的,H君決定分兩餐吃。頭一晚蒸鹹魚時,全宿舍都聞到了那臭鹹魚味!比我早來一年的Y君,立刻就去敲H君的房門,警告他,老外可是忍受不了這臭鹹魚味的。可是H君節儉成性,就是捨不得丟掉那剩下來的半條鹹魚。

次晚,H君又用電鍋蒸鹹魚,大功告成後,與同房的W君正在享用時,突然聽到有人大力拍門,配上粗重的吼聲:「Open Up!」兩人愣了一下,還來不及放下筷子應門,房門就被一腳踹開,衝進來幾名著制服的警察,拿著手槍對著H君與W君,大喝一聲:「Freeze!」可憐兩個傻老中哪兒見過這種陣仗,嚇得手中飯碗雙雙掉落地上,雙手高高舉起。 

  

原來連續兩天的異味,讓同宿舍的美國人誤以為聞到了「屍臭」味,於是「見義勇為」的報警。好在不到兩分鐘,就查明是鹹魚惹的禍。警察大張旗鼓地辦案,變成了一齣鬧劇。經過這一番折騰之後,我想這一輩子H君再吃鹹魚時,都會不自覺地想起這件糗事,而吃得食不知味了。

就是因為男生宿舍沒有廚房設備,所以我們男生才鬧出這麼大的笑話。不久,中國同學在課餘打乒乓球的浸信會學生活動中心(Baptist Student Union 簡稱BSU)裏面發現,休閒(地下)室旁邊,居然有一個設備完善的廚房,鍋盆碗盞一應俱全。牧師大概是想藉機「開化」這群心中沒有「救世主」的「化外之民」,對老中學生們非常友善,特許我們周末時自由使用廚房,唯一條件就是不得使用炒鍋,避免把沒有抽油煙設備的廚房搞得烏煙瘴氣。 

既然不准用炒鍋,我們就用大煮鍋來燉它一大鍋。美國南方小鎮的物價特別低廉,無頭去爪的全雞,一塊錢可以買三隻(我至今都不了解為甚麼當時不是論磅賣的),減價促銷時,信不信由你,一塊錢居然可以買到五隻全雞。我們經常買了雞與雞蛋,放到一個大鍋中,加一些調料去滷。因為是滷味,不會馬上腐敗,吃不完的還可以帶回男生宿舍再吃個一、兩天。美國牧師偶爾也會「聞香而至」,藉品嚐中國菜之名,行傳教之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