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張高麗的後院天津市官場地震不斷。天津城投集團原董事長、被指是張高麗的城建大總管馬白玉,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曾長期任天津市副市長的楊棟樑,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天津市市長黃興國等先後落馬。這些官員深涉貪腐,又都與張高麗關聯密切。

隨著這些重量級人物的落馬,張高麗的天津老巢已被習近平當局攻破,其背後的政商利益黑幕被不斷揭開,張高麗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不斷被披露。作為江澤民派系的重要台前人物,張高麗長期追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靠賣力迫害法輪功而上位。現在,隨著習近平當局對中共江澤民派系的深入清理,張高麗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

市長黃興國落馬 曾與張高麗搭檔5年

9月10日,中紀委網站突然發佈消息,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由此,黃興國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首個落馬的直轄市市長;也是繼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兼公安局長武長順、前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之後,天津官場第三個落馬的省部級高官。

資料顯示,2007年,張高麗從山東省委書記調任天津市委書記,同年12月黃興國成為天津市代理市長,並於2008年1月轉正。此後黃興國與張高麗共事5年,直到2012年11月張高麗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後出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

2014年12月,據傳與張高麗關係密切的前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調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長,黃興國隨即代理天津市委書記一職。

2015年8月12日,天津發生震驚世界的大爆炸,造成重大人員、經濟、生態等損失。黃興國當時自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據《上海幫末日悍將 陳良宇傳奇》一書描述,黃興國具有「政治投機嗅覺」,其升任浙江省政府秘書長,轉為副省長,第二年成為寧波市委書記,都是投靠江澤民的結果。文章稱,黃興國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

張高麗天津官場老部下紛紛落馬。(大紀元製圖)
張高麗天津官場老部下紛紛落馬。(大紀元製圖)
張高麗天津官場老部下紛紛落馬。(大紀元製圖)

當年的濱海新區開發領導小組多個副組長落馬

2007年5月,剛上任天津市委書記不久的張高麗即大力推動濱海新區開發。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有戴相龍、楊棟樑和黃興國等。到現在,該小組中楊棟樑和黃興國已落馬,戴相龍據傳已被調查,其女婿車峰已被拘押。當初的整個領導小組,多個副組長落馬。

據報道,張高麗任天津市委書記時候,對濱海新區主打「大開發、大投資」,幾乎每月去一次濱海,大搞房地產建設,並引進大乙稀、大煉油等產業。但因為規劃管理不善、官商貪腐勾結等問題,留下了大量爛尾項目。

其中,投資600億興建的濱海新區CBD總部經濟核心區──響螺灣商務區,被官媒形容為「到處是空房如鬼城」。承擔開發建設的天津濱海新區建設投資集團已背負巨額債務,原天津泰達投資公司董事長劉惠文於2014年4月自殺。

據知情人透露,2014年2月,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國務院部委主要負責人會議上稱,天津市已欠下5萬多億債務,實際已破產,如今要追究也已經晚了。

天津城建系統腐敗嚴重 張高麗舊部紛紛落馬

不光是濱海新區,張高麗、黃興國在天津推行的房地產政策,使整個天津的房地產業投資進入瘋狂增長時期,這也成為天津城建領域腐敗嚴重的根源。

近年來,張高麗多名舊部在習近平的「打虎」行動中紛紛落馬,如2015年4月落馬的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張家星,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王政山,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黨組書記、副局長彭博等。

而早在2014年9月份落馬的原天津城投集團總經理、天津市水務局原副局長馬白玉,更被外界稱為張高麗的「城建大總管」,曾掌控天津市最大國企、全國最大城投集團——天津城投集團,主導天津的城市建設和房地產開發等。

張高麗的「宅基地換房」政策催生腐敗

2014年7月初,中央第五巡視組向天津市回饋巡視情況時,稱天津「國有企業大案要案頻發,城市建設領域腐敗問題突出,農村基層腐敗不容輕視,『一把手』違紀違法案件多危害大。」

對此,時事評論員陳思敏撰文表示,這三個領域,各自有各自的腐敗,但合起來是一個大腐敗,也就是張高麗的所謂「天津名片」,於2009年5月31日起實施的「宅基地換房」政策。這一政策的實施讓天津自上而下的拆村占地運動進入高潮,遍涉天津政企工商金融界,實際操作與資源調度的則是張高麗的「城建大管家」馬白玉。

陳思敏質疑,相當於僅30至60元平方米的廉價征地,結合近萬元每平方米的商品房住宅價格測算,近年來天津當局經營城市中的利益黑洞,達幾十萬億元。然而天津政府卻地方債高企,這些年那些錢去哪裏了?

《鳳凰網》2014年底曾刊發署名孔德繼的文章表示,「宅基地換房」背後的黑幕驚人。在天津,不僅「宅基地換房」名義下的拆村可以緩解非法圈地帶來的上訪壓力,而且以城市化的名義,幾百個村的選舉權被強行剝奪。長期被上訪的問題村官,不僅可以不公佈村務和帳目,而且可以不經換屆選舉而連任,直至村莊消失。土地的暴利使很多部門、官員都捲入其中,催生了腐敗無數、也製造了眾多強占土地引發的悲劇。

文章說,表面上天津的建設較之前的20年有較大起色,但代價遠遠高於收益。農民失去了維持生計和作為發展資本的土地,同時,地方政府也背負了很高的地方債。天津寶坻區的京津新城、武清區的楊村、濱海新區的響螺灣、東麗區的東麗湖板塊,更都因爛尾或空置成為了大陸知名的「鬼城」。

「津門土地爺」被查 分析:張高麗芒刺在背

2016年8月22日,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尹海林在天津市國土規劃城建領域任職多年,被稱為「津門土地爺」。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現任江派常委張高麗擔任天津市委書記期間,尹海林從市規劃局副局長接連被提拔,最終當上副市長。

尹海林任規劃局長期間,天津市撤銷了塘沽、漢沽、大港三個區,設立濱海新區。尹海林被指深度介入濱海新區的規劃和建設。

港媒曾披露,2015年中共「兩會」前夕,王岐山抵天津調研天津開發資金的流失、負債問題。王岐山要求天津當局必須完整保護、保留好自2007年以來天津「黨政領導班底」會議記錄、政府工程開發資金借貸等原始單據,「不准有人干預」等。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既然王岐山要求保留2007年以來的天津高層會議的會議紀錄、政府工程開發資金借貸原始單據等,那麼內中涉及的高官一定有黃興國、張高麗和戴相龍等。此時的張高麗應該是如芒刺在背。

趙少麟之子趙晉被抓 傳供出張高麗

2014年7月江蘇省委前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被調查。同年10月份趙少麟本人落馬。

據報道,趙晉是大陸房地產界的「風雲人物」,在該領域堪稱呼風喚雨,在天津更被稱為「最牛開發商」,想整誰就整誰。趙晉在天津負責開發的多個項目普遍存在擅自違規建設、增加樓層、無限制擴大容積率等問題,牟取暴利。趙晉落馬後,其在天津的兩大項目——名門廣場和水岸銀座成為爛尾、違章建築。

當時《新華網》微博發表題為的文章稱,趙晉在天津做「最牛開發商」稱霸、犯罪。現在隨著趙少麟被調查,其在天津編織的關係網也會被「破網」,中紀委在天津也能逮到「大老虎」。

而實際上,據港媒報道引用網友的話說:「趙晉不僅是天津最牛開發商,在濟南也是最牛開發商!」有消息人士透露,曾歷任山東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的張高麗就是趙少麟父子背後的大靠山和幕後金主。

海外媒體報道,接近中紀委的消息人士透露,趙少麟父子被扣押之後自知罪責難逃,幾乎全盤招供,提供了大量其後台張高麗的直接罪證。

張高麗舊部楊棟樑在大爆炸後被抓

2015年8月18日,天津大爆炸發生一週之際,大陸官方發佈消息,時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

楊棟樑從2001年開始到2012年,一直在天津任副市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有人透露,楊棟樑在張高麗主政天津時很受重用。

據熟悉天津政壇的相關人士介紹,濱海新區開發的很多大項目,如大乙烯、大石化、大火箭等項目的引入、生產安全等,都與楊棟樑密切相關。

一名天津紀檢系統人士說,楊棟樑當天津副市長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舉報他,是典型的帶病提拔。但正是這麼一個「帶病提拔」的人,在張高麗任天津市委書記快5年之際,即2012年5月,以天津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身份離開天津,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

「天津大爆炸」致天津官場大地震

2015年8月12日23時30分左右,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突發大爆炸。陸媒報道說,爆炸破壞力相當於24噸TNT炸藥當量,兩次爆炸威力相當於53個戰斧巡航導彈。

除了事發中心瑞海公司堆場被夷為平地,旁邊的躍進路派出所大樓也成廢墟;300米外的進口車場裏,數千輛轎車被炸毀,輪轂上的鋁融化成水;稍遠處的萬科海港城(清水港灣)、萬科金域藍灣、萬科雙子座、萬通新城國際、泰達時尚旺角、啟航嘉園等居民小區高樓,滿目瘡痍。

僅據官方數據,事故共造成165人遇難、8人失蹤,798人受傷。而海外披露的實際數字遠不止此。爆炸帶來的生態、經濟損失難以估計。

直到現在,天津大爆炸的原因仍然撲朔迷離,當時有說法認為:爆炸涉及習江斗,江派製造這一慘禍的目的,是向習近平當局進行威脅、恫嚇及製造危機麻煩,進而要挾當局。

不管事件真相如何,張高麗都被外界視為涉足其中的關鍵人物。爆炸涉事企業瑞海國際,被指是由其親家在背後操控,爆炸所在地濱海新區,又是張高麗當年「大力發展」的地段。

據報道,瑞海國際當年能夠得以儲運危險品、並將倉庫建在離居民區只有500米的地方,涉及到天津交通委員會、天津發改委、天津安監局、環保局、公安局、海事局和天津海關等多個政府部門。

海外《博聞社》引用知情者的話稱,瑞海國際的許可不但繞開了環保部門的審評監管,甚至連環保部門置喙的可能性都沒有,因為它是由時任天津市政府高層親自批准的。

大爆炸發生後,陸媒曾批評「天津模式」,指出天津的產業結構一直失衡,天津的發展,尤其是濱海新區,靠的是重化工業,這種企業塊頭大、產值高,短期衝擊經濟總量有效。但失衡的產業結構,對長遠發展非常不利。不斷上馬項目的同時,濱海新區的規劃卻相當混亂。

對此,時政評論員吳少華曾表示,陸媒追責濱海新區規劃混亂、很不科學、很少見,把本應該分區隔開的辦公樓、住宅樓、危化品、倉儲貨運碼頭等擰在一起。這就是說,造成重大人員傷亡、財產損失是由於規劃的問題;而當時在任的市委書記正是江派大員張高麗,問責張高麗之意明顯。

事情的後續發展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天津大爆炸這一事件在隨後一年多的時間裏不斷發酵,給天津官場這一張高麗的老巢帶來大地震,讓圍繞張高麗的政商貪腐黑幕逐漸被揭開,直逼張高麗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