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上周召開新聞發佈會,有關橫洲發展爭議並未平息。昨日候任立法會議員質疑風波涉摸底價錢談不攏,又引用回歸前後的司法覆核案例,政府可強制收地但卻不做。另外,受影響的永寧村等三村村民汽車遊行抗議,不滿梁振英講大話,不排除抗議行動升級。

昨日在港台《城市論壇》繼續討論橫洲發展風波。主持人表示已邀請發展局代表、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前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等人出席,但全部拒絕出席。

對於政府多次向鄉事派摸底,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認為不應稱「摸底」,而是「初步諮詢」。他認為向鄉議局、鄉事會及土地業權人進行「初步諮詢」是理所當然,他並承認在橫洲事件上有被「諮詢」,如同當年政府擬發展新界東北時也有向他初步諮詢。不過,他贊成也應向村民諮詢。

同場的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則批評「摸底」是閉門諮詢,令方案由發展棕土變成綠化地,又縮減了發展面積。他並舉例說,如包租公要裝修一間屋,只諮詢經常不回來住的A房住客(棕地貨倉等),卻不諮詢長期居住的B房住客(非原居民村長),但A贊成,包租公就下決定,這並不公平,強調政府應公開向所有持份者諮詢。

元朗區議員周永勤表示自己未被「摸底」,在區議會亦未聽過1.7萬公屋計劃。他關注今次橫洲事件是否會成為日後棕土發展一個引導性個案,也強調不能以「摸底」做決策,建議政府應首先做好整體的規劃。被問到是否不滿意前元朗區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做法,周永勤認為,主席應要能兼容各方面意見,包括原居民及非原居民。

對於政府一直指分階段發展是「先易後難」,稱搬人比搬貨櫃容易。姚松炎認為,佔地17公頃的橫洲停車場其實可在短時間內清走,他指目前停車場內的貨櫃數量已大幅減少,因香港近年來處理貨櫃量已年年銳減,「由2014年的1,700萬個集裝箱,已經下跌到上年的1,500萬,今年估計應該會跌到至2003年低位的1,250萬。葵涌都有位剩,根本就不需用新界地來擺貨櫃。」又說政府早已預留92公頃工業大廈安置貨櫃,同時棕地上的回收業務也可轉移到堆填區入口,以符合國際經驗。

政府曾引法例收回土地

姚松炎又以回歸前後的兩宗司法覆核為例,1994年政府當年以官地收回條例12C條收回將軍澳新豐鐵廠,縱有關廠房結果無法搬遷,政府無安置無賠足hope value亦成功收回土地。2002年終審法院另一案例,亦清楚表明政府有法定權力為公眾權益可按法例收回土地,不一定需作出重置安排。他強調事實已很明確,正如傳媒取得的密件中所言的,政府怕觸怒鄉事的勢力,以防同區的其它公屋項目發展受阻。

姚松炎並質疑今次橫洲風波其實主要的原因是政府摸底的時候是不夠價,之前梁志祥曾透露開800元一呎不夠價,更有傳媒報道有人開價3千元一呎,「其實摸底即討價還價的階段。政府因為付不起,或者不想付所以放棄或者延後棕土的搬遷。」他又指至今都未見到政府披露的文件,對未來引用特權法調查感到樂觀,據悉有不少親建制派議員有這個意向。

侯志強被追問是否事實,他解釋政府收地價格有分等級,當然賣家都是希望賣高些價,買家當然希望低一些。但強調沒有開天殺價的事件存在,如有不滿價錢有申訴的渠道,「政府提出的價錢,當然零零星星會有人去申訴,去告政府,但這些個案絕對不多。」

三村村民汽車遊行抗議

另外,受橫洲公屋發展影響的3條非原居民村:永寧村、楊屋新村及鳳池村,昨日發起汽車遊行,抗議被迫遷。

約30輛汽車貼上「政府誠信歸零」、「梁振英大話英」等抗議標語,從永寧村出發,途徑青山公路、大棠路和朗屏路等,圍繞附近鄉村慢駛遊行,抗議橫洲發展第一期興建4千個公屋單位,影響三條村逾百戶村民。

永寧村村長陳愛金表示,政府對他們是零諮詢。最早聽聞是在2013/14年,政府委派顧問公司向屏山鄉委會「講解」,但從沒正式諮詢村民。之後發展便不知情,當時只有新聞報道興建1.7萬個單位,不知有3期發展。直到去年10月底當局貼出「收地」告示,3條村村民才得知計劃。他批評政府失信於村民,村民會堅持不遷不拆,「現在既然香港政府失信於我們,我們當然堅持不遷不拆,誓不罷休。」

陳愛金強調,村民過去一直有到政府總部和平請願,但當局連找人接信都懶理,因此3村未來會不斷將行動升級,包括到政府總部絕食抗議。

車隊遊行約1小時後回到永寧村,村民其後在村內設盆菜宴,以顯示非原居民亦同時守護鄉村風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