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9月26日晚上,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希拉莉首場電視直播辯論會在紐約州長島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舉行。在辯論前發佈的民調中,特朗普和希拉莉的民調平分秋色,而首場辯論中兩人的表現是否博得選民的心對未來的選情至關重要。

儘管此前特朗普和希拉莉兩人在不同場合互噴口水,但這是第一次同台辯論,而且是全國性電視現場轉播,牽動全美、乃至全球上億觀眾的關注,辯論會上表現好的一方,必然會提高必然能提高民調支持率,領先至下一次電視辯論會,直接影響11月8日投票日前一個半月總統大選的選情。

辯論前有分析稱,在特朗普與希拉莉的民調基本持平的情況下,首場電視辯論兩位候選人正面交鋒的表現變得至關重要。「甚至一個動作,一個小小的失誤,一句過火的話都可能改變民眾的心意,以至改變整個選情。」

下面讓我們看看政治老手希拉莉和電視秀常客特朗普兩人在首次總統電視辯論會上,在三大議題:美國的方向、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上的表現以及相互之間的「口水戰」以及評論員的反饋。

曾在1992年擔任克林頓的總統競選政治顧問一職,並輔助克林頓入住白宮的民主黨戰略家及CNN政治評論家Paul Begala表示,希拉莉在首場辯論中關於種族的討論十分得人心,而特朗普在被主持人霍爾特問及美國有色人種的問題時,霍爾特的問題還沒有說完,特朗普就打斷對方的問題,說「我甚麼都不說」。

此外,Paul Begala還認為,特朗普在首場總統電視辯論會上多次打斷希拉莉的話或者搶過話題的時候,可能會讓很多女性選民,尤其是未婚女性選民對特朗普的支持度大幅下滑,因為從某種程度上,特朗普的行為可能會被解讀為過度的強勢,演變為欺凌的前奏。

另一位評論家、《ESPN》雜誌的創刊主編、前ESPN副總裁Roxanne Jones則表示,希拉莉在對警察殺害非裔青年的問題上表現不太好。因為不僅僅是警察存在「隱形偏見」,這是所有的人都可能存在的問題。所以,希拉莉的回答無異於說:「是的,我相信一些警察確實對黑人和有色人種存在隱含的偏見。我們看到,不僅每天被警察開槍打死的黑人比例高,而且被捕率和監禁率也相對較高。」這聽起來有點糟糕。

另外,希拉莉在談到貿易的議題的時候,不應該一直嘗試袒護自己的丈夫所獲得的成就。提及NAFTA(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是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在1992年8月12日簽署了關於三國間全面貿易的協議。)是一個錯誤。她應該更多地談及未來,並告訴選民她希望為美國做甚麼,而不是停留在過去。

而對於特朗普,Roxanne Jones認為,特朗普說的「工作正在逃離這個國家」是對的。但是特朗普自己的企業也遷移至海外,這讓選民如何相信他呢?他應該大方地承認,因為賺不到錢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在美國做生意。

前CNN製片人和記者、邁阿密先驅報和「世界政治評論」的世界事務專欄作家Frida Ghitis表示,希拉莉似乎因為怕被特朗普觸到有關「電郵門」的痛處,今晚的表現似乎是欲擒故縱,讓特朗普出風頭並避免特朗普攻擊她的短板。

紐約大學的歷史和意大利研究教授Ruth Ben-Ghiat表示,特朗普顯然沒有準備好,他很快便失去了冷靜,搶希拉莉的話,還對希拉莉大聲說話,在這一方面,希拉莉表現得就比較克制。

CNN的法律分析師Mel Robbins表示,這次的電視辯論不會改變任何事情——在這次選舉中的兩類選民都不會改變自己的立場,那些看實質投票的選民和那些憑感覺投票的選民都還會按照原來的想法做判斷。

2012年羅姆尼競選總統時的競選政策主管、羅姆尼擔任州長時的首席政策顧問Lanhee Chen認為,在這場辯論賽(或者總統大選中),特朗普善用政治老手和政治新鮮人直接的對比作用來凸顯他的優勢。特朗普似乎意識到了選民厭倦了「典型」或「成熟」的政治家。他一直強調,希拉莉已經在美國政壇活躍了很長一段時間(特朗普說是30年),但卻似乎在她的政治及公共服務職業生涯中一直是一個一事無成的典型政客。這對於那些呼喚變革的選民來說,無異於給特朗普一個好機會。

但對於政治老手希拉莉來說,她在辯論中嫻熟地作記錄,並側重在政策的宣講上,並且她的言論多數都是瞄準那些獨立的中產階級選民上,這正是她的優勢。

CNN政治評論家S.E. Cupp表示,特朗普和希拉莉今天的辯論重頭戲放在了「工作機會」上,這也Cupp希望看到「誰會贏」的關鍵之一。

希拉莉讓特朗普出醜。但對於那些中間選民來說,特朗普是惡霸還是騙子並不太重要。因為希拉莉自己也存在信任問題。但對於選民來說,最讓他們害怕的是,特朗普在辯論會上看起來沒有一點準備,而這讓希拉莉加分不少。

但對於特朗普來說,希拉莉同樣有軟肋可以讓他敲打,中間選民知道希拉莉的性格缺陷。讓選民擔心的是希拉莉不會真正帶來任何改變,因為她過往的表現讓人產生不信任。特朗普可以利用希拉莉的這個弱點一遍又一遍地敲打,來獲得選民的認可。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噪音──娛樂的噪音,不太可能打動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