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是樓市成交的旺季,進入9月,大陸樓市各地搶屋潮新聞不斷,實體工廠老闆也直接「轉型」炒樓,「樓瘋」現象持續蔓延。不過,業內專家稱,沒有只漲不跌的樓市,泡沫一旦破裂,買在樓價高位的民眾即成為受害者。

大陸樓價繼續瘋漲,現在大陸到處都有人在談論樓市。多位企業負責人稱,樓價暴漲對民企造成很大的壓力。在此情況下,有的工廠老闆關閉了工廠,「轉型」跑去炒樓。更有人借高利貸付首付買第二套物業,如今炒樓已成全民盛宴。有報告稱,房地產加槓桿已帶來巨大的泡沫風險。

樓價高企製造業難做

在近日一場製造業公司聚集的論壇上,來自江蘇、浙江及廣東的6位製造業公司負責人都表示,過高的樓價給製造業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江蘇潤山精密機械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鄭澤山表示,「如果房地產高,實體就難做;如果房地產便宜,實體就好做。一旦房地產價格太高,工人會承受不了這個屋價,成本又都會間接地落在實體經濟上。」

他稱,「本來屋子不應值這麼多錢,它膨脹以後,大家成了樓奴,一輩子都為屋子作貢獻。可能一個工人打工一輩子都買不起一套住宅,所以這就無形之中給企業增加了壓力,因為工人會要求加工資來應對高漲的樓價。」

浙江日康嬰兒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洪利民表示,土地價格相當高,對民企有很大的壓力。土地價格上漲了,樓價也隨之上漲,樓價上漲後,租金也隨之升高,並且物價也受到影響,這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的連鎖反應。

關工廠老闆「轉型」炒樓

近期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稱,樓市火爆,東莞老闆關閉工廠去炒樓。東莞過去有世界工廠的美譽,到處都是工廠和生產線,可隨著出口低潮、訂單減少,加上人工等成本越來越貴,不少工廠紛紛倒閉,「轉型」投資房地產去了。如今東莞的廠房十室九空。

在廣州購置了4套物業的燈飾廠負責人唐先生直言,現在開廠的收入根本不夠給員工發薪水,「最好賺錢的還是買物業」。

唐先生在東莞的燈飾廠在高峰期時有逾百名員工,連續數個月都要加班,訂單多是出口的產品。

民眾瘋狂入市

作家閆紅最近在《全民炒房,只有一個群體保持了高貴的沉默》中寫道,一個親戚兩口子月收入加起來不過六、七千,也來買第二套物業,沒有首付,借的高利貸,一個月利息就得一萬元。「一個售樓員說,有一家買了3套物業,交首付時一口氣刷了四十八張信用卡。」

易居研究院智囊中心分析師嚴躍進表示,一些並不健康的資金跟信貸一起進入房地產市場。很多人通過高槓桿模式進行置業,使得按揭貸款背後出現泡沫,應該警惕這種高槓桿帶來的風險。

這輪置業者,炒樓團現身各地二、三線城市。有炒樓者對陸媒稱,其是抵押自己現有的住宅去炒樓,「將北京800萬元的住宅抵押,獲得五、六百萬後,再到杭州等二、三線城市買樓」。

槓桿帶來巨大泡沫風險

資料顯示,今年前8個月,居民的中長期貸款總計接近3.63萬億,這基本上是居民按揭貸款買屋。

買樓和炒樓的盛宴演變為瘋狂給居民加槓桿,老百姓的負債率快速飆升。據有關機構統計,到2016年中國居民部門槓桿率將達44.7%,遠超之前中國及其它國家單年加槓桿的速度,而這種加槓桿還在繼續。

海通證券姜超團隊在報告中稱,考慮公積金後,2016年中國新增按揭銷售比已達50%,居民置業加槓桿的速度或已近極限。從居民新增按揭/GDP來看,日本歷史峰值僅有3%,而美國峰值為8%。考慮公積金後,2016年上半年中國達到7.7%,直逼美國歷史高點,表明地產泡沫化風險已近在咫尺。「綜合各方面指標,中國居民槓桿率並不低,而償付和新增按揭負擔已超過美日當前水準、直逼美國歷史高點。房地產加槓桿已帶來巨大的泡沫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