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爆料,中共毛澤東為了充當亞洲共產主義運動領袖,在1957年將中國領土夜鶯島「秘密移交」割讓給越南。大量的援越物資通過該島送給北越共產黨打內戰。該島歸入越南後,中國利益損失嚴重。而當年毛澤東、周恩來所訂立的「秘密移交」協議條款的具體內容,迄今仍是謎。

2012年4月,中國南海劍拔弩張,中、菲黃岩島對峙已持續了10餘日,引起海內外強烈關注。因為黃岩島的緣故,一則陳年往事——「白龍尾島」被中共「秘密移交」割讓給越南——也在微博上被網友們翻了出來。

白龍尾島原名夜鶯島,面積約5平方公里,坐落於北部灣的中心位置,北緯2o 1'、東經107 o 42'。歷史上屬於中國領土,1955年7月,中共解放軍佔領夜鶯島。但如今該島已被劃入越南版圖。何以如此?網絡上流傳著各種說法,有「越南強佔說」,也有「中國贈送說」。

具體過程,有兩種「借島說」說法,一種說:1957年越戰前夕,「為了支援越南的抗美戰爭,周恩來和越南總理范文同簽署協議,將我國北部灣裏的白龍尾島,出借給越南政府,讓其在上面修建雷達基地,作為預警轟炸河內的美國飛機,同時作為中國援越物資的轉運站。」 (《南海!南海!》,伊始、姚中才、陳貞國等著,廣東人民出版社)

另一種「借島」說法則稱:周恩來是「借島協議」的簽署者,毛澤東則是「借島」的拍板者:越共中央委員會主席胡志明來到中國,通過周恩來向毛請求,讓中共把位於北部灣海域的夜鶯島,「借」給越南。「用」一下,建一個前沿雷達站,用以監視美國飛機的行蹤,那時的中共,像慷慨漢子,幾乎沒費甚麼周折,胡志明的請求就得到了應允。(《叩醒中國海》、p.133,曹保健,河北人民出版社)

還有一種「移交說」。據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國與鄰國邊界和海洋權益爭議問題資料選編》記載:「北部灣劃界涉及一個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個島嶼,原屬於我國,稱為浮水洲或夜鶯島,1957年我移交給越南,越改稱為白龍尾島。」

總而言之,無論是中共「借島」還是「移交」,在當時乃至日後都沒有公開。而是採取了一種「秘密移交方式」。根據高健軍著的《中國與國際海洋法》一書稱:「白龍尾島……在歷史上曾屬中國領土,1957年3月通過『秘密移交方式』將該島移交越南。」所以,當年具體的協議條款有些什麼內容,迄今是謎。

至於為甚麼中共要把中國領土夜鶯島「借」給越共,成為「白龍尾島」,又為何要採取「秘密移交方式」,一種可供參考的解釋認為,一方面,中共要當亞洲共產主義運動領袖,必須支持胡志明越共與美國支持下的南越政府之間的內戰;另一方面,中共當時並不希望直接捲入戰爭,成為「參戰國」 進而直接與美軍對峙。

於是,作為援助越共的關鍵中間站——現有資料顯示,中共確實在夜鶯島上幫助越南建造了雷達站,大量的援越物資,也正是通過該島輸送給了越共——「夜鶯島」就被「秘密移交」給了北越。

原海南軍分區副司令馬白山將軍講述,1957年3月,上級指派他為代表,把浮水洲島包括商店等設施都移交給越南,越南來的代表,也是一個軍分區的副司令。當時有中共文件,說委任馬白山作為移交浮水洲島的全權代表,同去的還有當時的海南區黨委的一位副書記……移交時,部隊撤,老百姓不動。有的老百姓不高興,「說我們是中國人,為什麼要變成越南人?」

馬白山說,移交儀式在島上舉行,文件都是事先準備好的,他履行簽字手續就成。移交的一切準備工作都是中共上面安排的。

雖然只是執行命令,但對於「送島」這事,馬白山將軍在日後接受採訪時「不止一次沉重地說:『看來我是做錯了一件事。』」

1957年中共和北越共產黨簽訂秘密協議之後,白龍尾島成為越南領土,島上的中國居民成為「越南華僑」,後續的負面影響也隨之而來。越南得隴望蜀,得寸進尺,在大肆侵佔我國南沙群島的同時,在北部灣,它依托白龍尾島,對北部灣大面積海域和大陸架,提出主權要求,抓扣中國漁民,破壞中國數十萬漁民的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