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被強行送至網戒學校接受治療的16歲黑龍江少女陳欣然(化名),在離開學校後殺害自己的母親後自首。少女曾在網誌上發出一份帖子稱,她在一家專門「治療網癮」的學校遭到虐待,這宗案件引發社會一系列討論。

據警方表示,陳欣然在9月16日綁縛母親至死,事後向警方投案自首。此外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澎湃新聞報道,陳欣然曾被強制送往離家超過1,000公里的山東省「治療網癮和規制叛逆期青少年」學校。她離校後在網誌上發文稱,網戒學校中的學生經常被打,且時常被迫「對著便池吃飯」以作懲罰。

報道也採訪一些學生,聲稱自己在該校遭受虐待。很多學生表示,他們會因為不聽從命令而被打,其中一人還說,他的好友試圖自殺未遂,學校教官痛打他的好友,打到牙齒都掉了。

另一些人說,教官有時候會不讓他們睡覺,罰他們站到凌晨。

這宗事件在社會引發關注,掀起已行之有年的各類「青少年治療中心」的爭議,以及關於「中國式家長」養育孩子方式的反省。

因為不少青少年「網癮」而導致失眠或憂鬱的新聞增多,2014年開始,大陸冒出各種網戒學校,這些學校不僅治療「網癮」,還收各種被家長或家人認為難以管束的人,甚至包括同性戀者。

最近關於網戒學校的報道越來越多,網癮少年被關進小黑屋裏遭到不為人知待遇;有被電擊、有被餵食精神藥物;有被強制做俯臥撐等。教官老師心情不好時,甚至踢打網癮少年。網癮少年自身的心理問題不僅沒有被治癒,反而越來越嚴重;有少年甚至產生了報復父母的極端情緒。過去幾年,中國發生多宗所謂「戒除網癮訓練營」打死打傷青少年事件,其中包括去年8月廣西一名16歲少年在一家所謂戒網癮訓練營被輔導員打死案。

據專家介紹說,目前市場上的戒網癮機構所屬單位不同,監管主體有異。衛生部門監管醫院辦的治療機構,教育部門則監管校辦機構;而青少年教育系統和個體所辦治療機構分別由工商部門和勞工部門監管,少數非法機構無人監管。管理規範的滯後和空白,成為目前網癮治療機構亂象不斷的主因。

有關網戒學校虐待學生的指控在互聯網上引發抨擊,數以千計的網民也表達了對陳欣然父母的憤怒。一名得到大量點讚的網友帖子指,陳欣然的家長不配當父母。

《京華時報》評論稱這些學校「用暴力手段進一步傷害了孩子」,呼籲家長「別再把孩子送進這樣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