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幫助北韓發展核武的丹東女首富、丹東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馬曉紅被查,近日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熱點。有消息指,「整個調查在中共最高層的密切關注下,由國安委、中紀委、最高檢、公安部、國安部聯合專案組高強度進行」。從如此陣容看,馬曉紅的案情相當重大,如果徹底曝光,牽扯的面應該相當大。

綜合目前各方曝出的消息,馬曉紅除了與北韓高層關係緊密外,在中國亦涉及四大政商圈子,而這四大圈子涵蓋中央到地方,足見馬曉紅的能量不小。

第一個圈子是丹東官員。馬曉紅被捕後,南韓DailyNK網站引述消息人士稱,馬曉紅已供出了丹東市的幾十名官員。筆者曾撰文指出,雖不知有哪些官員,但丹東海關官員必定參與其中。因為沒有海關人員的協助,馬曉紅出口北韓的違禁物品是無法通關的,而丹東海關關長張道虎、副關長楊旭和黃心航應不會置身世外。

除了丹東海關,馬曉紅必須打點的單位還包括丹東公安邊防支隊、丹東國家安全局、丹東海關緝私分局、丹東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政法委綜治辦、丹東軍分區、丹東邊防檢查站等。上述單位的負責人同樣有嫌疑。

特別需要注意的丹東地方官員還有曾任丹東副市長、現任丹東人大副主任的回育波,以及丹東常務副市長孫志浩。這兩人分別是丹東市企業聯合會、企業家協會領導及顧問委員會的主任、副主任,後者除了負責丹東發展改革、財稅、人力資源社會保障、信訪、金融、統計方面工作,協助分管監察、編制、審計工作外,還負責聯繫邊境經濟合作區、丹東港集團有限公司等,權力不可謂不大。自然不是巧合的是,馬曉紅是該協會的副會長。

特別有意思的是,大概是為了彰顯中共政商勾結的特色,丹東市企業聯合會的顧問委員會成員單位囊括了丹東幾乎所有重量級單位:市經信委、市發改委、市住建委、市委宣傳部、市公安局、市國土資源局、市規劃局、市環保局、市安監局、市交通局、市金融辦、市工商局、市質監局、市國稅局、市地稅局、市供電公司、市民政局。不用說,既然是顧問,顧問和企業的關係就是互利合作了。

筆者推斷,圍繞馬曉紅一案,丹東大大小小官員被觸動的將會不少。

第二個圈子是遼寧省級官員。馬曉紅經營的生意,顯然不是丹東市級官員可以一手遮天的,沒有遼寧省級官員和中央高官的背後支持,馬曉紅不會如此大膽冒天下之大不韙協助金家王朝發展核武。而馬曉紅成為遼寧省人大代表同樣也不簡單。

說到馬曉紅背後的省級官員,首先應該提到遼寧省人大副主任李峰。在馬曉紅被調查的同時,李峰突然被罷免,而其曾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省政法委書記的履歷,以及坊間的他是周永康幫北韓金氏政權在中國境內販賣假鈔、毒品的中方接應人的傳聞,都無法不讓人將其與馬曉紅聯繫在一起,因為對於鴻祥這樣與北韓官方、軍方有聯繫的企業,沒有公安、司法系統的照應,是難以想像的。

另一個可能與馬曉紅有牽連的是現任遼寧省民政廳廳長的石光。他2011年5月至1月任丹東市委副書記、代市長,2012年1月至2014年12月任丹東市市長,他也是丹東市企業聯合會的名譽會長。公開新聞中,亦與馬曉紅有交集。

除此之外,不排除馬曉紅與遼寧省其他部門官員以及瀋陽市官員存在關聯,畢竟其與北韓合資的七寶山酒店就坐落在瀋陽。

第三個圈子是中央高官。北韓發展核武是一個相當敏感的問題。此前維基解密披露,長期資助北韓核武的正是中共集團,尤其在江澤民當政期間,江派周永康、曾慶紅、張德江等與北韓高層打的火熱。因此,向北韓出售敏感材料,沒有中共高官的特許,馬曉紅的鴻祥公司是無法運作的。

根據來自美國的最新消息,馬曉紅是中聯部的人。在中共的政治架構中,除了外交部外,負責對外交往的還有兩個重要部門,一個是中央外事領導小組,一個就是中聯部,後者主要負責與各國政黨聯絡,向中央提出外交建議等,其在中共外交活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與劉雲山有關聯的、曾任中宣部副部長的蔡武,曾於1997年至2005年任中聯部副部長。在其任中聯部副部長期間,中聯部部長分別是黃鎮的女婿戴秉國(1997—2003)和王家瑞,王家瑞被視為江派嫡系人馬,與北韓關係密切,其多次陪同中共高官前往北韓,並受到金家父子的熱情招待。而他與周永康、曾慶紅的交集也頗多。

自去年11月開始,中聯部被重新洗牌,王家瑞卸任,宋濤任中聯部部長。今年7月,中聯部副部長、曾任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秘書,也是令計劃的中辦舊部的丁孝文亦被替換。

如果馬曉紅是中聯部的人,那麼其有如此能量,除了得到北韓的青睞外,並能得到公安部、國安部等部門的照應,也就不難理解了。一個問題是,馬曉紅會供出王家瑞或者其他中聯部的高官嗎?

第四個圈子是丹東商圈。在丹東市企業聯合會、企業家協會的幾十人的名單中,除了馬曉紅外,還有一個與其相關的紅頂商人王文良頗為引人關注。據報,他是掌控丹東港的日林集團的董事長,馬曉紅的七艘運輸船就停泊在丹東港內。兩人一個是全國人大代表,一個是遼寧省人大代表,但都因為賄選被免職。

這個王文良今年5月被美國媒體曝光,因為他不僅給弗吉尼亞州州長麥考利夫捐款,而且還曾給柯林頓基金會捐款200萬美元,給紐約大學2500萬美元,還給哈佛大學捐款。此外,曾有人舉報王文良是因為行賄原丹東市委副書記、市長陳鐵新,才以2億元低價獲得了價值17億元的丹東港的控制權。而舉報者和其辯護律師不僅被丹東警方供認逮捕,而且還被送上了法庭。王文良在丹東的能量不可小覷。

不過,王文良的能量不僅如此。他旗下公司不僅曾獲得中共駐美國大使館、駐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等等幾十個海外重點工程,而且還參與三次大修天安門、中南海、故宮、天壇、頤和園等項目,甚至還有中央黨校和新華社的工程。王文良參股的高科技企業和利時集團也是做的風生水起。

有消息指,王文良曾得到中共前駐美大使、曾任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的大力支持,但在筆者看來,王文良的政商圈不止這一個高官。至於馬曉紅的背後高官與王文良的存在交集,只能說,不排除這種可能。

從羅列的馬曉紅這四大政商圈子看,內中黑幕超過了外界想像,而北京當局如何處理,是否可以藉此給予北韓和支持北韓的江派以重擊,無數雙眼睛都在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