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對本次電視辯論極為期待,因為極少會有一對落差如此明顯的候選人同台較量。誰技高一籌?誰會理屈詞窮?風險與壓力對兩人一樣高。外界認為,犯錯越少越能成為贏家。

主持人中立立場

這次辯論的看點之一落在主持人身上。本屆大選中的媒體表現已廣受批評。主持人如何能公正地指出候選人的不足,同時又不失其超然地位,將是很大挑戰。

特朗普有台型,但常說錯話,隨時會自曝其短;希拉莉對政策細節瞭如指掌,卻往往拘謹得如同機械人。

主持人會否迫使特朗普詳細回答政策問題,突顯他的弱點?抑或對希拉莉提出腦筋急轉彎的問題,使其疲於應對?

女性禁忌雙面刃

特朗普和希拉莉本身要面對從未出現過的情況:首次有女性參與的總統大選辯論。

雖然已是21世紀,女性參政仍面對各種禁忌。這將使希拉莉穿的衣服比特朗普領帶的顏色更受矚目。而女性候選人太強悍會被罵成潑婦,太溫柔又會被批軟弱,註定吃力不討好。

但不可否認的是,女性也勢必會多得些同情票,讓慣於口不擇言的特朗普難免縛手縛腳。特朗普面對的挑戰因此而變得更多,因為他之前已說過大量冒犯女性的言論。

現在的選情是少數族裔更傾向希拉莉,白人男性則是特朗普的票源,勝負將決定在白人女性手中。

老人時刻成隱憂

特朗普已屆古稀,希拉莉僅小不到2歲。他們在緊張的辯論中是否會出現「老人時刻」備受關注。

兩人都曾質疑對方的身體健康,希拉莉更曾在最近一次演講中不斷咳嗽,聲音嘶啞。如果任何一方出現健忘的情況或其它明顯的身體不適,將對其競選造成十分嚴重的打擊。

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前總統老布殊經濟顧問博斯金認為,希拉莉要對自己的錯誤開誠佈公,經濟政策需向中間靠攏,更專注於提高增長;特朗普則要表現出謙遜及包容,並在不熟悉的範疇顯示出更多聽取意見的誠意。

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始於1960年的甘迺迪和尼克遜,1976年成為慣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