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中央軍委秘書長、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之子、解放軍大校羅宇,因反對「六四」屠殺,與中共決裂脫掉軍裝離開中國,成為一名政治流亡者。羅宇曾任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空軍裝備處處長。2015年9月,他撰寫出版了《告別總參謀部》一書,講述他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和對中共一些領導人的評價。《告別總參謀部》也可以讀作《告別中共》,羅宇接受記者採訪,講述這本書是怎樣寫出來的。

羅宇表示,他寫《告別總參謀部》這本書是要告訴讀者:中國共產黨是封建主義的政黨;馬克思不懂中國,中國也不需要馬克思主義。他的這一結論寫在2015年出版的書中,可是這一結論早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被關進監獄時就得出。

羅宇說:「我監獄坐了五年,身體上雖然受到了很大傷害,但是我的精神境界或者我的思維,有了很大的提高。我進監獄的時候才23歲,還是個大學生。人家抓我的時候拿到我在學校的一個大箱子,實際上是一箱子書,包括《資本論》,包括二十四史里的《漢書》。這一箱子書,林彪沒摔死之前他們沒給我,林彪摔死之後,他們把這箱子書抬來了。到72年11月放我,我還真是讀了三尺書,硬著頭皮把《資本論》讀完了。我的結論是:第一中國共產黨是封建主義的政黨;第二馬克思不懂中國,中國也不需要馬克思。這是我在監獄裏的兩個昇華,這兩個昇華對我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影響。」

羅宇不僅得出這兩個結論,並且思考中國向何處去,他把自己的思考在《告別總參謀部》這本書中表達出來。他說:「我想表達的就是,中國的出路還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我對共產主義從信仰到懷疑,到六四就徹底拋棄了共產主義。我知道了共產主義根本就是個騙人的東西,我用了半生的時間認清了共產主義的欺騙性,找到了中國向何處去的答案,就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羅宇告訴記者,他不贊成革命,因為革命付出的代價太大,老百姓要承受巨大的苦難。他贊成戈爾巴喬夫式的結束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更贊成蔣經國式的將國民黨改造成一個民主的政黨。他說:「國民黨衰落以後,到台灣蔣經國又把它改造成一個廉潔的黨,民主的黨。中國共產黨從發生、發展到得天下,然後衰落,到今天中國共產黨已經貪腐得不可思議了,但是有沒有出路呢?很多朋友跟我講說是不行了,唯一的路就是垮台。我就給他們舉國民黨的例子,我說:如果習近平想清楚了,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還是有路可走的;但是想不清楚,堅持一黨專政,那就垮定了。」

羅宇表示,《告別總參謀部》一書出版後,已經再版多次。他說:「我想我寫的這些東西非常枯燥,政治性的話題感興趣的人不多,但是書出來以後,大家反映還挺好,所以我很高興。也有很多中國人在思考政治問題,在想和我一樣在想的問題,這就是對我最大的鼓舞。」

近年來,羅宇給習近平接連寫了十封公開信,呼籲中共實行政治改革,使中國逐步的有序的實現民主化。人們認為,他的這些公開信,是他《告別總參謀部》一書的續篇,更深刻的闡述了他對中共的認識。羅宇表示:「至於他們看不看,看多少,那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想我還會繼續寫下去,你怎麼做是你的事,我勸你怎麼做是我的事。」◇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原標題:羅宇撰書《告別總參謀部》)